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When i see u again (雷神2后续,微虐HE) 01

之前发在微博和贴吧,刚发现这里,于是这篇完结了搬来一份
主锤基,微盾铁,妇联众人~希望没有OOC,随意食用~
—————————————————————————————————

01.hello brother

与“Odin”告别后的Thor回到了中庭——他爱的这个世界。至少是曾经爱的。这里有Jane,有Erik,有复仇者们……而再也不会有Loki。Loki被自己扔在了那个充斥着黑暗与绝望的星球了,并将永远留在那里。刚回来的那段时间他无数次的问自己,为什么当时只一心想着去找Malekith为Loki报仇而忘记带他的尸体回来。
来中庭之后,Thor开始做各种各样的梦,梦到小时候,梦到Asgard的那些过往,可是梦中少了一个最应该存在的人——Loki。好像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他最爱的弟弟从他的生命中彻彻底底的消失了,不同于Loki掉下彩虹桥,至少那时他心里还留有一丝弟弟仍然活着的希望。这次,Loki是真真实实的死在他眼前,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Jane察觉到了Thor的不对劲,Thor最近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任何事只要交给他,几乎都会搞砸,用魂不守舍四个字来形容他非常贴切。所幸的是发表了新的专著之后,Jane的工作更加繁忙了起来,她开始应邀到世界各地参加研讨会,做演讲,做勘察,工作使她无暇顾及魂不守舍的Thor,两人有时几天也见不到一面。
不知何故,Jane的忙碌意外的让Thor感到轻松,他干脆辞了Erik,搬去Stark大楼住。Tony表面嫌弃,实则非常欢迎,这样一来大楼又成了复仇者们的聚集地。叫他们单身狗似乎更贴切,毕竟作为Stark工业帝国总裁的Pepper比Jane还要忙碌的多。
天下大定的日子仍然占据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Thor在这些日子里充当的并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他甚至快要颓废成一个宅男了,连他自己也说不上颓废的理由。心里空落落的,可他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金色大块头当然不会有什么多愁善感和伤春悲秋,他不做他想,把这一切都归于无所事事。
他当然也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Loki,他死去的弟弟。谁也说不准是不是他的潜意识刻意避开了这个名字不愿提起。把一个朝夕相处一千多年的人从生命中彻底剔除……太疼了。Thor能感受到那种疼痛,所以下意识的把自己保护了起来,并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点都不疼。
当一个头脑简单的大块头没什么不好的。

第一个看不下去的是Tony,他那吊儿郎当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最火热的内心,可他当然不愿意去表达,就撺掇正能量爆棚的Steve找Thor谈谈。
复仇者们都知道Loki的事,虽然没有像Erik那样直接表现出喜出望外,其实大家心里都还是松了口气的。Loki这样一个反派死了,是整个中庭都应该欢呼雀跃的事。但同样,他们也都知道正是Loki的死把Thor变成现在这样。Thor和Loki就像正反两面,没人能想象他们失去彼此后的样子,就如正邪总是如影随形,失去了Loki的Thor,甚至不能称他为“Thor”了。
“Thor,嗯……我们都听说了你弟弟的事。”队长再三注意措辞,委婉的开口。“很遗憾。”
“嗯?”Thor愣了一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他才低下头,似乎毫不在意的把玩着手里的Mjolnir,“是啊,太遗憾了。”
“啊……我是想说,你节哀,他……”Steve看他这幅样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了。
“Loki没死。”Tony扶额,接着队长的话继续道。这家伙的存在真的就只是跳健美操的吧,谁来把他冻回去。
“什么?”Thor猛地抬起头,Mjolnir发出锃的一声响动。“谁?”
“Loki没死。活的好好的。有人看见他了。”Tony摊开两手耸了耸肩。“我可以带你去见那个人。”他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随机应变以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能力了。
“你是说Loki在中庭?”他话音还未落,Thor已经站了起来,满怀期待的看着铁皮人。“我们现在就走吧。老天,他是不是又捣乱了?”
上一次也是这样。Loki掉下彩虹桥,Thor以为他死了,伤心许久,结果传来了Loki为祸中庭的消息。他拎起锤子就去找Odin,彩虹桥被毁,Heimdallr动用了禁忌的暗能力才把他送去中庭。这次……也会是这样吗?只是Loki的又一次恶作剧?Thor想得到Loki的消息,简直迫不及待。只要弟弟还活着,哪怕他炸了自由女神雕像顺带绑架了特朗普要挟中庭人臣服呢,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是Thor第一次想要去给弟弟收拾烂摊子。收拾烂摊子的日子多美好啊,感觉生命充满了活力。
Tony递给Steve一个眼神,还好后者看懂了,不会撒谎的他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啊,恐怕今天不行,那个人已经被Fury保护起来了。你知道……上次Loki来的时候把地球搞得一团糟,所以Fury有点草木皆兵。”
“但是Cap还是会去替你和Fury说的。”Tony接话,换来Steve低低的一声惊呼“what?” “就现在!”Tony选择无视他。
Thor皱了皱眉,然后就选择相信了这两人的一唱一和,Steve在他心中的可信度是非常高的。他走上去拍了拍Steve的肩膀以示谢意,同时面色凝重的抿了抿嘴,随即便向Tony的酒架走去。他需要喝一杯来理一理这些事。
如果Tony说的是真的,如果Loki还活着,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又一次被恶作剧之神给骗了。
还像个白痴一样,魂不守舍了这么多天。

