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When i see u again 终

食用须知:
1、有一点点车23333
2、可能会有个别手残遗留的错别字,请自行脑补通顺○| ̄|_
3、蟹蟹大家~


04.Always and Forever

英灵殿外的长廊

Loki跨入廊内,他感觉自己有些紧张又有些压抑,几乎喘不过气来。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向长廊尽头的殿门处走去。
几步开外的帷幔中闪出一个高大的人影——盛装的Thor握着Miolnir站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紧张吗,Loki?”
“Oh,brother,别傻了。”Loki很快摆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对Thor笑道。“我看起来像是会紧张的吗?”
“当然。”Thor一点一点的向他靠近,两人并肩站在了殿门前。“今天是我们重要的日子。”
“我看起来……怎么样?”Loki暗自定了定神。是啊。今天可以说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最荣耀的时刻。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当然也会紧张。
“棒极了。”Thor贪恋的看着弟弟被长廊两侧火光映的有几分恍惚的脸庞。“你看起来总是那么……you know。” 总是那么美好。Thor心想。
“我不知道接受父亲的这道恩旨是否是对的……”Loki双手有些不安的交叠在身前,“我承认自己以前对这一天的确是有些执念,可……”
“当然是对的。这是你应得的,Loki。”Thor一把握住了Loki的肩膀,盯着他漂亮的绿眼睛。“不要瞎想,也不要妄自菲薄,好吗?”
Loki勉强扯了个笑给Thor。他得承认这感觉太奇妙了。从他明白自己对哥哥的感情开始,到几天前那个让他几乎心死的梦,他都绝不会想到自己和Thor也能有今天,不会想到这段本该无疾而终,连奢望也不配存在的感情,竟也能有个结局——如此美好的结局。
“听着,Loki。”Thor打破了Loki的种种遐想。“我以前……的确是有些混蛋。”
Loki愣住了,显然他没想到Thor会说这些。
“我一想到你从前一个人所承受的那些……我就……”Thor的声音难以抑制的出现一丝哽咽,他清了清嗓子,深呼吸,才得以继续说下去:“我就恨从前的自己。可是再也不会了,好吗?你不原谅从前的我也没关系。”
泪渐渐模糊了恶作剧之神的双眼,这让他几乎看不清Thor的脸。他眨了眨眼睛,第一次没有用笑掩饰自己,任眼泪滴落下来。
Thor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我活了一千三百年,也浪费了一千三百年。可我发誓,Loki。我会用我接下来三千多年的生命,全心全意的去爱你。只要你能别放弃我,再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
“Thor……”Loki低低的开口,声音有几分沙哑。“我是真心的。”
Thor心中一痛,不禁想起几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两人的那次交谈。
『 “我是真心的~”
“你根本没有真心。”』
“当然……Loki。”Thor再也无法克制,伸手把弟弟紧紧的拥入怀里,轻吻着他柔软的发丝。“I'm sorry,my love。”
Loki难得顺从而乖巧的把脸埋在哥哥宽阔的怀中,蹭去眼泪,闷声说:“ Now give us a kiss。”
Tho闻言,抬起Loki带着缱绻笑意的脸庞,狠狠的吻上他薄而好看的嘴唇,吻着他嘴角的笑。两个影子映在地面上,抵死缠绵,难舍难分。

