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04上

洛基从前是经常来中庭的,在他和索尔还都是不谙世事的年轻王子的时候。他们经常缠着海姆达尔,让他送他们去九界中的其他地方玩。华纳海姆、亚尔夫海姆、瓦特阿尔海姆甚至是尼福尔海姆。其中,洛基最喜欢的就是中庭。
第一次来时,他们才只有三百多岁,这里的一切都让洛基感到新鲜。他们在中庭待了一周,也交了朋友。朋友这个词的意义对洛基来说一直是非常寡淡的,他这一生中的朋友屈指可数。回神域前,他和索尔跟朋友们依依惜别,并承诺再见,可谁知几十年后两人再回到中庭,却只见到故人的坟墓。
阿斯加德人都活的很长久,他们有五千年的寿命,彼时,两人对生老病死都并无什么具体概念。洛基本以为人类也是如此……然而人类的寿命却是短暂的。从那以后,他就不怎么爱往中庭来了。明知是留不住的东西,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相识的好些。
而索尔,比起中庭,年少轻狂的他更喜欢华纳海姆和约顿海姆的战场。

他坐在妙尔尼尔旁边回忆往事,不免有些郁闷。加上近几年光顾的这几趟,洛基也来过不少次中庭了,可没有哪一次像这次一样——如此狼狈。
他就这么坐着,动都懒得动了,希望自己马上变成一尊石像,任许多中庭人把他和妙尔尼尔围在中间,叽叽喳喳指指点点。他们大多只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洛基和妙尔尼尔,却无人敢上前来。
是的。当时因为太着急,他只顾追着索尔纵身一跃,结果一头栽到了中庭这个被妙尔尼尔砸出的……大坑里。当他以极其不雅的姿势一头扎进来时,妙尔尼尔已经在了。
但凡对这位神有些耳闻的人都清楚,邪神洛基是九界之中少有的场面人,如果被他的好友古尔薇格看见,一定会大笑出声。
我怎么没砸死几个中庭人呢。洛基绝望的想。至少要把旁边站的最近声音最大的白胡子老头砸死。
不知多久之后,他终于从巨大的挫败感中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邪神站了起来,人群发出一阵惊呼,向后散去。人们退后几米,依旧用复杂的眼神打量着这个身穿奇怪服饰的人。
洛基环顾四周,不禁翻了个白眼。他和索尔是一前一后下来的,可索尔不在这,中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这时,一个已经久不出现的名字突然跳进了他的脑海——简·福斯特。
“Damn it。”邪神小声的骂了一句。他讨厌中庭,可以说是很典型的因为一个人而讨厌一个地方了。说来简也并没有做错什么,比起自己,她甚至都更够格站在索尔身边。可是洛基不想让索尔遇到她,一点也不想。

他是在一家宠物店碰到索尔的,大块头正大步跨进那家可怜的宠物店,冲着店长大喊“给我一匹马”。洛基在他身后哭笑不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索尔。”
在索尔几乎要把店长搞疯的时候,洛基终于不情不愿的叫住了他。
“洛基?”索尔似乎对于能在这里见到他感到十分惊讶。“你怎么也来了?”
“我带你去找妙尔尼尔。”洛基上前拽住索尔就走。“拿到之后,我们就回神域。你身上穿的这是谁的衣服?”
“Oh~bro,我刚认识了新朋友,有个姑娘,叫简,这是她前任的衣服。”提起简,索尔笑的很开心。“你真该见见他们,见见简,她真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了,比约顿海姆的女巨人还要好看。”
洛基愣住了,脚步也停了下来。
简,是了。简。
他甩开了索尔的手,扭头看着他,象征性的抬了抬嘴角:“是吗,比安格尔伯达和古尔薇格还好看?”
听到这两个名字,索尔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我告诉过你,弟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两个名字。”
“当然。”洛基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简这个名字,我亲爱的哥哥。”
“为什么,简真的是个很可爱的中庭女孩,她……”
“我讨厌简这个名字,所有叫简的姑娘我全部都不会喜欢,即便她们中有些无辜的像母亲花园里开不败的白色小野花一样。”洛基继续往前走去,边走边朝天空翻着白眼。“你所指的那个除外。”
“除外?你讨厌简这个名字但是你不讨厌她本身对不对?”索尔早就习惯了弟弟有时候无厘头的话和一些没有章法的行径,他快步跟上洛基,又没头没脑的继续着这个让洛基生厌的话题。
“不,索尔。我讨厌简这个名字,但是你所指的那个除外。因为不管她改名叫什么,伊丽莎白,玛利亚,苏珊……都不会让我对她产生哪怕一丝的好感。”

评论(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