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06


暗搓搓跑来更新~
OOC什么的都算我的。
下一章(或下下?)大概锤就能知道基妹不是亲的了?? ​​​




寇森勾了勾嘴角以示礼貌,随即转身出去。索尔看着茶几上的妙尔尼尔,神情复杂:“我们走吧弟弟,回阿斯加德再说。”
“恐怕不行……”洛基也用同样的眼神看向雷神的锤子。“妙尔尼尔本身的神力太强,我刚才试了,拿着它我无法使用高阶的法术,也不能使我们同时隐身。而你拿不起它。除非我们把它留在这,否则我们暂时还没法离开。”
“刚刚那个中庭人,他们在打妙尔尼尔的主意!”索尔压低声音。“我们必须尽快离开。”
“别紧张,他们只是想搞清楚我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洛基满不在乎的耸耸肩。“据我了解,现在的中庭和几百年前不太一样了。科技的迅速发展让他们越来越崇尚科学,而不是信仰。从前你在这召唤一点雷雨,大家就把你奉为神,现在……他们会把这归结为科技使然,或某种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人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往往都是惧怕的,所以他们只是想研究妙尔尼尔。”
索尔听他这样说,不由的又有些垂头丧气起来,他闷闷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传进洛基的耳朵:“不管怎么说,弟弟。真的谢谢你过来找我。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会更加难熬吧。”
当然不会……洛基在心里感慨万千。你会和简在中庭度过一段很开心的时光,哥哥。即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个好姑娘。
“其实都怪我。如果我没有和父亲争执,如果我听你的没有去约顿海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索尔抬起头看着洛基,眼中又有了光彩。“其实那天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大典结束后,我本来是打算……”
门又被推开,寇森走进来打断了索尔接下来的话,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
“噢,唐尼!”那个男人一看见索尔便佯装很开心的叫道,随后他看到索尔旁边的洛基,愣了愣。“走吧唐尼,快,我是来接你……们。”
“赛尔维格,嗨,这是我弟弟。”索尔也笑了笑。
“噢嗨,唐尼的弟弟,当然,当然……”赛尔维格和洛基草草的握了握手。“那么,我们快走吧。唐尼你这次实在是太冲动了,看来以后你要少喝点酒。简还在等你,走吧。”
洛基瞥了茶几上的妙尔尼尔一眼,又看向寇森:“你是不会让我们带走它的,对吗。”寇森回以坚定的目光。“Fine,那你就先留着吧。”说罢,他也跟着赛尔维格走了出去。
赛尔维格走的飞快,出门路过一些堆放的杂物,索尔还偷拿了一个笔记本。洛基发誓他看到寇森扬了扬眉毛,装作没看见索尔的行为。
“我们去哪?”索尔问。
“去喝一杯。”赛尔维格冷着脸。

三人来到镇子边缘的一间酒吧,赛尔维格点了三大杯啤酒给他们。索尔和他碰了杯,转身还想和身旁的洛基也碰一个。
洛基没搭理他,只是“铛”的一声把什么东西扔在了吧台上。
索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失而复得的妙尔尼尔:“弟弟,你不是说拿着它不能使用法术吗?”
“是无法使用高阶的法术。”洛基翻了个非常标准的白眼,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下去一大口,随后皱紧眉毛。中庭的酒喝起来真的非常……不怎么样。“要是只有我自己在,绝对来去自如。但你现在只是个凡人,我想要把你也隐身,需要消耗很多神力。好在赛尔维格来了,我无需去管你,只用隐藏自己就可以了。刚才跟着你们出门的是我的幻影,妙尔尼尔的幻影现在还在寇森的茶几上。”
“你真是太棒了,洛基!”索尔伸手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强制洛基和自己碰了杯,啤酒溅出不少洒在了吧台上。他毫不掩饰自己赞叹的目光,并骄傲的看着一边目瞪口呆的赛尔维格。
“洛……洛基?”赛尔维格紧张起来就有些口吃。“你弟弟?可,可神话里,不是这么写的。”
“是啊是啊,神话都是你们这群无知的中庭蝼蚁写的。”洛基斜了得意忘形的索尔一眼。这家伙就是这样,在他那里,没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他总能想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哪怕只是一件小事,索尔都会笑的一脸傻相……
其实洛基就爱看他笑。
他又喝了一口酒:“你们中庭人还说,海拉是我的女儿呢。”
话音刚落,他注意到索尔忽然不笑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Damn it,提什么海拉,现在这个时候,索尔的印象里根本不会有海拉这个人。
洛基刚想扯个别的把这句敷衍过去,赛尔维格就看着他点了点头:“对啊,没错,海拉是洛基和安格尔伯达的女儿啊。”
“安格尔伯达”这个名字对索尔来说就像一条特定的咒语,他不许洛基提起,因为每次听到这几个字,都会让他立刻暴跳如雷。果然,他一把抓住赛尔维格的衣领,大叫着让他给自己看那本所谓的《北欧神话》:“我弟弟不可能和安格尔伯达在一起!更不可能和她有女儿!绝对不可能!”
洛基听到这里,嘴角控制不住的开始上扬。他从可怜的赛尔维格身上拉开索尔,主动和索尔碰杯,而后一饮而尽。
即便是在连索尔都还没有意识到他爱的是自己的过去,洛基仍然能感受到索尔不经意流露出的感情,这也许就是他做这一切并且甘之如饴的原因吧。索尔永生永世都会爱他,就如同他向洛基许诺的那样,就算是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
你说的对,奥丁之子。我绝对不可能和安格尔伯达在一起。

评论(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