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0(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今天爆字数了,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近两章都没有索尔,我尽量在年前把虐的写过去,然后大家开开心心过年。。。
不会特别虐的!!HEHEHE我是HE狂魔




……
“什么?!”洛基大惊,弗丽嘉也瞪大了双眼。“怎么回事!”
“有,发现有霜巨人不知怎么又潜入了进来!”那名侍卫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毁灭者苏醒时,冬棺已经不见了!”
“毁灭者都没有守住冬棺?”弗丽嘉退了两步,跌坐在奥丁的床角,双眼无神的盯着地面。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问那个侍卫。
“不久,最多一刻钟,我们发现就马上来禀报了。”
“召集诸神,英灵殿议事,去通知海姆达尔,看他能不能有办法。”洛基吩咐侍卫道。他不敢再耽搁,从小他就深切的明白冬棺对于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分别意味着什么,为了抢夺它,奥丁甚至搭上了一只眼睛。而如果让冬棺落入劳菲手中,两界一定又会陷入无休止的征战!
洛基想不出除了自己还会有谁放他们进来,他总觉得这件事跟自己有脱不开的关系。上次是他带劳菲的手下进来的,还用魔法瞒过了海姆达尔,可是这次……阿斯加德其实不止有彩虹桥这一条进出的通道,只不过这些知道这些密道的人少之又少,除了他,可以说大部分都死绝了。
如果说那些霜巨人才离开不过一刻钟,除非是劳菲亲自来,不然他们也难以驾驭冬棺的力量,一定还没有来得及出阿斯加德。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重要的是要赶紧把他们抓回来。
他安抚的握了一下弗丽嘉的手:“您别担心,母亲。”说罢,一刻也不敢多停就往英灵殿去了。


英灵殿
诸神闻讯都很快在殿中聚集,三五个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着这件大事,甚至没人注意到他们坐在王座上的新王。洛基静静的看他们吵了一会,终于难以忍受这种聒噪的气氛。他以冈格尼尔重重的触击地面——殿中瞬间安静下来。
“吾王,我们实在不知那些入侵者是如何侵入神域的。”森林之神维达尔上前行礼说道。这个礼行的有些不伦不类,按道理说,洛基初登王位,他是应该对新王施以大礼的。可他没有,他只是草草的敷衍了一下,甚至连常礼都算不上。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彻查,而是找出那些霜巨人。我断定他们还没能从阿斯加德回去。”洛基觉得有些头疼,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同维达尔计较这些的时候。
他看着殿下诸神,这帮神中有他的长辈,有他的堂兄弟,有他的子侄,可他知道这些他所谓的亲戚们,没有一个真心乐于见他登上王位。他们表面上一团和气,私下里暗潮汹涌。也许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是他始终是阿萨神族中的异类,一千年来都是如此。
好在他是深谙帝王之术的。奥丁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一定也知道,洛基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一定能做一个好的王,他比索尔更加善攻心计,杀伐决断都更像是一个王子。索尔太伟大了,他或许是能名垂千古的英雄,可实际上他并不适合王位。
“把英灵殿的戍卫都召集起来,由提尔安排,分成小队开始仔细巡查。”洛基的眼神忽的凌厉起来,如刀锋般扫过诸神,迫使他们集中精神聆听神王无上的指令。“你们都知道冬棺对两界意味着什么。冬棺失窃,阿斯加德很可能再掀战火。我临危受命,只是暂代王位,但只要我在位一日,就是你们的神王。我不管你们往日都如何散漫,大敌当前,所有人都必须团结一致。否则,有朝一日阿斯加德将不复存在!”
他扶着冈格尼尔从王座上起身,俯视诸神。见他们都收起了方才散漫的神情,一脸严肃,才举起冈格尼尔,一字一句的说:“For Asgard。”
众神齐齐单膝跪下,异口同声道:“For Asgard!”
在众神都各自领命要散去的时候,海姆达尔悄无声息的走进肃穆的英灵殿。他一手持圣剑,一手拖着一个蓝色的东西,在金宫纯金的地板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众神都以错愕的眼神看他——英灵殿上,神王座前,从没有人敢如此这般提剑持械,堂而皇之。旋即,他们看清了海姆达尔手中拖着的那个蓝而巨大的东西,刚安静下来没多久的英灵殿瞬间又喧闹起来——
一个霜巨人!
那巨人已经死了,致死都没有放开手中的远古冬棺,这正好省了海姆达尔不少事,他实在也没有第三只手去拿冬棺了。
海姆达尔没有理会诸神诧异的眼神,而是径自拖着那个霜巨人走到洛基面前。他把霜巨人和远古冬棺往身前一摔,好让洛基能更好的看清楚。他那双金色的眼瞳中写满了愤怒与耻辱,它们盯着洛基,像盯着什么怪物。
“远古冬棺就在这。”海姆达尔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想必神王陛下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吧。”
“海姆达尔。”洛基眯起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今日众神皆在,神王也不必推脱。”海姆达尔又把那个死去的霜巨人从地上拽了起来,拖住他垂着的头颅让洛基看。“您认识他吗?”
“我为什么会认识一个霜巨人。”他嗤之以鼻。
“奥丁在上。洛基,你自己做过的事,现在怎么不敢承认呢?”海姆达尔的眼神像是要活活把他吞吃入腹。“是你在索尔的登基大典上偷偷把霜巨人放进了阿斯加德,是你带劳菲的手下来盗取远古冬棺。你怎么能,怎么敢还坐在众神之父的王位上说是为了阿斯加德!”
洛基踉跄一步,以神枪指向海姆达尔:“海姆达尔,你!”
“够了。海姆达尔。”弗丽嘉的声音从王座后传来,海姆达尔闻言,忙拄剑单膝下跪。她从王座后的寝殿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挡在洛基身前:“你为神域诛杀入侵者,夺回远古冬棺,功不可没。现在就把冬棺放回藏宝库中,再加强戍卫吧。等众神之父醒了,我会禀明此事,向他面陈你的功绩的。”
“殿下!”海姆达尔瞪大了眼睛。
“好了。”弗丽嘉一改往日温婉的模样,冷冰冰的看着他说。“这件事不要再提,等奥丁醒了自有定论。提尔,把这个入侵者拖出去,叫人把英灵殿打扫干净。你们无事就都回去准备今晚的晚宴吧。”
诸神闻言也是一愣。今天的事太戏剧性了,先是冬棺被盗,又是海姆达尔指控新王叛国,再是神后出现在英灵殿上维护洛基,现在他们又被告知,晚上要来参加晚宴?这未免也有些……
“就在刚才,华纳海姆的使臣一行已经来到了阿斯加德。”弗丽嘉看出众神的疑虑,解释道。“今晚,神王将在英灵殿设宴,一起欢迎来自华纳神族的使者们。”
华纳海姆的使者来了?洛基站在母亲身后怔怔的想。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来出使,还来的这样及时,简直可以说是救了自己一命。
他正想着,忽然感觉手上一热,低头去看,原来是弗丽嘉握住了他的手,正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好了,洛基。没事了。”


TBC

评论(1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