“你这是要干什么!”Thor走远之后,Steve低声问。“Loki已经死了。你上哪儿去给他弄个神出来。”
“你没看到他现在拒绝接受Loki已死这件事吗?”
“那又能怎样,只是时间问题。他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会接受的。”Steve无奈的挥了挥手。“就像我。”他听说Loki死在Thor怀里,可是眼看他“死去”的Peggy呢?被冰封了70多年,醒来以后女友都已经迟暮濒死的他呢?
日子还是要一样过。
“他会接受,但不是现在。”Banner博士在两人争吵时推门进来,扶着眼镜看手里的资料。“我同意Stark的说法。冰封后的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但Thor还是Thor。失去母亲又失去弟弟,如果你不给他找点希望,那复仇者们肯定也要失去他了。”
“没错。寻找Loki就是那个希望。”Tony显然也赞同Banner的说法。“有的时候我很喜欢你身体里的那个大家伙,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你真是棒极了。”
Steve看着眼前两个总是和他意见相左的朋友们,索性不再说话。他还以为神会比他们坚强的多,没想到神其实和他们有着一样,甚至更加脆弱的情感。这还仅仅是弟弟出事,要是Jane,Thor是不是就别活了。
他边想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Fury加紧对Jane的保护。

Asgard
Valhalla
Loki已经百无聊赖的在殿上坐了好一会了。他从来都觉得自己才是Asgard王位最合适的继承人,他聪明过人,深谙帝王之术,比起Thor那个白痴简直是合适了不知道多少倍。
可直到奥丁失踪后,坐在王座上他才发现,王还真不是这么好当的。处理繁琐的国事之余,他常常能想起那天的事情,被Malekith的怪物刺伤尚未完全恢复的伤口仍然隐隐作痛。那伤口离心脏很近,近的再偏几公分他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所以其实连聪明的邪神自己也分辨不清疼的究竟是伤口,还是心。
Thor心里对自己的恨一定大过爱,所以才会把他一个人丢在那个被神遗弃的地方。即便那时Thor以为他已经死了。说到底,Thor和Odin一样,在他们心里,自己永远是个备选项。所以就算从小到大都口口声声说多么爱他,Odin疼爱Thor仍然远远胜过疼爱他,而Thor为了救Jane,也可以毅然决然的丢下他可能拖累他们的冰冷的尸体。
但心是很好骗的。这个结论居然来自于他上次去中庭无聊时看的一个叫电影的东西中。和Jane的那个科学家老头一起看的,老头好像叫什么Erik,他很喜欢那部电影。
电影里的主人公说,只要你对自己的心说句all is well,它就会真的以为,All is well。就是这么的简单。
可是Loki觉得自己的心从那天之后,就变得不那么好骗了。
怪物的确给了他一记重创。虽然受了很严重的伤,可那还不至于要了恶作剧之神的命。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仍在原地,孤身一人。无法,只能挣扎着爬起来,自嘲的笑一笑,随即无数坏点子出现在脑中。
对Thor和Odin来说,他是个可有可无甚至没有更好的存在,那就当他彻底死了吧。想到这,Loki变成侍卫的模样,向Asgard走去。
Odin还在Valhalla的王座上等消息。Loki走上前去,微微欠身致意——
“陛下,我带回了来自黑暗星球的消息。”
“是Thor?”Odin立刻回过身看他。
“没有找到Thor,陛下。也没有找到那件武器(以太)。”他做出悲伤的表情。“只有一具尸体。”
Odin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Loki……”
狡黠的绿光从邪神扮作的侍卫眼底一闪而过。
……
但令Loki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报告这个消息并把幻化出来的自己的尸体呈给Odin的第二天,众神之父便失踪了。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Loki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Odin已近5000岁了,这些年也频频陷入休眠,可以说大限不久将至。本来他是计划着安安静静的等Odin寿终正寝之后,再夺取王位的。
可就在这时,Thor回来了。
他最亲爱的“哥哥”。
Loki不想让众神发现Odin失踪引起慌乱,他脑中又生一计,决定扮作Odin,提前行使自己的权利。也可以顺势试探Thor。于是他端坐在英灵殿的王座上,看着自己刚刚拯救了世界的哥哥向他走来——
来放弃本属于他的王位。
大惊之余,他作为all father当然“仁慈”的同意了“儿子”的请求。
“谢谢你,父亲。”Thor脸上写着满足与敬意,转身往中庭去了。Loki嗤笑,呵,那个他深爱的中庭。
“不,谢谢你。”
谢谢你给我决断。谢谢你给我神域的王位。

