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17(接雷3 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大半夜跑来更文,抖MGaymaster上线~~会是索尔的情敌吗?【快够

_(:з」∠)_大家么么哒,元宵节快乐!!



————————————————————



听到约顿海姆这几个字,除了瓦尔基里挑了挑眉毛外,高天尊和托帕斯都露出很迷茫的眼神。他们不知道洛基为什么突然就变得低落,估计约顿海姆是个不怎么样的地方吧。

这也难怪,没有人会好端端的背井离乡流落到宇宙深处的萨卡星来,来这里的都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或被国家放逐,或被自己放逐。

“啊,好了好了,我来进行一下自我介绍吧。”高天尊察觉出气氛不对劲,笑嘻嘻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操控着洛基的椅子,三人跟他来到了另一间屋子,这间就比之前那间随意多了,大家像是在聚会,有点喝酒,有点赌钱,有点聊天,好不热闹。

洛基记得这里,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你不得不承认,萨卡是个天堂。这里混沌不堪,无论你是谁,在这里,没人认识你,也没人在乎你,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不必有任何顾虑。索尔说得对,这个地方其实是很适合他的。

索尔索尔索尔,怎么想起来什么都有索尔。

洛基突然有些讨厌自己,好像离了那个蠢哥哥就活不下去一样。醒醒吧,洛基,你的索尔死了,这个宇宙的索尔说不定也已经成婚了,从头到尾,就只有你一个人,没有人要你,没有人爱你。这个星球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适合孤独终老。

想到这,他不由的用一种同情甚至是同病相怜的眼神看了看瓦尔基里,后者被他看得打了个寒颤,她不明所以,极其不自然的扭开了头。

高天尊一边打着碟,一边在喧闹的音乐声中又做了一遍自我介绍,听得洛基昏昏欲睡。但是他没有错过最后一句——

“……而你,以后就是我的所有物了,我亲爱的朋友。走吧,去看看你的住处。”高天尊用他那巧克力般丝滑的男低音说着,“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托马斯。”洛基随口扯了个名字,他以前在中庭用过。“托马斯夏普。”

“噢,托马斯~”高天尊看起来心情超好,他念了两遍这个名字,顺便还冲洛基抛了个自以为颠倒众生的媚眼。

洛基一阵反胃,但念在这是人家的地盘,他也不好表露什么。

高天尊就这么操控着座椅把洛基带到了一间装潢奇怪的房间里,房间很大,甚至还有一整面墙的酒架。这很合洛基的心意,意味着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可以在这里醉生梦死不问世事了。

“还喜欢吗?”高天尊挥了挥手让托帕斯退下,随即松开了对洛基的束缚。“这可是萨卡仅次于我的居所了,啊~看来他们把这收拾的不错。”

洛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和手脚腕,看着四下里大红大绿的配色,不禁在心底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这个宇宙元老奇葩的审美。

 

 

接下来的一星期,高天尊几乎天天都来骚扰洛基,不是邀请他去派对,就是带他去看角斗比赛。洛基拗不过他,想起从前和如今这家伙都对自己还算难得的不错,也就狠不下心拒绝他那双充满期待和某种诡异暗示的小眼睛。

尽管如此,洛基还是对高天尊打扰自己喝酒变现出了十成十的不满,即便去派对和比赛现场,他对高天尊也多半没有好脸色。谁知洛基的冷漠却换来了高天尊更大的热情和十足的耐心,他对洛基比以前还要好几倍不止,几乎事事要询问他的意见,像把洛基当成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另一个统治者似的。洛基怀疑这位宇宙元老骨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受虐狂,自己巴结他的时候,也没见他表现出特别热情的样子。哪像现在——

见洛基喜欢喝酒,他就天天叫人送最好的酒去洛基的房间,甚至还让同样嗜酒如命的瓦尔基里陪着洛基一起喝。于是两个失意避世的阿斯加德人就经常坐在一起一言不发的喝闷酒,不时还跟对方交换一个同情的眼神,碰一下杯。一来二去,竟然喝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

看洛基郁郁寡欢,他就每天都组织最热闹的派对,请萨卡最出名的乐队专程给洛基演奏。搞得洛基都差点以为高天尊这个傻帽是在追求他——没准还真是。

这天,洛基起床的时候,天色还早。他睡得口干舌燥,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随手拿下酒架上的半瓶酒灌了几口。邪神的酒量极好,甚至可能比索尔还要好上一些,这也就说明他非常不容易喝醉。

可他不喜欢清醒,他清醒的时候总是会克制不住的去想索尔,像个蠢货一样纠结于索尔会不会也恰好在想自己。为了让自己醉着,这一周里他已经学会了把酒当水灌。

今天和往常有些不一样,通常他一睁开眼,高天尊就已经坐在他床边带着一脸猥琐的笑等着了。可今天显然没有,那就意味着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事发生了,但是洛基现在对这些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撩了撩长发,提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房门口有两个机器人守着,见他出来,其中一个机器人的喉咙里发出了难听的机械合成的声音:“Your Excellency,宗师说请您醒后去的前厅找他。”

洛基想自己反正也没事,在哪里喝酒都是喝,于是又晃晃悠悠的去了前厅。

谁知刚进门,伟大的邪神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醒了。这些天他脑子里早已为自己规划好的所有关于“孤独终老”、“醉生梦死”、“了却残生”的概念在这一瞬间全部崩塌——

他看到了一把怪异而熟悉的椅子,还有椅子上同样目瞪口呆的索尔。


评论(36)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