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夜色迷蒙(狼人锤吸血鬼基)03

俗气的吸血鬼基狼人锤设定,想写出比较纯正的古老夜生物的感觉,但是能力也有限~
吸血鬼以及狼人设定基本来源一般的欧洲暗夜生物传说,有部分私设~
OOC真的算我的~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有时间就会更的。 

主锤基,副CP虫铁~


前情提要:

01 02


这篇也是更的非常缓慢了,超级超级缓慢,属于我卡RHW的时候用来调整心情的一篇文。

超超超长的一更



——————————————————————



说老实话,Tony一点也不同情Thor的这次遭遇。即使是普通人类听到两人刚才的争吵也会觉得是超分贝的扰民噪音,更别提他们如今身处吸血鬼的城堡了。

自从Steve走后,Thor就把自己扔在床上,锁在一床被子里不愿出来。任Tony怎么叫,他就是不说一句话。直到最后,Tony·花花公子·Stark终于被迫相信,Thor真的,第一次坠入了爱河深处。

“好吧Thor,好吧。”Tony对着床上的大块头举起双手。“你想怎么做?”

“还能做什么,他都听到了。”Thor的声音闷闷的从被子下面传来。

“是,没错。”Tony开始认真的考虑是否要掀被子。“那么显然他没有给你任何回应,I’m sorry dute,但也许你要失恋了。”

被子里的Thor闻言又沉默了。Tony完全不知道他在害羞个什么劲。果然恋爱中的人不管男女都是白痴。Thor的傻样简直和当年的Peter有的一拼。

“你和Peter,你们是怎么开始的?”Thor又嘟囔着问。有了刚才的教训,他的声音小的Tony几乎难以辨认。“我记得你以前的伴侣叫Pepper,不叫Peter。”

噢,Peter,Pepper,饶了他吧。Tony心想。

“什么开始?关于Peter如何进入Stark工业出现在我身边,然后一个人把Pepper和Happy的工作全给干了,还干的一塌糊涂的开始?”Tony百般不情愿的回忆道。“说真的,伙计,那段日子简直是让人不想回忆。那时候Pepper和我已经分手了。”

“他对你也是一见钟情吗?”Thor撩开被子,露出毛茸茸的一张脸。他那张属于狼族的英俊又野气十足的脸上,有明显不属于狼族的愚蠢神情。

Tony在床边坐下,脸上的表情既不耐,又温柔。他仍在回忆中:“或许吧,和你一样没道理的一见钟情。但我不是,他也没有和你一样傻兮兮的冲过去表白。他只是……一直陪在我身边。”

Tony的父母原本并不在狼群中,而是带着他独自生活。Tony也是在Thor出生后才归的队。狼人和吸血鬼一样,都是现存最古老的神秘生物之一,他们强大、罕有、长生不死。狼人的孩子很难存活,活下来的都是据称被神选中的佼佼者。Odin夫妇这么多年来也只育有Thor一个儿子。

“我一直忘了问你,你父母当年为什么离群?”Thor的注意力很快被另一个关注点吸引了。

“为了我爸的一个朋友。”提起父亲,Tony皱起了眉。“美国人。二战期间,他们做过战友。后来他失踪了。我爸为了寻找他,所以就留在了美国。”

“找到了吗?”

“没有。”Tony摊手。“我猜应该早就死了吧。”

笃笃的叩门声传来。

“OK,这次又有什么事?”Tony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思及他们目前的处境以及“阶下囚”的身份,他还是耐着性子应声。Thor跳下床去打开了门。

一位美丽的红发女人站在门口。即便是对于吸血鬼这个种族来说,她的美丽也是令人惊叹的,她什么都不做,只是斜倚在门边,万种的风情便自在眉梢心头,而你只需要盯着她的眼睛看上一下,就会立刻溺毙在那池冰冷深邃的春水中。

“先生们,我奉主人的命令来请你们去主厅参加晚宴。”女人这样说道。

“啊哈,晚宴。”Tony也走到门口。“让我猜猜,我们两个是主菜对吗?”