Valhalla

Asgard的人民都来了,他们聚集在殿上,如几年前的那天一样,等着向他们的新王朝贺。王座之下的台阶上分列着重臣,Olburd也被邀请在此列,她站在Sif旁边,向与Thor一同上殿的好友微笑致意。
他们的手紧握在一起,这让她十分替Loki高兴。
而相比之下,一旁Sif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她一直都不喜欢Loki,同时又一直对Thor志在必得。现在Odin居然这样做,这无疑是分去了她未来丈夫本该有的权力和地位。
她当然听说Thor和那个人类女人分手了,毫无疑问她又做起了当王后的美梦。
Thor非常高兴,这一天简直美好的不像话!这是他这辈子最美好的一天。他向民众高高的举起和Loki相握的手,Loki也笑着,一旁的民众都在向他们欢呼庆贺——
今天,是Asgard两位新王的登基大典。日后他们将相互扶持,接替众神之父Odin,共同治理Asgard。这也是众神之父最后的心愿。此刻,他就端坐在王座之上,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看着自己光芒万丈的两个儿子。
真好啊。他们终于都长大了。
Thor拉着弟弟走到Odin座下,两人郑重的单膝跪地望着父亲。
Odin的权杖轻触地面,英灵殿中瞬间肃静了下来。
“Thor Odinson,Loki Odinson。我的儿子们。”众神之父向诸人说道。“我的杰作。”
Thor想,不错,自己是父王的杰作,而Loki却是造物主的杰作,是神明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
“……你们都将继我之衣钵,成为Asgard下一任的守护者。替我,继续守护九大国度的所有生灵。带给他们和平,安宁,希望。”Odin的眼中泛起了泪光,然而只是片刻,伟大的众神之父就恢复了平静。“你们能发誓,会永远守护九大国度吗?”
“I swear。”两人异口同声道。
“发誓,能维持和平吗?”
“I swear。”
“发誓能抛开私人的野心,为了九大国度的福祉而努力吗?”
“I swear。”
“你们发誓,”Odin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儿子,以及他们相握的手。“会摒弃前嫌,永远深爱彼此,互帮互助,互相扶持,共同为Asgard的臣民谋利吗?”
“I swear。”他们的手握的更紧了,相视而笑,在诸神面前许诺。
“那么,我,Odin All Father,对Asgard所有臣民宣布。你们今日,成为新王。”

