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6(接雷3 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甜的过渡章!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洛基的意识再次回归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心里把奥丁和索尔以及他们的祖祖辈辈都诅咒了不下千遍,还是不解气。

他一共跳下过两次彩虹桥,两次都是要寻死,可两次都显而易见的没死成。

该死的,他都不敢睁开眼!估计又跳到灭霸这来了。平行宇宙能不能放过他!他真的宁愿死啊,死也不想再看见灭霸那张丑的惨绝人寰的脸。

正当邪神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前方传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

“他刚刚……手指动了吧?”男的问。

“对啊,你看眉毛也皱起来了。”女的充满不屑的答道。

“长得还真好看啊……”男人边说边发出一声叹息,叹的连一句话的尾音都婉转了起来,惹得洛基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天啊,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这骚气满满的尾音好像只有一个人才发的出来……不会吧!

“还是灭霸好,还是灭霸好,灭霸实在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了,我想灭霸了拜托让我一睁眼就能看到他。”洛基小声的祈祷了起来。

“嗯?你说什么??”男人似乎为了想听清楚他的声音而俯下了身,呼出的气息都快吐到洛基脸上来了。

邪神不敢置信的睁开了眼,而且瞪得老大。因为他的突然睁眼,把正凑过来想听他说话的男人吓了一跳,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猛地从他身边弹开。

洛基看清了男人的脸,无奈的扶额,知道祈祷也没用了。

天哪,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又跑到高天尊这货的星球上来了!

 

“So……你刚刚说你从哪来的来着?”高天尊刚刚平复了杯吓坏的情绪,坐到了离洛基不远的另一张椅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邪神对于自己被禁锢在一张设计滑稽无比的椅子上感到非常不满,他试着动了动,却被这奇怪的椅子束缚的更紧。于是他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我没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高天尊低沉又丝滑油腻的笑声传来,他看向身边执着权杖面无表情的托帕斯(电影里高天尊手下那个很凶的女人)。“你听到了吗托帕斯,他可真是太有趣了不是吗?”

托帕斯一脸的无语,白眼都懒得翻,看样子早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了。她和瓦尔基里一左一右的站在高天尊身边,打量着堂下的洛基。

“我真是太喜欢你了,拾荒者142号。”那个欠揍的男人笑嘻嘻的看向左手边的瓦尔基里。“你每次都能带给我惊喜。这次带给我的是个什么,战士吗?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会打的那种。他真是……太好看了!”

高天尊说的很对,萨卡星可以说是个宇宙垃圾场了,这里什么人都有,大家都来自宇宙中的各个星球,并且以怪物居多。好看的女人尚且屈指可数,更别提好看的男人,洛基简直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雄性了,天知道他活了几百万年。

“他是个公的……吗?”他还是又向瓦尔基里确认了一遍。

“没错。”瓦尔基里挑了挑眉毛,眼睛下的刺青都生动了起来。“他应该是,嗯……用来观赏的?”

“啊~!当然。”高天尊恍然大悟。这种美人不用来观赏,难道还让他上角斗场上去打架吗?那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很好,他是我的了。”

“一千万。”瓦尔基里摊开手。

“做梦!”托帕斯瞪了这个拾荒者一眼。她每次都不知节制,这种不能打的货色怎么能值一千万!

“看在宇宙爆炸的份上,托帕斯。”高天尊不耐烦的叫了起来。“这才多少钱!快付给她。”

“喂!”在一边看戏好久的洛基终于忍不住出声。

从前自己也是给拾荒者捡来的,不过还没来得及见到高天尊那个拾荒者就死于非命了。他为了在萨卡生活下去,刻意接近高天尊,不知费了多少心血讨好对方,直到现在他想起来都还是会一阵恶寒。这回他压根不想活下去了,更不想再讨好这个神经病一次。

而这帮人现在居然当着他的面把他堂堂的邪神当货物一样卖来卖去,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个正吵的不可开交的人齐刷刷的扭过头看向洛基。

“你们吵够了没,放开我。”他阴着一张脸。从前见到高天尊,自己总是笑的特别殷勤,其实他看见高天尊的脸就烦,尤其是最近的诸多事情夹杂起来,让洛基想笑也笑不出来。

“哦哦~我们话还没说完对吧,我最棒的收藏品~”高天尊见了他倒是还像以前一样笑成一朵狗尾巴花。“你是从哪儿来的来着?”

“把我从这把蠢椅子上放开再说。”洛基不鸟他。

高天尊抬了抬手,椅子的禁锢瞬间就解开了,他身体前倾,满怀期待的看着洛基那张能颠倒黑白的嘴。后者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在宇宙中穿梭的感觉其实很不好,有种撕裂感。可现在看来他并没有上一次跳下彩虹桥时受那么严重的伤,应该是已经被高天尊治愈了。

“我来自约顿海姆。”洛基低声说。

 

 


评论(24)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