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5 (接雷3 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上半部分到这里就结束了!虐的部分也基本没有啦~接下来就是索尔的漫漫追妻路了2333333

今天爆字数啦,3000+字,希望大家看过瘾~~因为接下来几天我估计要写论文,不会更的这么勤。快开学了嘛~

接下来的剧情大家可以猜一猜~

猜对得到口头表扬一次哈哈哈哈

_(:з」∠)_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甜回来的………………



————————————————————————





索尔是在黄昏时分踏着夕阳的余晖走进洛基的寝殿的,他屏退了左右,偌大的寝殿里只剩下他和洛基两个人。

他和奥丁的这场谈话几乎进行了一整天。他来了,就说明他和奥丁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洛基不知道这个共识是什么,他只想安静的等着索尔对他的宣判,然后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

可索尔没有作声,只是逆着光站在洛基面前,静静的看着他。洛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万古时光里一个俯仰的瞬息。索尔终于动了,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弟弟,声音沙哑,语调中浸入了无尽的悲伤:

“洛基劳菲森,众神之父的养子,阿斯加德的反叛者。你被判叛国罪,念在年纪尚幼,又曾是奥丁子嗣,阿斯加德王顺位继承人,现对你从轻处置,遍示诸神——褫夺姓氏、尊号,永远放逐,余生,不得再回阿斯加德。”

索尔一字一句的说,洛基也就一言不发的听着。听到永远放逐时,他惊讶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兄长:“你确定没有宣错旨意?”

只是放逐吗?即便有弗丽嘉在,自己不会被处死,最轻也该是监禁终身才对。放逐?对于洛基来说,放逐等于重生,这实在是很轻的判决了。

索尔听到他这样问,长舒了一口气,拼命克制住自己想要转身去把弟弟拥入怀中的冲动,摇了摇头。他的思绪却在此时回到了今日早些时候——


“父亲,请您原谅洛基的过失……毕竟他没有酿成大错,他只是——”

“没有酿成大错?!”

洛基刚被押走,索尔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又向奥丁求情,却被刚刚苏醒的父亲打断了话语。

奥丁看样子气急了,也不知是气洛基,还是气自己。弗丽嘉忙走过去,抚着丈夫剧烈起伏的胸口帮他顺气,一边顺,一边也控制不住的别过头哽咽。

“他派毁灭者去中庭,把一座小镇几乎夷为平地!更不要说他还引诱并杀死了劳菲,这可能会再次激化我们和约顿海姆之间的战争!”奥丁气恼的说。“你不要再护着他,你也听到了!他不是你的弟弟!从小到大,你和你母亲都偏护着洛基,就是你们两个把他惯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那么您呢,您为什么不早些跟我们坦白?”索尔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没有再冲父亲大吼起来,但是使洛基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显然就是自己的父亲!他本来可以一直是个可爱天真无忧无虑的小王子!是自己深爱的弟弟!

弟弟?不……不是弟弟。

索尔再也无法忽视自己心中那愈演愈烈像要呼啸而出的情感,尤其是当他知道原来自己深爱的人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以后,那折磨他多年却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几乎要把他整个吞噬殆尽。

当他知道……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他心中的庆幸和狂喜瞬间就掩盖住了其他的感觉,什么震惊,什么不敢置信,不,只有喜悦才是最真实的。

奥丁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知该再说些什么。他明白,的确是因为自己的不坦诚。他总怕洛基知道真相后会恨自己,闹到如今却是越发不可收拾。

弗丽嘉听着他们父子俩争吵,只有掩面哭泣。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疼爱自己的小儿子,就算他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她爱洛基,她给洛基的爱,甚至超越了自己亲生的索尔,弗丽嘉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一家子分崩离析。

她无声的哭着,浑身颤抖,几近崩溃。奥丁看着妻子,发出一声哀叹,索尔赶忙走上前去拥住哭的快要背过气去的母亲轻声安慰。

“我不相信洛基真的是您口中的十恶不赦的人,父亲。”索尔沉声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战斗,我比谁都要了解自己的弟弟。我爱他,您也是。您知道他的本性不坏,您不能重责他,否则您会后悔的。”

“……仅仅是这样吗,索尔?”奥丁索性就闭上了眼睛,已经到现在了,有些疑问埋在他心里太久,他必须问清楚,他必须……做这个恶人。为了阿斯加德。“你要我从轻处置,就只是因为他是你弟弟吗?”

