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3(雷3 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说好的二更~~~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




第二天一早,古尔薇格就来和洛基道别。她是瞒着尼奥尔德出来的,华纳海姆和阿斯加德几百年前才经历过圣战,关系其实很紧张,尼奥尔德知道这件事后难保不会对她动怒。可事关洛基,她还是来了,好在阿萨神族也是以礼款待,这也让她回去后更容易解释。

她看得出洛基精神不佳,自己也知道无法宽慰好友,于是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洛基将她一路送到彩虹桥的尽头,海姆达尔看到他,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冷哼,他转动了一下剑柄,彩虹桥的传送门出现在众人眼前。

“走吧。”洛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她,“谢谢你来,古尔。”

“我很抱歉……真的。没带来好消息。”古尔薇格哽咽了一下。“昨晚我预见你近日还会有灾祸发生,可我无法留下陪你。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洛基。但我会一直在你身后的。你需要帮助时,试试召唤我,好吗?”

“你和尼奥尔德婚期将至,别瞎想太多了,我心里有数。”洛基笑了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可是来自未来的人,好吗?还是九界最伟大的魔法师。我应付的来。”

古尔薇格被他逗笑了,锤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后便步入了彩虹桥的拱门里。

“海姆达尔。”洛基眼看着古尔薇格消失,他没有回头,轻声道。

海姆达尔转了一下操控台上的圣剑,彩虹桥合上:“怎么?”

“你在殿上指控我。叛国罪,对吗?”

海姆达尔没有回答,只是在洛基背后挑了挑眉毛算是应答。

洛基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么,我现在以诬蔑神王的罪名,罢黜你彩虹桥守卫的身份。”他一步一步的向海姆达尔走去。

“噢,是么。”海姆达尔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手上继续动作,拔出了插在操控台上的圣剑。“那我也就没有必要听从你的指令了。”

他想以剑挥向洛基,可洛基更快,他召出了远古冬棺,冬棺发出蓝色的光华,瞬间冻住了海姆达尔,使他成了一尊戍守在操控台上的冰雕。

洛基对海姆达尔笑了笑,夺过他手中的剑,往彩虹桥上一按,转动一下,阿斯加德的大门打开了——是的,他昨晚让自己的幻影去了约顿海姆一趟。

劳菲带着油腻的笑容和几个手下出现在操控室。

两天前,正是他让霜巨人来阿斯加德盗取远古冬棺,上次洛基带他们来过那条可以进入阿斯加德的密道。现在奥丁正在昏睡中,他设下的守护阿斯加德的屏障力量薄弱,正是入侵千载难逢的时机。

他是故意派遣霜巨人来盗取远古冬棺的,劳菲狡猾了一辈子,冬棺是否到手其实无所谓,他的如意算盘就打在海姆达尔身上。只要海姆达尔看到了他们入侵,就会疑心到洛基的身上。

这真是一举两得啊,可以让洛基百口莫辩,被众神唾弃,为了保住自己的神王之位,他就不得不和劳菲联手,而作为联手的条件,远古冬棺自然必须要物归原主。

而劳菲要的远远还不止这些——他要来到阿斯加德,要亲手杀了奥丁,提着众神之父的头颅站在英灵殿的王座上!到时候,洛基和阿斯加德,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这计策其实是不错的,如果对方不是比他更精于算计的邪神的话。要是劳菲知道自己的计策其实早已在自己儿子的掌握之中,他不仅杀不了奥丁,反而会被洛基反杀,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从前的自己这么做虽然是为了讨奥丁的欢心,但办法还是不错的。如果这么面对面的打,他拿着冈格尼尔也未必打得赢约顿海姆的王。可劳菲一旦看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众神之父,必定会因为这唾手可得的一切而松懈、疏于防范。这时下手,最容易成功。

之前和现在加起来,洛基对劳菲都没什么实质感情。他是劳菲的儿子,这没错,可他从头到尾也只见过这个丑陋狡猾的霜巨人四次。

其实他这次根本不想讨好奥丁,杀掉劳菲只是不想给往后留下什么隐患。如果古尔薇格说对了,那这次的情况越在他的掌握之中就越好。替索尔清除掉一切碍事的,送他登上王位,找时间坦白一切,然后洛基就可以慨然赴死了……去见他的爱人。

劳菲来到奥丁的寝殿,弗丽嘉还守在奥丁的床前,见劳菲进来,她吓了一跳,立刻扑上去想制止他。劳菲体型庞大,只是挥了挥手就将弗丽嘉推倒在地。洛基闪身上前,扶起母亲,低声告诉她别怕。

劳菲在奥丁的床前俯下身,注视着昏睡中的众神之父,他的眼中满是狂喜。可洛基没心情等下去了,劳菲那张满是褶皱的蓝色大脸令他作呕。他没等劳菲再说出什么台词就举起冈格尼尔击向了他。

霜巨人之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冈格尼尔击中,他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自己的这个儿子,巨大的身影缓缓倒下。

洛基抱了弗丽嘉一下,以示安抚:“没事妈妈,什么事都没有了。”

这时,寝殿紧闭的大门又被推开,一个金红色的身影冲了进来——那是洛基意料之中的索尔。

弗丽嘉看到索尔突然回来,大喜过望,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儿子:“索尔!你回来了。劳菲突然出现在你父亲的寝殿,多亏你弟弟杀了他。”

索尔亲吻弗丽嘉的脸颊,随后放开母亲朝洛基走去。洛基就站在奥丁的床前,十分淡然,面无表情。

“你为什么要派毁灭者去地球?”索尔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那眼神中充满惊痛。“为什么要让它阻止我回来,洛基?”


评论(1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