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09上(接雷3,正剧向)

更前叨叨: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这一章往后开始微虐。基妹回到神域,暂时没有索尔,开始走剧情多一些~ ​​​




洛基回到阿斯加德时,海姆达尔正站在操控台上,洛基过来,他便把剑一转,关闭了彩虹桥的传送门。自始至终,直到洛基走上桥,骑上立在一旁的侍卫牵来的马,海姆达尔都一直高昂着头颅,金色的眼睛不曾有片刻落在他身上。
他也早就习以为常。早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海姆达尔对他就变成了这样,也许是因为他无数次的恶作剧?
其实海姆达尔没恶意,他对每个人都是一脸严肃,也就对索尔还算和颜悦色。只是最近,他看洛基的眼神越来越不屑,甚至于到现在连看也不愿意看他一眼。上次他剪了西芙的头发,海姆达尔也只是淡淡的警告了他两句。
洛基知道海姆达尔为何如此,他早就猜到了自己和霜巨人入侵阿斯加德有分不开的联系,作为阿斯加德的守门人,千百年来海姆达尔唯一在意的就是阿斯加德的安全,而洛基却能遮蔽住守门人的眼睛,暗自偷渡敌人进来,这无疑是海姆达尔的一块心病。
就这么想着想着,洛基来到了金宫前。他下马踏上殿前石阶,独自步入英灵殿,穿过肃穆庄严且空无一人的前厅,走进奥丁和弗丽嘉的寝殿。
奥丁静静的躺在床上,如同他近几百年每一次的沉睡一般。弗丽嘉在床周施法设立了结界,奥丁如此,她也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床边陪着自己的丈夫。见洛基来了,才起身迎上来,拉着他仔细打量。
“我的儿子,你没有受伤吧?”弗丽嘉的脸上全是担忧的神色,洛基只好揽过母亲的肩膀,用温柔的近乎撒娇的语调反复强调自己没有任何事,她紧绷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当时听说你跟着索尔跳下去,我简直要被你们吓疯了……我只有你们两个儿子。索尔也就罢了,你父亲他自有分寸,可是你怎么能追着他直接跳下去?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要是你一个不慎跳出了彩虹桥……我……”
“母亲,我真的没事。”洛基拉过弗丽嘉的手,弯下腰来,让那只冰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他闭上眼,亲昵的蹭了蹭弗丽嘉的手心,满足的微笑起来。“让您担心是我不好,但我也是怕索尔出什么事。好在他在中庭一切都好,您放心就是了。”
弗丽嘉嗔怪又宠溺的瞪了小儿子一眼,终于展露出一个微笑,她抚了抚洛基的头发,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奥丁的床前。
“你父亲之前不许我派人去找你们,我还和他赌气,谁知道突然他就陷入了昏迷。”弗丽嘉看着奥丁紧闭的双眼,不由自主就哽咽了起来。“我实在没有办法,就赶快让他们四个去找你回来。洛基,现在只有你可以帮你哥哥了。你帮帮索尔,让他回来,好吗?”
“当然,母亲。”洛基拥住了她轻声安慰。“我想父亲对索尔的惩戒也已经足够了。”
弗丽嘉抹了一下眼角,深吸一口气,轻轻的击掌。
寝颠门倏而大开,族中最年长的长老捧着奥丁的权杖冈格尼尔走进来,他的身后还站着三名侍卫。弗丽嘉从长老手中拿起冈格尼尔,看向洛基:“洛基,my son。大王子索尔因犯重罪被众神之父放逐,如今只剩下你还能承继王位。我以阿斯加德神后之名,在此传位于你。从现在起,你将代奥丁成为阿斯加德的王,直到你父亲醒来。”
这一切洛基都是十分熟悉的,毫无疑问这曾是他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荣耀的时刻。他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他定了定神,从弗丽嘉手中接过权杖,长老和侍卫们齐齐在他面前跪下,宣誓效忠。弗丽嘉看着他,眼中有欣慰,也有一丝其他的东西,她也在幼子的面前单膝触地,无声的宣誓。她的眼中闪烁着泪花,她知道这一刻对小儿子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她知道自己必须让他拥有这些。不全是为了索尔,而是单纯为了洛基。她知道洛基多么渴望被大家肯定。
“让你父亲骄傲吧。My king。”她看着他说道。
洛基对母亲笑了。直到后来经历了那么多事,他才能完完全全理解母亲当时的心境,知道她其实都是为了自己。从小到大,她为他做了太多太多,给他的爱,甚至比给索尔这个亲生子还要多出许多。可他……最后一次见面时还在和她争吵,没有道别,甚至间接害死了这个世界上最疼自己的女人。
但这一次不会了。他会拼命保护好弗丽嘉。
“我这就去召索尔回来,母亲。”他低头亲吻了母亲的脸颊,向门外走去。
“殿下!”
洛基才刚走到殿门口,就有一个侍卫慌里慌张的一路跑了进来,也来不及行礼便喊道:“不好了神后殿下,远古冬棺被盗了!”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