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04下

索尔彻底被洛基绕进去了,他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满道:“弟弟,你这样是不对的,完全没道理。那是我刚认识的朋友!”
“这世界上好多事本来就是没道理的。”洛基想找根线把索尔的嘴巴缝上。紧接着,他就听到身侧汽车闷闷的喇叭声。抬眼望去,一位棕发美人坐在驾驶座上冲他们笑着摆手。“看,这就是件没道理的事。”他看着简,咬牙道。
“要不要我送你们一程?”简问索尔。
“噢,当然——”索尔不假思索的回答。
“当然不。多谢你的好意,我们步行去就可以了,女士。”洛基打断了索尔,并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假笑。说这话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抓住了索尔的手,对简报以一个耐人寻味且充满占有欲的眼神。
简的笑僵在脸上,她看看洛基又看看索尔,尴尬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洛基。”索尔瞪了他一眼,“这是我弟弟,洛基。他就是这个样子,不爱和陌生人接近。如果你方便的话,我想我们还是……”
结果还是两个人一起坐上了简的车,索尔坐在副驾驶,洛基坐在后面的简易居室里。前排的两个人聊的非常开心,一路上不时有笑声传来,只有洛基一个人冷着脸坐在那里。天渐渐黑了下来,他也一点点被车内的黑暗吞噬殆尽。
其实索尔全程倒是总不忘和他搭话,试图把他也拉进话题里,可洛基不是冷笑就是一言不发,打定了主意不理会索尔。
实际上,他现在看见索尔快咧到耳根的嘴角就心烦。笑笑笑,一天到晚就知道笑,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对着这个中庭女人傻笑。
索尔在前排坐的也不太舒服,他一直能感受到一道来自洛基的灼热目光,几乎是穿透了座椅靠背直击中他的脊梁。
这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伴随了他整整一路,让他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听简说话,只能对简嘿嘿嘿的傻笑以做回应,并总是扭头询问弟弟的意见,希望他可以加入到愉快的聊天中,缓解紧绷的气氛。可洛基压根不理他,这让索尔多少有些心烦意乱。
从小到大他一直摸不清弟弟的脾性套路,偏偏洛基又是那种别别扭扭的小混蛋性格,什么都得让他用猜的。猜人心思这事对索尔来说,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
到后来,连简也察觉到了空气中莫名的尴尬与剑拔弩张,止住了话头干巴巴的问洛基:“你还好吗?”
“再好不过了,Sweetheart。”洛基用唱歌般动听的嗓音不失轻佻的回应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呢,依我看,要不了一刻钟就要下雨了。”
神说,要下雨,于是话音刚落,雨点就像是在给他回应一样淅淅沥沥的落在了车窗上。车内的气氛十分诡异,安静的有些过分了,索尔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和简的呼吸声。洛基像刚才一样不发一言,窗外的景致已经趋近荒凉,他知道目的地就快到了。
车子翻过一座土丘,巨坑便映入了三人的眼帘——洛基发誓他今早从妙尔尼尔身边离开时,这地方还是一马平川的。才不过一个白天,坑中竟搭起了各式各样的帐篷工事,其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就送我们到这吧,my dear。”洛基对简微笑致意,打开车门走进雨幕中。雨丝在接触到神的身体前就纷纷绕行,像有人在无形中为他撑起了伞。索尔看到简惊愕的张开了嘴,余光瞥到雨中的弟弟,唇角控制不住的开始上扬,带着点骄傲的神色。他对简道谢,随后也跟着下车——
雷神的笑意因为雨水的冲刷僵在嘴边。
闷了一整天的洛基看着因为自己恶作剧被淋的像落汤鸡一样的索尔,终于笑出声来。
而本以为自己会像往常一样因弟弟的魔法而免于淋雨的索尔刚要发作,看到洛基笑了,忽然就很莫名的心情大好。他走上前去轻轻撞了一下弟弟的肩膀,两个人在雨里站着,却仿佛整个世界都晴了。
洛基冲索尔笑着抬了抬手,雷神身上的雨瞬间停了:“哥哥,你现在似乎没有神力了,妙尔尼尔就在前面,走吧。”
“哈哈哈,我们哪儿也不用去,brother。”索尔在虚空中伸出手。“只要这样,妙尔尼尔就会飞来我手中的。”
四下里一片死寂。
洛基饶有兴趣的瞅着索尔和他手中那个隐形的“妙尔尼尔”:“我猜你那个蠢锤子大概睡死过去了,bro。你还是老老实实跟我去看看吧。”
可索尔眉头紧皱。他从医院里醒来时就觉得不对劲,凭他的力气,几个中庭人肯定是按不住他的,可事实却是他被死死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从前,不管自己在多远的地方,只要伸手召唤一下,妙尔尼尔就会飞快的赶来他身边,现如今离的这么近,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真像弟弟所说的,自己已经没有神力了?
