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4(接雷3 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_(:з」∠)_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甜回来的………………

明天要出去玩,于是今晚更~明天不确定更不更。

爸爸醒了。


————————————————————





“原因显而易见,我的哥哥。”洛基看着他,露出极尽嘲讽的笑容,不知是在笑索尔,还是在笑自己。“我在叛变。”

“你怎么敢这样说?!”索尔一把揪住洛基的衣领。他力气很大,几乎要把洛基拽离地面。

洛基依旧是那张毫不在意的笑脸,他摊开手:“怎么敢?我早告诉过你,是我把霜巨人放进来的。如果你当时肯认真听我说话的话,今天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伟大的雷神。你总是不懂得听取别人的建议。”

“把你的话收回去。”索尔的眼底染上了血色,洛基知道那是他真正生气的体现,危险的前兆。可他只是冷笑一声,再不做辩驳。

索尔意识到寝殿里尚有其他人在,他冷冷的扫过早已吓瘫在墙角的两个侍女:“出去。你们什么也没听到。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刚才的事,你们明白结果会怎样。”

侍女早在劳菲进殿起就惊的说不出话了,此刻见一向温和的大王子这种样子,更是吓的魂飞魄散。她们只知道点头,互相搀扶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奥丁的寝殿。

“收回你刚才的话!Brother!”索尔回过头来,面露凶相,恨恨的盯着洛基。“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认下了什么罪名!收回你的话!说!”

“哈哈哈哈哈。”洛基干脆大笑起来,他抬起手拍了拍索尔肩膀上紧绷的肌肉。“放轻松,哥哥。你这样子真是太……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说,我,叛,变,了。没错,我认罪了。是我让霜巨人入侵阿斯加德,导致你的登基大典中断。是我放霜巨人来盗取远古冬棺,海姆达尔可以作证。是我把劳菲带进了你父亲的寝殿,是我杀了约顿海姆之王。哥哥,这些罪名也够我在地牢里待到死了吧?怎么,你想救我?想拯救我迷途的灵魂?哈。”

“我的儿子,你怎么了?”弗丽嘉走上前来想要拉住自己的小儿子,却被洛基甩开。

“你我都清楚,我并不是你的儿子。”

弗丽嘉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无比苍白,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几乎不能站稳。她用手捂着不住颤抖的嘴唇,拼命的摇头。

“你在说什么!向母亲道歉!”索尔也惊住了。“弟弟,为什么从中庭回来几天你就突然性情大变?到底发生了什么!”

性情大变?是吗?洛基在心里苦笑,面上却还是装作毫不在乎的模样。

“够了。”

威严的声音从三人身后传来——索尔回头去看时,弗丽嘉已经迎了上去。众神之父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神情复杂的盯着自己相持不下的两个儿子。

洛基看着奥丁,只觉得这个他少时奉若神祇的英雄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苍老。此时的他仿佛不是什么伟大的众神之父,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父亲。”索尔松开了洛基,退开几步,在奥丁床前单膝跪下。“请您原谅洛基,他还小,不懂事。”

“而你,确实比之前懂事了不少,索尔。”奥丁的眼中闪烁着泪花,不知是在为索尔的成长而欣慰,还是为洛基的堕落而难过。“可洛基说的对。他的确不是我的儿子。”

索尔闻言,猛地抬起头,震惊的看着苦笑着的父亲:“什么……”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奥丁艰难的对洛基说道。“我和你母亲不是故意要向你隐瞒,我只是不希望你恨我,我们还是……”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All Father。”洛基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嗤笑着打断了奥丁。“不管从小到大你再怎样反复申述你爱我,都比不过爱索尔。尽管你对我说我们都是生而为王,你也不会一个霜巨人的血脉坐上阿斯加德的王位!你其实并不爱我,你只是想利用我牵制劳菲。”

奥丁听他这样说,痛苦的闭上了双目。他实在无法辩驳,洛基说的基本就是事实。

可一千多年来,他和弗丽嘉早就把洛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们爱他,不亚于爱索尔。但奥丁确实固执的认为,自己的亲骨肉比洛基更应该登上王位,尽管他明白,比起索尔,洛基更像一个王者。

他现在后悔了……这种为尊上者骨子里的偏执,这种对索尔有意无意流露出的偏爱不仅害了洛基,也害了索尔。害的他们好好的一家子变成现在这样。害的他现如今不得不下令处置他的小儿子……尽管他是如此深爱洛基。

奥丁沉默了许久,久到索尔的膝盖都跪的痛了,才开口道:“洛基……奥丁森,你被指控犯……叛国罪。现——”

“父亲。”索尔不自觉的出声喊道。“请等一等……我想跟您谈谈。先把他押送回寝殿候审吧。”


评论(1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