没有Thor的日子也不算太难捱,他尽量像Odin一样做一个好的国王,每天处理政事。当然是扮作all father的样子。诸神都对他毕恭毕敬,别说是之前看不惯他的SIF了,连Heimdallr见了他也要行礼——可这样的日子对恶作剧之神来说实在是太无趣了。
他知道Thor在哪儿,并且发誓绝不会让他好过。

中庭,Stark大楼

“sir,Nick Fury先生致电。”Jarvis的声音响起。
Tony放下手中的纸笔,按下耳边的蓝牙耳机。一旁的桌上堆着许多拷贝纸,上面画着新的钢铁衣设计草图。
“啊哈,Fury~最近过得好嘛~”他挑了挑眉毛,看向一边的Steve和Banner。“这个点打电话是想约我们去吃午餐吗?我知道一家店的牛肉馅饼非常不错。”
“馅饼就免了,Stark。不过我想你们可以现在就动身来总部吃工作餐。”Fury一如既往的有些中规中矩。“就现在。”
“除非你掏钱加餐,否则我拒绝。”Tony转了转手边的铅笔。“加牛肉馅饼。”
“……”Steve捏了捏眉心,无奈的看着没正行的Tony,按下了自己耳机的接听键。“说正事,Fury。又出什么事了。”
“是的,Cap。又出事了。”Fury不再理会Tony。“事关重大,我需要你们马上来总部。这事说来和Loki有关,带上Thor,现在就动身。Romanoff和Barton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Loki?”Steve有些吃惊。他不是死了吗。
“Loki怎么了?”Thor端着一杯威士忌走了过来,听到Steve叫了弟弟的名字。“出什么事了?”
“是Fury,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Steve起身,那头的Fury已经挂了电话。“各位,我们这就出发吧。”
 

“这不可能。”Thor看着面色凝重的Fury。“Stark送上去的核弹把Loki当时的军队全部击垮了,一个也不剩。第二天Loki就随我回Asgard听候审判,根本不可能有时间搞这东西。”
Fury手中是一枚硬币大小的金属片,小小的金属在他手心里散发出阵阵蓝光——如同Loki的权杖。
“这东西不属于地球,是一种不知名物质,我们没办法给它定性。可是检测结果显示,这种物质曾被我们检测过……和你弟弟权杖上的一些物质完全吻合。”Fury把它递给了Tony。“在曼哈顿区中心发现它的时候,它立即启动了某种应急程序,我们有3个探员被炸伤,至今还不知它是作何用途。鉴于你的世界比我们这里先进许多,我希望你能好好看看,最好能告诉我们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Thor的视线紧跟着Tony手中的金属片。“Loki的军队不是他的,权杖也不是他的,那这东西肯定也不是来自Asgard。但是听你的描述,我感觉这东西像是……”
“像是某种监视器。”Tony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那小小的金属。“并且是一次性的。就好像间谍被敌方抓住就会想办法服毒自尽一样。它应该被设定了某种程序,被人发现就自爆。这东西在地球上一定不止一个。遗憾的是这一个已经完全毁掉了,所以我无法分析它的具体用途。一切都只是猜测。”
“我冒昧的问一句,Thor。”Fury皱起了眉头。“Loki真的死了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Thor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不是说又有人在中庭见了Loki么?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吧Fury。”而另外三个人闻言都警惕了起来。
“什么?”
“我弟弟不是坏人!”
“I am sorry,但你是说一个曾经引来外星军队试图侵占甚至毁灭地球的自大狂不是坏人?”
“Loki不是自大狂!他是Asgard的王子!”
“啊哈哈,这件事。”Tony干笑了两声,试图调节气氛。“我想Fury现在肯定无可奉告,毕竟神盾局也在就这些事情展开调查,你们两个与其吵架,不如想想怎么把这些东西找出来吧。”
“想都找出来很难,不过……”Banner博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如果你是放置这东西的人,如果它确实是什么监视器或者推送器,你最想监视的是谁?”
Fury大惊失色:“神盾局。”
“Oh my lord。”Natasha惊呼一声。
Fury不再与Thor对峙,他大步走出会议室,边走边呼叫Hill:“Hill,让我们的人开始全面的搜查总部。碰到昨晚在曼哈顿区的那东西,不要轻举妄动。把它们全部找出来,现在就开始。I am on my way。”