“您真是太幽默了。”女人笑了,还不忘朝Tony抛了一个一般人难以抗拒并会立马沦陷的媚眼。Tony Stark或许曾经是个四处留情的花花公子,要是放在从前,他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尤物,即便她是个吸血鬼。他们会当着Thor的面就调起情来,再共度一个难忘的夜晚。但——他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所以他只是对美女报以浅笑,并不为所动的挑了挑眉毛:“Fine,让我们去那该死的晚宴吧。”

 

如果一个吸血鬼在一座位于北欧密林深处的古老城堡里告诉你,他们要举办晚宴,你最好相信,因为那真的是晚宴。狼人和吸血鬼的族群以及生活方式都如同他们的宿敌身份一样大相径庭。狼人崇尚归于自然,比起豪华的公寓,他们更喜欢住在林中的湖边小屋,而吸血鬼大都是古老的贵族,他们住在富丽堂皇的世袭城堡里,过着奢靡的生活,冰冷、高贵、自命不凡。

Jothuheim毫无疑问是现存的古堡中数一数二的存在。由初代血族建造,坚不可摧,辉煌灿烂。Loki从Laufey手中继承到它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他喜欢Jothuheim,即便他再讨厌冰冷的生父,也无法影响Jothuheim在他心中的地位。继位后,Loki经常在此举办晚宴。

Thor在楼梯的尽头看到了等在那里的Steve,他穿着裁剪的十分得体的黑色西装,金发在烛火的映衬下发着光。如果忽略西装早已过时的样式的话,他几乎称得上完美。

Tony也看到了,和粗线条的Thor不一样,他恰好还是Stark工业的CEO,经常出席各式各样的酒会,所以他只需要一秒就看出了Steve身上的那件西装过时了至少50年。于是他看向Steve的眼神中充满了戏谑:“看来Laufeyson先生没有给够你零用钱,否则你怎么连一身合适的行头都搞不到。”

Steve不置可否,他执起红发美人的手,绅士的落下一吻:“Lady Natasha。”随后,他细细的打量了Tony和Thor:“比起你们,我觉得我这身衣服已经十分得体了。”他天生一张正直的有些过分的脸,即便是调侃,从他口中说出来也依旧非常正经。

但Thor难得的听懂了这句调侃,他指着Tony和自己身上简约的连帽衫哈哈大笑起来。Tony翻了个白眼,恨自己今天穿的不是那身全球限量的范思哲订制西装,好给这个过时的吸血鬼开开眼。

而当他们进入正厅,才发现这是一场真正的宴会。大家都身着礼服,三三两两,风度翩翩。侍者手持香槟在人群中穿梭,不时停下以便客人拿下酒杯。跟其他人身上的礼服长袍相比较,Steve的那身西装就一点也不显得过时了。Tony觉得自己仿佛一脚踏进了中世纪,那些衣冠楚楚的贵族都在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两个异类。

“Natasha,my dear,你把他们带来了。”Loki站在正厅的主位王座前,张开手臂来迎接他们。他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与生俱来或被这环境浸泡数个世纪的优雅,Thor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漏了一秒。Loki同Natasha和Steve行了贴面礼,接下来就轮到了他和Tony。

“欢迎来到Jothuheim,Thor·Odinson。”他笑着。“既然客人到了,那让我们的晚宴开始吧,Steve。”

Steve闻言,拿过侍者手中的酒,使两国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喧嚣的人群随之渐渐归于寂静。大家停止交谈,都转身面向他们,看向Jothuheim的王。




从Loki端起酒杯开始致辞起,Tony和Thor的眼睛就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Thor自不必说,Tony则完全是出于他保护王储的本能。Tony认真的听着,Loki全程只是在礼貌的与到会的血族寒暄。他也同样注意到,那些血族们对Loki并不是像表面那样十分尊敬,有些甚至会在Loki说完之后,发出不屑的冷哼。

“喂,他们为什么那种表情啊。”Tony用手肘碰了碰Steve。

“说来话长。”Steve目不斜视。

“那你长话短说,我听着。”Tony觉得自己今天的白眼都翻过量了。

Loki并没有提Thor和Tony,只是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接下来晚宴开始,大家都踩着曲调进舞池跳舞,城堡里又喧闹了起来。

“我恐怕刚才忘记问了,你的名字,护卫先生。”Loki不等Steve回话便又走回了他们身边。

这世界上居然有人不认识他Tony Stark!Tony觉得自己被彻底冒犯了。

“他叫Tony!Tony Stark!”Thor学会了抢答。

原本面无表情的看着舞动的人群的Steve猛地回过头来,看向Tony:“Stark?”

“没错,Tony Stark!你们吸血鬼从来都不看电视的吗?”Tony抗议道。“还睡在地下室的棺材里,哈?”

