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1(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emmmmmm又来发刀子的我。。。没办法剧情还是要走。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索尔就回来了,然后会………更虐??

大过年的大家不能打人!!




晚宴在英灵殿如期举行,除海姆达尔外,诸神皆至,殿上一片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的情景,一如往日那些数不清的夜晚。洛基坐在长桌的最上位,无言的注视着这些神态各异的神明们。

他曾读过中庭人有关凯尔特神话的书籍,知道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故事。圆桌的含意是“平等”和“团结”,骑士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在圆桌上议论国内事务。虽然他们也会因为政见相合或相左而形成一些派系,但只有在圆桌上才没有地位差异和君臣之别。

不同于阿斯加德的长桌,只要他还坐在最上位的这张王座上,他和其他人永远都有君臣之分。可他的这些臣子,却敢堂而皇之的对他不恭不敬,还能在发生了今天的那些事后,若无其事的向他遥遥举杯致意,仿佛他们之间毫无嫌隙。

从几百年前开始,他就想一张张的扯下这帮人脸上的假面具了。这些丑恶的面具真令他恶心作呕,海姆达尔这种直来直去的都还好些。

“Hey,阿斯加德伟大的神王。”

洛基一直在瞎想、愣神,直到身旁一个声音带着娇嗔的鼻音响起,才回过神来朝声源看去——那是古尔薇格,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华纳海姆最伟大的魔法师。她有一头银色的长发,肤白胜雪,连眼眸也是淡淡的银色,身穿一条洁白的纱裙,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大天使圣洁的羽翼。可她的笑却是彩色的,让人一看到她就无法移开视线。

洛基显然不是什么正经人,而且这张脸他看了一千多年,也早就见怪不怪了。挚友那带点撒娇意味的语气甚至还让他翻了个白眼。

古尔薇格也就演了两秒钟,见洛基冲她翻白眼,她立刻就砸了手里的银杯拍桌而起,还把一只脚踩在了椅子上。她揪起洛基的衣领,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恶狠狠的说:“老娘预知到你今天会有灾祸,特地瞒着尼奥尔德(海洋之神尼奥尔德,华纳神王)来救你,还打着出使的名号。你居然翻老娘的白眼!”

洛基随后又翻了一个。

心中不是没有感激的,他知道古尔薇格有预知的能力,这技能也让她在华纳神族备受推崇,地位极高。

而正在他对挚友心怀感激的时候,他听到古尔薇格又低声说:“可你不是洛基,你是谁?”

洛基惊的差点从王座上摔下来,他一把推开古尔薇格,不无惊恐的看着她:“你……你怎么……?”

“是啊是啊,你其实扮的挺像。”古尔薇格又吃吃的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刚才离得近,我几乎也发现不了。你身体里的神力和洛基并不太一样,说来也怪,也许你需要向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体内会有雷霆之神索尔的神力呢?”

索尔的……神力?

“一般来说,神力是不能相互流动的。只有一种情况例外——”

洛基的目光死死的锁在古尔薇格翕合的唇瓣上,他的心随着她吐出的每一个字剧烈的跳动。

“——只有在一个神临死的时候,他才可以将自己的神力附在其他人身上。”古尔薇格那双银色的眼睛也盯着他,想看清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那神力可以保护承受着神力的人,从那以后,神力的承受者将拥有死去的神的力量。你不妨试试去拿妙尔尼尔吧,我敢肯定你现在绝对能把它拿起来。可问题就是……索尔并没有死,他还活的好好地。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到底是谁?”

洛基闻言,灵魂像是瞬息之间被人剥离出了躯体。他瘫坐在王座上,冷汗顺着苍白的面颊一滴一滴流下。

索尔在死前,把神力附在了自己身上?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从彩虹桥中摔下中庭还能毫发无伤?这就是为什么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起妙尔尼尔?

古尔薇格赶在洛基完全崩溃之前向弗丽嘉示意自己和他有要事商谈,就拽着阿斯加德的新王悄悄的往后殿去了。

洛基被她扯着,跌跌撞撞的来到后殿的长廊。古尔薇格站定后松开了他,洛基踉跄了两步,背抵着石柱跌坐在地上。

他不可抑制的又想起了索尔死前的情景。

今天在殿上为难他的那些神……提尔、巴德尔、海姆达尔……他们一个一个在他眼前倒下,海拉笑着走过来想给洛基最后一击,他刚杀完一个敌人,还来不及闪躲。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他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心中有着什么样恐惧……洛基惊愕的回过头,发现是索尔挡在了他身后,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而索尔山丘一般宽阔厚实的心背处,插着海拉甩来的刀戟,血像泉水一样涌上来,那伤口洛基捂也捂不住……

海拉也惊了一下,但只是片刻,正是这片刻,为他们争取了瞬息的时间——可这瞬息仍旧短的来不及道别。

索尔放开洛基,大力的把他推向近在咫尺的彩虹桥尽头。洛基看到哥哥冲自己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雷神逆光站在那,只是亘古一瞬的刹那,那身影却永远留在了他的脑海里。连那天耳边吹过的风都夹杂着细密的刀刃,割的他浑身都痛。

索尔流着血,那一笑之后就向前扑倒在了血泊里,他的视线越过洛基,充满渴求的看向操控台前的海姆达尔:“海姆达尔……求你……送他走。”

记忆止步于此,洛基再也不敢想了,痛。他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把头埋进膝盖间的缝隙。

评论(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