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此情可待)02

(接上)

至于那件被他忘记的很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念及此处,大典结束坐在索尔寝殿台阶上的洛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甚至连索尔气的掀翻了一张长桌,美食美酒掉了一地,侍女都吓跑了,他也没有出言安慰索尔一句。
因为他比索尔更气!
那件被他忘记的事显然就是,当年他在登基大典的前一天晚上,把几个约顿海姆的霜巨人偷渡进了阿斯加德,想给索尔的登基大典加点小料。这件事本没什么,即便是当时,他也并不是想阻止索尔继位,只是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想像往常一样捣个乱,制造点无关紧要又能让索尔出点洋相的小麻烦而已。
也许是命运三女神给他开的玩笑吧,这件小事,竟成了所有一切的开端。
而他偏偏还把这件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方才在大殿上,索尔刚要完成仪式,就被奥丁藏宝库里传来的响动打断,众神之父不得不中断大典,前去藏宝库查看。毁灭者恪尽职守,那几个霜巨人无一逃脱,索尔和奥丁却因为观念不同大吵起来。
洛基试图劝架,可是彼时这两人还都是该死的偏执狂、独裁者,根本没一个看了他哪怕一眼!这令现在的洛基更加恼火。当索尔对奥丁说出“你这个老笨蛋”的时候,洛基差点一个没忍住就要脱下冠冕砸向他那张满是胡渣的脸(他不想承认是因为这张脸太过英俊,致使他从没真正下得去手)。
“你现在最好别招惹我,弟弟。”索尔也坐在台阶上,他看洛基似乎想开口说什么。
“噢,得了吧索尔!我可没空搭理你。想吵架就继续找父亲吵去,你这个只会用肌肉思考的白痴!”洛基并不想劝索尔,他刚刚其实只是想爆句粗口,就被索尔一句话堵了回来,于是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索尔从台阶上跳了起来:“我是在为阿斯加德考虑!你应该站在我这边,brother!”
“是吗?也许尊敬的大王子殿下该是时候知道,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得围着他转了!”洛基也站了起来,他比索尔矮几公分,但是吵起架来气势完全不输,笨嘴拙舌的索尔从小到大从没有哪一次能在和洛基的吵架中占上风,毕竟洛基有一条银舌头是阿斯加德众人皆知的事。
堂下的三武士和西芙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话间硝烟弥漫似乎马上就要大打出手,都不禁有些担心索尔。索尔吵又吵不过,打也是绝对不会动洛基一根手指头的,洛基就不一样了,从小欺负他哥到大。
索尔和洛基红着眼睛对视了半晌,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做出了让步。他走上前去握住洛基的肩膀,看着他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真诚的说:“弟弟,你得支持我。我需要你站在我这边,好么?”
“你要我怎么支持你?”洛基对于哥哥的让步见怪不怪。他知道索尔的要求是什么,也明白自己绝不会答应。
“我们要去约顿海姆,我的朋友们。”索尔说道,拍了拍弟弟相比其他阿斯加德人略显单薄的肩,又扭头看向堂下自己的朋友。在索尔看来,任何大事上弟弟都是绝对会支持他,站在他身边的。
“索尔,那可是约顿海姆。”范达尔皱了皱眉,他天生长了一张笑脸,此时脸上的神情也同样严肃不起来,这让他的表情有几分滑稽。“不是地球,不是你挥挥锤子打个雷,人们就会把你奉若神祗的地方。”
“是啊,这简直太疯狂了,索尔。”西芙也说。
“Oh,别这样,我们可是阿斯加德最厉害的勇士。”索尔笑了两声,信心满满。“你们该不会想让我和我弟弟两个人去吧?”
“what?”洛基闻言,像看他最讨厌的巨型锥鸟肉一样看向索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索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也看向洛基,三武士和西芙随着索尔,也把视线聚焦在这两兄弟身上。
“你会和我一起的,对吗?”索尔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不。”洛基抱肩。“恐怕你得自己去了,brother。”
索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仿佛自己眼前站着的不是洛基,而是什么人扮成的他弟弟。这个人从头到脚都和洛基别无二致,却又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他看了洛基好一会,几乎把洛基看毛了,才神情复杂的对三武士说:“My friend,让我和我弟弟单独谈谈。”
四人早巴不得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他们向两位王子飞快的行了个礼,便一阵风似得退出了索尔的寝殿。
洛基皱眉,不无嫌弃的看着一地的狼藉:“有什么要谈的?我是不会和你去约顿海姆的,想都不要想。”
索尔没说话,而是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直到两人中间的距离缩短到咫尺,面对着面。索尔看着洛基,可洛基不想看他。
“Brother……”索尔叫他,他们的距离这样近,近的索尔一开口,带着他特有温度的呼吸便呵到了洛基的脸上,热热的痒痒的,却意外的让正处于愤怒之中的邪神平静了下来,并很快开始心猿意马。
他们之前距离最近的时候大概只有负几十厘米,比现在还近的多……洛基不禁想。可每次,只要索尔一靠近,他的心里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了。
“离我远点。”想到这,洛基恨恨的推了索尔一把,心里多少有些委屈——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怎么敢就把自己一个人留下,让自己来应付这种计划外又状况频发生死攸关的事!
他是要逆转未来的,他身处在一个一步错步步皆错的局中,不敢有一丝疏忽。可是索尔,从前的这个蠢蛋索尔,居然还在给他找麻烦!
索尔当然没有被洛基推动,他钢铁般的身体纹丝不动,并用手臂紧紧的环住了洛基:“弟弟,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吗?”
洛基咬了咬牙:“我……你不要去约顿海姆了,是我把霜巨人放进来的。”
“什么?!”索尔大惊,松开了怀里的洛基。“你再说一遍?”
“我说,是我把霜巨人放进来的!”他不自觉提高了声调。“都是我,和父亲没关系。阿斯加德依旧是坚不可摧的,你的担心不存在。”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