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07

高产不!
反正也没人夸我😂😂😂




这场简陋的拼酒聚会最后以赛尔维格自己喝的烂醉告终。洛基喝的也挺开心的,虽然中庭人酿酒的手艺比起阿斯加德那些知名的酿酒师来说实在是惨不忍睹,不怎么优质的酒吧啤酒里也透着一股浓浓的马尿味,但是架不住邪神今天开心啊。他甚至从其中品出了一丝从未尝过的甘醇。
阿斯加德在奥丁的治理下,几千年一直是国泰民安的盛世。那些数也数不清的夜晚,索尔都会在英灵殿里彻夜举办宴会,遍请诸神。他们觥筹交错,开怀畅饮。只要你摔一下空杯,自然就有美艳绝伦的侍女为你奉上斟满的美酒——这是索尔最喜欢的项目,他总是乐此不疲的大喊再来一杯。
几百年的宴饮练就了兄弟两个千杯不醉的好酒量,更何况和阿斯加德的千年佳酿比起来,中庭啤酒这点度数,简直就是纯净水。
索尔站起来撩了撩头发,对洛基笑笑,露出一口白牙。随后,他毫不费力的把赛尔维格扛在了肩上:“走吧弟弟,我们得送他回简那里去。”
洛基冲他不置可否的挑了一下眉毛。
简的车子离酒吧并不太远,他们十多分钟就找到了它。现在已是深夜,车里的灯都熄了,看样子主人也已经休息。索尔在车门外站定,用不算大的力道拍了拍车门。
洛基听到里面一阵手忙脚乱的声响,随后,简打开车门探出一个戴着睡帽的棕色脑袋。她看见赛尔维格像一具尸体一样被索尔扛着,忙把车门整个推开,关切的上前查看:“他怎么了?你们和那些人打起来了吗”
“不不,没有,他没受伤,只是醉的厉害。”索尔走进车中,把赛尔维格放在这个临时居室唯一的一张单人床上,洛基则站在门外,半步也没有挪动。
“Emmmmmmm,你要进来坐会吗?”简试探性的问他。
“不了love。”洛基又露出自己标准的假笑,这次还附赠了八颗洁白的牙齿,那样子别提多真诚了。“我们马上就走了,感谢你这两天对我哥哥的照顾。不过我想你们也不会再见了。”
“……”简张了张嘴,耳尖都憋得有些发红,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
索尔安置好赛尔维格,从车里钻出来,看看面对面站着的弟弟和简:“怎么了?他已经睡着了。”
“你弟弟说你们要走了。”简的眼圈也红了起来。“马上。”
“Hey,别难过,好吗?”索尔再神经大条也看得出来简快要哭了,赶忙上前安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可他做起这些事来显得很笨拙。阿斯加德的大王子并不知道怎么样哄女孩开心,他甚至没有交过哪怕一个女朋友。于是他求助似的看向洛基。
毕竟在阿斯加德,喜欢洛基的女人排起队来能绕星球一圈,这还没有算上九界中他的其他追求者。索尔想着想着,心里有些酸酸的。反观自己,连简快要哭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基撇嘴,回给他一个“我不管这事”的眼神。索尔没办法,只好一只手揽住了简,另一只手去拍她颤抖的肩背。下一秒,他的屁股就从后面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这一脚让雷神一个趔趄,差点和简一起摔倒。
他站稳身形,回头去看罪魁祸首,却见洛基站在离他们八丈远的地方,头别过去看也不看他一眼。
索尔怎么可能生他的气,他心里很明白,平时弟弟不高兴了都直接上刀捅,但那刀子压根都戳不穿他的肌肉,无关痛痒,所以眼下这一脚就更加没什么感觉了。
他抓抓一头金发,猜测着弟弟这一脚的用意,总归不可能是高兴的意思,于是雷神犹豫着,还是放开了怀里的简,说道:“别难过了。我们还会回来看你的,I promise,Ok?”
简哽咽的点了点头,肩膀仍然有些微微颤抖。洛基已经在扔妙尔尼尔玩了,扔上去再接住,顺便不无威胁的看索尔一眼。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拿起妙尔尼尔来。其实这柄锤子自身并不算重,甚至玩起来都十分称手,洛基觉得很新鲜,一路上都在甩着玩。
索尔神情复杂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妙尔尼尔,郑重的和简道别并走上去,自然的拉住弟弟的手:“走吧,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不和你的小情人依依惜别了吗?”洛基装作漫不经心的打趣道,却换来索尔又一个复杂而深沉的眼神。他立刻闭了嘴,任索尔牵着他的手往镇子的郊外走。
前方是荒郊野岭,人迹罕至,黑暗很快吞没了他俩。刚下过一场雨,又是半夜,洛基能感觉得到空气中的阵阵寒意,而全世界所有的暖,此刻仿佛都在他哥哥的掌心。

评论(10)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