那他现在算是什么?Lord of thunder(雷人)?
想到这里,雷神又心事重重起来,唇角的笑意也消失了,苦着一张脸,愁眉不展。洛基不理他,只是带着他往前走。
越往这些军用工事里面走,洛基也渐渐的记起了这个地方。他就是在这见了弗瑞的那个手下——科尔之子(Coulson)第一面。这样看来,这个地方是神盾局建的,他们当时发现了妙尔尼尔的存在,并驻地研究。
可这世界上能拿起妙尔尼尔的人屈指可数。洛基自信除了索尔以外,能拿起这把蠢锤子的绝不会超过3人。
上次索尔是闯进来的,还正好被抓了个正着。这次有洛基在身边,一个小小的隐身术对阿斯加德最厉害的魔法师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他们钻进一个又一个军用帐篷,堂而皇之的从那些忙碌的研究队成员身边走过,路过寇森身边的时候,洛基甚至故意把他的水杯拿起来又摔在地上。
正在和人交谈的寇森闻声警觉的四下张望,却只看见风吹起帐篷的帘角。
这些军用工事围成了一个圈,把妙尔尼尔圈在最里边。洛基的方向感很好,且他神力尚在,能感知到妙尔尼尔的存在,两人很快便找到了雷神之锤。
洛基走到妙尔尼尔旁边,侧身对索尔做了个“请”的动作。索尔又伸出手,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妙尔尼尔的任何回应。他不甘心的走上前去,紧握住锤柄,想把妙尔尼尔拿起来——
“这不可能……”索尔惊道。他已经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可这把以毁灭之星核心制成的神物仍在原地,纹丝未动。
“啧。”洛基在心里把奥丁“温柔的斥责”了一通。“这下麻烦了。你拿不起妙尔尼尔了?看样子父亲这次是来真的。”
索尔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身体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父亲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要把他逐出神域?
而这时,洛基眼尖的发现了妙尔尼尔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它……侧面原来也刻着字吗?”
“什么?”索尔愣了愣。
“Whosoever holds this hammer,if he be worthy,shall possess the power of Thor……”洛基眯起眼睛,他蹲下身去,一字一字的念了出来。
他的手指抚上那一行刚刚出现却深刻其上的字。看样子是奥丁干的,妙尔尼尔本就是他命矮人为索尔铸造而成。
洛基思索着,手无意识的在妙尔尼尔的表面上划过,握了握锤柄。
当年是怎么样的来着?好像是……自己让毁灭者来中庭阻止索尔回阿斯加德,却不小心唤醒了索尔的神力?他当年给毁灭者下的命令并非杀死索尔,而只是“确保索尔不会再回神域”。那这样说来……
想到这,洛基猛地站了起来:“对了——”
他看着索尔,刚要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却看见索尔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右手:“洛基……”
“怎么?”他不耐烦的问,顺着哥哥的目光看去——
妙尔尼尔被他无意间拿了起来,紧紧的握在手中。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