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此情可待)03

跨年来更新😂😂



“不……”索尔摇了摇头。“你在说谎,这只是你为自己不愿意跟我出战约顿海姆找的说辞。”
“我——”洛基不意他会这样说,一时间也有些词穷。他好不容易坦白一回,索尔居然认为他在撒谎?!
“我一定要去约顿海姆,brother。”索尔不再看他,而是径自走到了殿门口,背对着洛基。“你不去也好,你打起架来就像变戏法,我还要分心照看你。提尔!”他叫道。
呼声刚落,一个有着褐色须发身材壮硕的男人便从殿外走了进来。他向索尔施礼:“大王子。”
“你留在这,看住我弟弟,在我回来之前不许他离开。”索尔的声音闷闷的,洛基听得出他有些低落,交代完这几句话,索尔便召来妙尔尼尔,丝毫不理会身后洛基的喊叫,头也不回的走了。
“索尔!”洛基大声的叫道。“Damn it!”
索尔看来是打定主意不理他了,竟然派提尔来看守自己!
如果说要评选英灵殿最厉害的戍卫,提尔绝对位列榜首。他是阿斯加德的战神,骁勇善战,是奥丁最得力的手下之一,索尔长大后,奥丁便请他来跟着索尔,在索尔身边训练他、保护他,直到他成年后独当一面。这位战神对青出于蓝的索尔忠心耿耿,青眼有加,对洛基却是一向的不屑一顾。他本身又是极其厉害的角色,索尔不能命他跟自己去约顿海姆,却能让他看住洛基以至其寸步难行。
“我说,你不是奥丁的手下吗,索尔去约顿海姆送死,你起码应该去通报一声吧?”邪神恶狠狠的说道。
提尔却只是笔直的守在门口,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洛基见他如此,更是气闷。早知这样还不如跟着去。索尔此行有多凶险他再清楚不过,上次是他偷偷告诉奥丁,奥丁及时赶到才救了他们一命,可这次!难不成让他们几个有去无回吗?
洛基一边想一边心烦意乱的踱着步子,他回到这里来试图改变历史是为了从海拉手上救下索尔,不是为了加快索尔的死亡进程啊。他得想办法迅速脱身。
提尔可不是现在的索尔那样是个胸大无脑的傻大个,他不光善战,还是位很聪明的神,洛基的银舌头骗不过他,得想别的办法,索尔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毕竟骑马到彩虹桥的尽头也需要不少时间,如果抓紧,应该还赶得上。
他想到了用分身,可那玩意在提尔的眼皮底下不知道持续多久就会被识破。
“您别想耍什么花样,二王子殿下。”提尔似乎看透了他在打什么主意,“我虽然没有海姆达尔的眼睛,却也能看穿一些小把戏。”
Shit!洛基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个粗口。

两人就这样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窗外的天色都渐渐暗了下来。殿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弗丽嘉的声音——
“索尔呢?”洛基听到弗丽嘉这样问。
“大王子并不在里面,神后殿下。”侍女答道。
“是吗?提尔,你怎么在这里?”
说话间,弗丽嘉已经走了过来。
“母亲!”洛基忙喊道。
“洛基?”
提尔向弗丽嘉行礼:“殿下……”随后,他不安的看了一眼洛基。
“母亲,索尔去约顿海姆了,还让提尔把我关在这……”他的声音中满是委屈,微微有些哽咽,连自己都没有注意道。
洛基看着弗丽嘉的脸庞,觉得她熟悉又陌生。典礼前后发生了太多事,以至于他回来了一天都还没有跟她说上一句话。现如今看到她就站在自己眼前,往昔的记忆复又如潮水般全部涌了上来。
他们太久没这样面对面的讲话了,自从弗丽嘉去世……洛基非常想念她。
弗丽嘉瞪了提尔一眼,拉起儿子的手便向殿外走去。提尔进退两难,一时没有挪动,仍挡在门前。
“让开,提尔。”弗丽嘉皱眉。
“殿下,大王子说……”
“我是大王子的母亲,阿斯加德的神后。他说了什么我不管,现在我要带二王子去面见神王了。”弗丽嘉的语气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神后的威仪不经意间便从寥寥几句话中展露无遗。“索尔擅自离开神域,你作为近侍本该亲自向神王面陈此事,却还敢阻拦我。如果他出了事,你能担待吗?”
提尔闻言,忙单膝触地,连称不敢。
洛基跟着弗丽嘉来到英灵殿外,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命侍卫牵马,对弗丽嘉说:“母亲,您去见父亲,请他去救索尔,我先去海姆达尔那里,让他送我去约顿海姆。”
弗丽嘉点头,抱了一下小儿子,不无担忧的送他上马,便也面见奥丁去了。