Sif察觉到Thor有些不对劲,是在登基大典快结束的时候。她时不时会有意无意的看向Thor,而Thor自始至终,都一直盯着Loki。
起初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Odin宣布完让位的消息之后,大家便进内厅入座,开始接下来的宴会。众神之父有些体力不支,便早早回去休息。Asgard的两位新王并坐在主位的两个王座上,同诸神宴饮。
宴会没有大典那么严肃,在座都是重臣及家眷,两位王也时不时的低语说笑,显出感情甚笃的样子。这当然是所有人都乐于看到的。要知道日前,这两人为敌的时候,曾经搅的在场所有人都不得安宁。
Sif就坐在Thor右边,她的左边是Fandral,对面也就是Loki的左边,坐着来自Jothuheim的那个女巫。她看他们谁也不顺眼,所以只是低头拨弄着盘子里的佳肴,时不时瞥一眼光芒万丈的Thor——Asgard的王。
如果没有那个可恨的邪神,Thor的名头还能更响亮一些,他本人当然也会更加光芒万丈。因为那样一来,他将会是Asgard唯一的王。
可偷瞥Thor久了,她竟然意识到……每一次自己的目光落在Thor身上,他,无一例外,都在看他的弟弟。
看Loki姿态优雅(虽然Sif很不想承认这一点)的用餐,抿酒,带着微笑和隔壁的女巫说话……
Thor一刻也不放过,甚至为了不耽误自己看Loki的宝贵时间,他边看边给自己倒酒。最后可想而知就是酒溢了出来,洒了一桌子。
Loki则是好笑又嗔怪的回视Thor一眼,挥挥手令桌子归为原状。
Sif觉得其实这也没什么……Thor从小就很疼他这个弟弟。在还没认识他们四个之前的几百年里,他朝夕相处的玩伴就只有Loki。她就不止一次的听Thor提起过,Loki小时候非常可爱,和现如今一点也不一样。
可关键在于Thor的眼神……她从未见过Thor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任何人。即使是曾经的情敌Jane Foster也没有过。
眼神到底可以露骨到什么程度呢?恐怕也只有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善于隐藏情绪的Thor才会这样热切又肆无忌惮的看一个人吧。尤其这个人还是……他的弟弟。
那种眼神Sif无法形容,在她的所有认知中,并没有见过这样强烈又满足的眼神。
而如果非要笔者来帮她进行一下形容的话,那眼神就好像虔诚朝圣的教徒第一次见到他的神,盲目之人第一次看到圣诞节的早晨,苍老的夫妇互相凝视对方脸上每一道深刻的皱纹。
如果让Thor自己来形容的话,大概这也只是他看自己爱人时理所应当会露出的眼神吧。因为在这天,一切都那么温柔,那么圆满。
Sif忽然就想到了某种可能……她不禁瞪大了眼睛。不……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的Loki吞下一小块烤锥鸟肉,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脸色大变的Sif。他用手肘轻轻撞了撞一旁的哥哥,示意他看一看不怎么对劲的大地女神。
Thor回头看了看Sif,一脸懵逼的又看向弟弟。Loki白眼一翻,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用脚趾想他也早该想到Thor不会意识到什么异样。于是他又扭头看着Olburd。Olburd和他一样注意到了对面女神的不正常。她低头对Loki耳语道:“看来你们的地下恋情要多加小心了~”
Loki笑了,长眉微挑,春风得意,一副她能奈我何的飞扬神色。一旁的Thor看到弟弟的笑,一时有些痴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宴会刚一结束,Loki就被Thor拽走了,他甚至来不及放下手里的酒杯,跟Olburd告个别。
Thor早吩咐了Fandral招呼宾客们。鬼知道这场看起来其乐融融的晚宴有多难熬,简直差点要了一千多岁雷神的老命。
不为别的,实在是弟弟今天太撩人。事实上,要不是考虑到Loki期待这一天很久,不想让他们的登基大典有始无终,Thor早在典礼一结束就和Odin一样借口身体不适拉着弟弟退席了。
“Thor……”Loki用抱怨的语气低低的叫了Thor一声,示意他走慢些。可此时的Thor根本什么话也听不进去,Loki的这声轻唤听在他的耳朵里,全成了情意绵绵又色气满满的某种暗示。
于是痛苦的雷神不仅没有做出回应,反而更加快了速度,健步如飞。被他拖拽着的邪神除了骂一句shit,也压根没有别的办法。
这段长长的路终于走完了,两人来到了Thor的寝殿,关上门,Thor再也无法克制,一把抱起满脸不乐意的弟弟,三步并作两步向自己那张不如中庭舒服柔软却奇大无比的床走去。
“What are you doing!”Loki被扔到床上,挣扎着想坐起身,却看到一旁的大块头已经开始脱身上的衣服了,仿佛下一秒就会过来把他的也给扯掉。Loki瞬间明白了什么。
“你不会是想……”他眯起狭长的眼睛看着Thor。
Thor闻言,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笑容僵化在雷神的嘴角,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弟弟:“你也爱我……不是吗,Loki?
“这和我爱不爱你有什么关系!我当然……”
一个“当然”,让Thor又开心了起来,Loki后面还想说什么,但那根本不重要,他凑过去吻Loki,猛的把他扑倒在身后的床上。这番动作换来了邪神的一声惨叫,雷神Thor,Asgard除了Heimdallr之外最重的男人!Loki开始怀疑这传言并不属实了,不管怎么看,这个金发的大型犬都比不苟言笑的Heimdallr重多了!
“等等!Thor!”
被叫的金发大型犬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对着他又亲又蹭……亲当然是亲他的脸颊,嘴唇,脖颈,而蹭……
Loki说不清被哥哥火热的欲望顶着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即使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但是这跟他刚才想说的另一件事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Thor!听我说!”Loki费劲的用手扳正Thor的脑袋,迫使他看向自己。雷神海一样蔚蓝深邃的眼眸中氤氲着雾霭似的情欲,此刻正迷蒙的看着让自己深陷的罪魁祸首。
Loki看到那样的眼神,只觉得血气上涌,所幸他尚有一丝理智,喃喃的继续问道:“你会吗……brother?”
Thor眨了眨眼睛,硬是没明白弟弟问的是什么。Loki半天没等到回答,不满的抬起腿抵住那团火热的罪恶之源,不无威胁的继续看着愣住的Thor:“看你做这些事倒是挺轻车熟路的,技术都是跟谁学的?嗯?Jane Foster?你们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月,给我老实说。还有别人,嗯?”
听到弟弟这样说,Thor控制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伸手爱怜的揉了揉弟弟的发顶,凑上去蹭了蹭他漂亮高挺的鼻尖,温柔的笑道:“想什么呢,你这个小坏蛋!我和Jane……一共只有过一次,我发誓~”
被雷神紧紧搂在怀里的“小坏蛋”闻言不置可否,挑了挑眉毛。下一秒便伸出手去,哥哥高挺的欲望攥在了手里。Thor闷哼一声,忍耐的看向Loki。
“一次,嗯~”邪神咧开嘴笑,灵巧的舌头轻轻舔舐着嘴角尖利的虎牙,猛的一口咬在哥哥宽阔的肩膀上,血腥味渐渐上了出来,充斥在他的口中。
Thor吸了一口气,只是皱了皱眉头,便伸手轻轻拍抚着怀里的弟弟:“解气了吗?要不要再来一下。”
Loki发出细不可闻的一声呜咽,松了口,舌头探出来,舔着哥哥肩上被自己咬出的齿印,而后顺着手臂往下,一寸一寸的轻吻,直到他瞥到了深刻在Thor手臂上的纹身——
Loki R.I.P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啦?”Thor也凑过去看,看到之后笑了一下。“啊……没什么。那时候还以为你——”
Loki不听他说完便深深的吻了上去,Thor因为弟弟难得的主动愣了一下。而后,他听到不可一世的邪神动情的说道:“Fuck me,brother……I want more。”