 “好像突然没我们什么事了,我订了牛肉馅饼的外送,马上就到。”Tony眼看着Fury离开。
他对那个金属片的兴趣大过在场的所有人,不过那东西已经毁了,至于物质检测分析,以前他也试图检测过Loki的权杖,并没有什么收获。
科技是有限的,他虽然自负有着无限的思维,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在这种无奈的落差面前,他们也只能面对现实了。
吃点牛肉馅饼吧。
Steve听到Tony还在心心念念牛肉馅饼,想起那次他极力推荐的烤肉,就是拯救完纽约后他们去的那家。那味道……真是让人终生难忘。
几个人围在桌边,除了Thor和Banner,他敢肯定没人觉得好吃,甚至是难以下咽。那气氛,别提多尴尬了。
想到这,Steve打了个寒颤:“谁会把外卖送来这儿,总部的位置甚至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外送小哥不会迷路吗?”
实际上,Steve倒是希望他迷路了最好。
正说着话,众人都注意到了窗外那个飞来的身影,那身影越飞越近,速度很快,并且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
在那东西撞上会议室连接阳台的玻璃门前一秒,Tony眼明手快的打开了门。一只“铁皮人”稳稳的落在他们面前,手中捧着一大盒……牛肉馅饼。
“我什么时候说是外卖小哥来送了。”Tony接过钢铁军团一员手中的馅饼。“Jarvis。谢谢。”
“这没什么,sir。馅饼出锅5分零7秒,请尽快享用吧。”被大材小用的铁皮人发出Jarvis的声音。
Tony摊手,拿起一块馅饼递给Steve,后者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接过馅饼啃了一口。
Thor和Fury动了气。连他自己也不确定为什么每次听到有人说Loki不好的时候,都会控制不住的动肝火。今天听到的Loki这个名字,比这一个多月加起来听得还多。每次听到,他手臂上的纹身就会一阵刺痛——
Loki R.I.P
他真的安息了吗,还是如Stark所说,他还活着。
不管怎么说……吃饱了才能找弟弟。这么一想,他果断抓起了两块牛肉馅饼,大口往嘴里塞了起来。

Jothuheim
“怎么了,突然想起我来。”
Olburd(奥尔布达)在矮桌前踱着步子,时不时用余光扫一眼倚在门边的Loki:“是什么要紧事,能让你到Jothuheim来,该不会只是找老朋友叙旧吧。这儿除了我,可没人会欢迎你。”
“我想到中庭去。”Loki仰起头,叹了口气。
“那就去啊,你不是常去么。”她走到炉火边,用大勺搅了一搅坩埚中不明的汤剂,把手里半杯液体也倒了进去。“还没放弃统治中庭的梦想?哈~”
“无趣。别忘了我现在已经是all father了,区区中庭蝼蚁,还不值得跑这一趟。”他勾了勾嘴角。“不过嘛……”
“哦,我知道了。你那个大块头哥哥在中庭吧。”Olburd闻了闻汤剂,秀美的长眉一下就舒展开来了。她微微抬手,便熄灭了炉火。“那你应该人在中庭了,到我这来做什么。又有什么坏点子,想整你哥哥?”
Loki闻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Olburd瞥了大笑不止的男人一眼:“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
“亲爱的Olburd,你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Loki仍然笑着,可是眼底没有一丝笑意。“他这次惹火我了,我要让他吃点苦头。当然,我需要你的帮助。”
“哦?说来听听。”

中庭
Fury那边人手还够,忙起来就完全顾不上他们了,于是一群人吃饱喝足就各回各家。
回到Stark大楼的Thor感到困意来袭,进房间后衣服也来不及脱,踢掉鞋子就把自己砸进了中庭人柔软的king size大床里。看在Odin的份上,这里的床实在是太舒服了。
睡着前,他似乎看到绿光一闪而过,但他来不及深究,便陷入了沉睡。
人们通常都是如何判断自己在梦里呢?
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某个地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来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Thor睁开眼后,就立刻确定自己在做梦。他嘟哝一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在Asgard,正在自己那比不上中庭舒适的床上。而几步开外的窗边……
“不,这不可能。”他无法控制自己惊呼出声。“Loki……”
是Loki!在自己的梦里。他已经一个多月不曾入过自己的梦了。
窗边那个削瘦的背影缓缓转过身来,嘴边带着Thor最熟悉的不可一世的笑。这情景就像是从前,像他们还很要好的时候——像Loki还活着的时候。
“hello,brother。”
他听到Loki笑着说。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