“海姆达尔!”洛基从马上跳下,飞也似的向海姆达尔跑去。世界树底端的尼德霍格也被他的叫声惊到,发出一声低吼。
海姆达尔双手握剑站在操控台上,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海姆达尔,快送我去约顿海姆!”洛基急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恐怕不行。索尔已经去了。”海姆达尔说道。“你还是在这等他回来吧。我不会让你去约顿海姆的。”
“为什么!”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操控台。
“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有数。我没有证据,可几千年了,从没有一个霜巨人能活着从我这里进入阿斯加德。索尔想搞清楚究竟是谁私通敌国。”海姆达尔不再看他。
“我说了,送我去约顿海姆。”他盯着海姆达尔那双璀璨夺目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言语间的寒意在一瞬间全部迸发了出来。“Now!”
海姆达尔分明看到血色染上了那双碧绿的眸子。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洛基,不禁也愣住了。当他从洛基那种似要毁天灭地般的森冷气势中怔愣过来想要拒绝他时,众神之父骑在八足神马斯莱普尼尔身上,匆匆的赶到了。
奥丁披上了战甲,手持冈格尼尔,神色焦急:“海姆达尔!”
海姆达尔轻叹一声,打开了彩虹桥。洛基见状也上前两步:“Father!”
“你留在这,洛基。”奥丁说罢便飞驰进了彩虹桥的传送门中。

索尔一行是被奥丁押回来的,范达尔受了很重的伤,西芙等人也是满脸狼狈,看来很是经历了一场恶战。等在一边的洛基忙迎上去,抓着索尔仔细打量。索尔却怒气冲冲的一把推开了他。
“您为什么把我们带回来!”索尔冲奥丁喊道。
“为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奥丁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在保卫阿斯加德!”
“是吗?”奥丁眯起自己仅剩的那只眼睛。“你真的这么想吗,索尔?你甚至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我教给你的那些为尊上者应该具备的理性耐性,你忘得一干二净。看看他们!你为了自己的骄傲和那点微不足道的虚荣心,让他们陪你去送死,还敢口口声声说自己在保卫阿斯加德!”
“那你呢!你又是怎么保卫阿斯加德的?!”索尔更大声的吼了起来。这已经是今天父子俩吵的第二架了,奥丁的脸上渐渐显露出一丝疲态,可索尔却像只暴怒的狮子,寸步不让。“在你耐心等待的时候,阿斯加德已经危机四伏了!九大国度都在嘲笑我们,你的老一套早就不受用了,你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再等下去,我们将无国可守!”
洛基上前去想拉开索尔,却被索尔甩开手。
“你就这么爱慕虚荣,贪得无厌吗,我的儿子?!”奥丁又惊又怒,“你怎么会变得如此残酷!为了自己的贪念不惜使九界生灵涂炭?”
有些无端的,此刻的索尔让奥丁想起了另一个人。当年,她的野心也是从贪念开始,以至最后一发不可收拾,使得他不得不出手压制她。当年的那场圣战……不。索尔一定不能成为第二个她,绝对不能!一定有什么办法。索尔的本性还是好的,只要加以引导——
“而你呢,父亲!你是个愚蠢的老顽固!”索尔气极。
这话脱口之后,空气都几乎凝固了,四下里一片死寂。明明只是一瞬间,奥丁却似突然苍老了好几百岁一般。他看着自己的儿子,千言万语,竟一句也说不出口。
“父亲……”洛基想上前去扶他,却被奥丁抬手止住。随后,他听到众神之父自嘲的轻笑——
“当然……我实在是太愚蠢了。”奥丁摇了摇头,他扶着冈格尼尔勉强站稳。“我竟然蠢到以为你以后可以独当一面,继承神王之位了。”
“父亲,不……”洛基知道奥丁接下来要说什么。他连忙开口,立即被奥丁狠狠的剜了一眼。他明白多说无益,忙扯着索尔的衣角示意他低头,可索尔哪里肯听。
事情的发展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历史就像是一本早被命运女神编纂好的书,不论他再怎样想要打破它,改变它,它都会顺着原先的轨迹,一刻不停的继续奔向未来。这一秒,他突然明白了斯特兰奇所说的“循环”。
难道我早已身处时间的缝隙中了吗?他不可控制的想道。
“索尔·奥丁森。”他听到奥丁沉重的声音。“你公然违抗神王的旨令。因为你自身的狂妄和愚昧,为和平国度的无辜民众带去了战争与毁灭。”奥丁说着,把冈格尼尔插进了操控台上的凹槽中,世界树瞬间被唤醒,它的枝丫绵延伸展进九大国度的每一处所在。“你不配待在阿斯加德,不配拥有王子的称谓!”
“父亲!”洛基惊道。
“我,奥丁·保尔森,在此废除你的全部神力!”奥丁抬起手,妙尔尼尔就被他召入掌中。他轻轻一挥,一束金光便击向了索尔“以逝去的诸位神王之名,将你逐出神域!”
索尔被击中,满脸错愕飞入彩虹桥的传送门中。
“不!”
那电光火石来的太快,快的洛基来不及细想,他只知道要改变这一切。几乎是同一刹那,他便也不假思索的追着索尔跳进了六道轮回。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