这一夜很短,又很长。对于有情人来说,当然是短的转瞬即逝。可对于尾随二人来到Thor寝殿外的Sif……就显的有些太长了。
她只在殿门外站了一会,Thor的寝殿隔音很好,她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这却不妨碍她自己脑补那些难以启齿的画面。是的,难以启齿。
不止是同性之间……还有兄弟乱伦。怎么可以。
Sif不敢再想下去,只得踉跄着脚步,跌跌撞撞的回自己家去。可这段路也很长,长的她甚至都开始有些同情那个曾经也让她嫉妒的中庭女人Jane。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all father,或者公布于众?可……那是Thor啊。她爱Thor。或许告诉臣民们,是Loki用法术控制了Thor?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她这么想着,突然又打起了精神。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走到后半夜了。
她下了决心一般向Odin的英灵殿走去。是的,这是她作为臣子的责任。不能让Loki那个怪物毁了Thor,毁了Asgard。众神之父会感谢她的,Thor会是唯一的王,而她,会是他的王后。Thor只是受了蛊惑,他会好起来的!
英灵殿的门口,一个高挑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Loki?
“晚上好啊,Sif。”他扶着权杖,有些疲惫的样子,根本打不起精神和这女人寒暄,甚至连一贯的笑容也吝于施舍给她。“这么晚怎么还在英灵殿门外乱转呢?有什么事吗?”
“让开,你这个怪物。”Sif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甚至还伸出手推了他一把——
那一下推在了虚空里,她收不住力道,自己狠狠的摔跪在台阶上。而王又及时的凭空出现在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凌厉而冰冷。
“干嘛欺负一个男人啊,大地女神。”Olburd从她身后走来,权杖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她身旁的台阶。她俯下身去,看着狼狈不堪的大地女神,毫不留情的一把揪起她那头美丽的秀发。“我记得你威胁过我朋友,要杀了他?”
“如果他背判Thor,我是要杀了他!”Sif恶狠狠的朝Loki的脚边啐了一口。
恶作剧之神盯着她,不怒反笑:“Olburd,交给你了。别太过。我实在有些体力不支……唔,她的头发不错,真好看。”
Olburd翻着她标志性的白眼回赠那个说自己体力不支的男人。只要一想到他为什么体力不支……
“好吧,回你男人那儿去吧,小公主。”她冲Loki撇了撇嘴。“我有分寸的。出来太久,Thor会发现的,闹起来不好办。”
Loki点了点头,便消失在夜色里。
“好了,我尊贵的女神~”Olburd的权杖变作一把短匕首,在Sif的头上比划着。“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翌日

Loki是被Thor吻醒的,他睡得很沉,Thor体贴的没有拉开窗帘,所以寝殿内还和夜晚一般,只有墙角的烛火散发出微光。
他揉了揉眼睛,依旧觉得浑身酸疼,于是没好气的翻过身,不理Thor。Thor好笑的抱住弟弟,吻他的耳垂,边吻边在他耳边轻声讲话:“起床了Loki。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呢。你猜怎么?”
“怎么……”Loki慵懒的闭上眼睛。
“Sif一大早来哭诉说……某个无恶不作的小混球毁了她的头发。”
Loki没说话,只有手指不受控制的动了动,这一幕被Thor看在眼里。
雷神心痛如绞,伸出手去握住了Loki的手。Loki在害怕。怕自己选择相信别人而去责怪他。
他的爱人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变的骄傲脆弱又自卑。尽管Thor不止一次的宣誓永远爱他,但那还远远不够。
“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是吗?”Thor吻了他的发顶。
“不,只是我看她的头发碍眼。”邪神凶道。
Thor轻轻的笑出声来,他把弟弟紧紧的抱在怀里,迫使他转过身面向自己:“Loki,look at me。”
Loki死不睁眼。
“你什么时候才能完全信任我呢。”Thor吻过他的额头、眉梢、鼻梁,而后吻上他的嘴唇。“还好我们有时间,时间总能让你相信的,对吗,Loki?”
“Whether you love me or not,I‘ll love you……”Loki睁开眼,看着他,仿佛要把Thor印刻进自己的灵魂。
“Always and forever。”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END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