索尔猛地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上几分。

“你们……都是我的儿子。你的心思我看得出来。”奥丁艰难的说道。“但是不行,索尔。永远不可能。”

“父亲,我……”索尔哑然,只能怔怔的看着奥丁。

“我可以从轻处置洛基,我可以不让他的余生都在尼福尔海姆(雾之国尼伯龙根,死者的国度)的迷雾中度过。”奥丁没有理会他,继续说着。“但是你要起誓,永远离开他,再也不见他。他将会被永远放逐,而你,在他被放逐之后,要立刻继位为王,迎娶西芙为阿斯加德的神后。”

“什么?!”索尔放开弗丽嘉,触电一般的跳了起来。“不……”

不……别让他离开洛基……

奥丁紧闭双目,自始至终没有睁开眼睛看自己的儿子。他狠了狠心:“你决定吧,我的儿子。你知道那将死之地有什么。是被终身监禁在尼福尔海姆,还是放逐。”


……

“索尔?”

洛基的声音唤回了他飘忽不定的思绪,索尔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你是否宣错了旨意?只是要放逐我吗?”洛基又问。

“没有。旨意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索尔努力掩盖自己快要失控的情绪,让自己听起来很冷静。“走吧,现在就由我来执行对你的判决。”

他没有看洛基,而是直接向外走去,他怕自己多看一眼就会改变决定,抛下天地也一定要和洛基在一起。

洛基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他拼命提醒自己,这不是你的索尔,这不是你的索尔。可是看到索尔对自己视若无睹,还是会心痛。他甩了甩头,跟着索尔向殿外走去。

过路的侍卫见到两人,还是习惯性的向他们行礼避让。路过索尔寝宫的时候,洛基听到有侍女在柱子后面聊天的声音——

“……这件事也算是圆满结束了,可我真没想到二王子竟然是霜巨人首领的儿子。”

“是啊,王只是放逐他真的很仁慈,也算是父子一场的法外施恩了吧。”

“唉,这些都不是咱们能管的,不过我们也有的忙了,听内侍长说等二王子被放逐后,就要着手准备大王子殿下的登基典礼和婚礼了。”

“诶?婚礼?谁的婚礼?”

“大王子和西芙小姐的啊,你不知……”

他们走过了转角,侍女的声音再也听不清了。洛基的面色倏而变的煞白,前方的索尔停了下来,他一个不注意,直直的撞在了索尔的背上。

痛。太痛了。其实只是撞了下鼻子,洛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痛,痛的他已经支撑不住了,脚步虚浮着,立时就要跌坐在地上。

索尔也听到了那两个侍女窃窃私语的声音,他此刻只想杀人,让所有人都发不出他不想让洛基听到的声音。可他不能,他肯定洛基一定也听到了。正怔愣着停下脚步,却被洛基撞上了后背。

邪神并没有说什么,索尔更是不敢回头,下一秒他就听到弟弟摔倒的声音。

他慌忙转身去搀扶跌坐在地的洛基,洛基双手捂着口鼻,眼中满是痛苦。索尔急了,想去拉下他的手看看情况:“怎么了?撞疼了吗,让我看看。”

洛基的面目一下变得狰狞起来,他一只手继续捂着撞痛的鼻子,另一只手用力的推开了扶着自己的雷神。索尔猝不及防的被他推倒,仍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洛基自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什么也没说,往前走去。

他们要去彩虹桥,不知自己将被放逐去哪里。其实哪里都无所谓,索尔马上要成婚了,万事俱备,只差碍事的自己。和以前一样,他还是那个多余的人,所有人都恨不得他消失……

洛基相信索尔对自己的爱。相信他的索尔。可这个索尔,他会有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命运,他当然可以爱上除了洛基以外的其他人,为什么不行呢?简,西芙,即使是从前,索尔的身边也不乏优秀的女人。西芙更一开始就是奥丁属意的王子妃人选。

就连中庭人写的北欧神话里,她也是索尔的妻子!

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这个宇宙中的索尔会生活的很幸福吧,只要他消失,一切都会变好的,不是吗?即使是对洛基自己来说,这也是最好的。

从金宫出来的二人就变换了位置,变成洛基在前面走,索尔跟在后面。索尔看不到洛基脸上绝望的神情,洛基也看不到索尔注视着他的充满爱意和懊恼的眼神。大家都看不到,于是世界太平。

彩虹桥很长,但也有走完的时候,洛基在靠近操控台的地方停了下来。

“索尔。”他说道。

“我在。”

“告诉奥丁,小心海拉。”

索尔愣了一下,这是洛基第二次提到海拉这个名字。海拉到底是谁?可他还来不及细想,就听洛基继续说道:

“最后一句了,哥哥……”

这一声“哥哥”差点把索尔的眼泪喊下来,他红着眼眶看着弟弟的背影。其实也只有几步的距离啊,为什么却感觉隔着一整个星河,怎么够也够不到呢?

“……祝你新婚快乐。”洛基回过头来,冲索尔笑了笑,便向后退了一步,坠入了彩虹桥下浩渺的宇宙深处。

“洛基!!!”

评论(2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