“啧啧啧。”Loki若有所思的看了Steve一眼,随即向一旁风情万种的Natasha弯腰行礼:“能跳支舞吗,my dear?”

“我看我还是去找些没有主的绅士跳舞吧,my lord。”Natasha笑了笑,余光瞥了一眼Thor。“要不这位毛茸茸的客人恐怕就会不高兴了。”

Thor被这一眼看的很不舒服,他上前一步挡在Loki和Natasha中间,握住了Loki的手。Natasha轻笑,转身走进了人群中。

“你是想请我跳舞吗,Odin之子?”Loki觉得Thor的行为既可爱又可笑,他不无揶揄的问道。

Thor没跳过这种舞,狼人最喜欢在节庆日聚在一起,围着篝火跳舞,那是种十分淳朴的舞蹈,大多是祖先们庆祝丰收或祭祀时跳的,欢快又自然,和这种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舞完全不同。

他不知道如何回复Loki,当然他想请Loki跳舞,可……

“噗。”Loki看着狼人为难的样子,笑的非常开心。他向比自己高一些的Thor弯腰致意,伸出手,一双碧色的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瞅着他:“Odinson先生,能有幸和您跳第一支舞吗?”

Thor看着Loki,鬼使神差的什么也没说,只是握住他伸出的手,牵着他向舞池中央走去。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见两人走远,Tony又问Steve。“就连开场的第一支舞也没有等你们的王领舞,到底是为什么?”

“Loki是Laufey的儿子,但不是初拥来的。他是Laufey和人类的儿子。”Steve领Tony到一边坐下,看着来往的血族们。“Loki是真正的二代血族,可因为是混血,族中许多人不认可他。尽管他的力量比纯血种都要更加强大,仅此于初代。那些人惧怕他,又瞧不起他的血统。Loki虽然强大,但我们都受血族诫条的约束,第一条就是不能杀亲。所以很多人不服他,既然无法阻止他继承王位,也只能在面上带点意见和颜色了。”

“他是Laufey亲生的儿子,怎么反而不是纯血,而你们初拥来的就是纯血统呢?”Tony表示这和狼群一点也不一样,他很不能理解。

“Loki是血族自存在以来,唯一成功存活下来的混血儿……”Steve看向Tony,眼神有些迷离。“混血儿都很难成活,多数还没离开母体就已经母子俱损了。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嗯?”Tony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他还在想Loki的身世。

“Stark,这个姓可不常见。”

“那当然,我可是独一无二的Stark。”Tony随口答道。“那你们王把我们绑来,有什么企图?”

“我只是受命把你们带回来,其他的无可奉告。”Steve笑着耸了耸肩。“反正你们大概还要在这里住很久,来日方长。”

Tony听他这样说,知道自己也没法继续问了,对方尽管看起来某些方面与Loki不和,但显然他是不会随便背叛Loki的:“所以你是……Loki的儿子之类的吗?你是被他初拥的?”

听到“儿子”和“初拥”,Steve的脸色一瞬间变了,他深深的看了Tony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留下了Tony一头雾水的坐在原地。

“如果你足够聪明,下次就不会再跟他提起这件事了,客人。”刚结束一舞的Natasha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她走过来坐在Steve的座位上,看着不远处舞池里开始跳舞的Loki和Thor。

“他很抵触这个?”Tony当然看出来了,但是不明就里。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未了之事,他大概早就选择站在太阳底下让自己化为灰烬了吧。”Natasha微带沙哑却妩媚动人的声音如吟诵般讲道。“他是个高尚的人,而我们是一群行在世上的魔鬼。他求王救他,却又恨自己变成如今这样。”

Tony挑了挑眉毛,努力消化着Natasha话里的信息。

“是王在他快死的时候初拥了他。他还有事情要做,他不想死。但是他无法忍受自己靠伤害别人活下去。”Natasha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所以他只喝动物血,他和我们都不一样。”

“他有什么未了之事?”Tony问,完全出于好奇。

几乎只有一瞬,Natasha就收起了那样的眼神,恢复如常。她冲Tony展露了一个极尽美丽的笑容:“大概要等待他远行的恋人吧。请原谅,客人。我还有些工作要做,请您尽情的享受今夜吧。”

说完,她也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Tony身边。

而舞池的另一侧,进展的似乎也并不顺利——

Thor根本不会跳这种舞,所以。

“如果你再敢踩我的脚一下,我发誓会立马把你的狗爪子撕碎!”Loki恶狠狠的警告Thor。这已经是他被踩的第七脚了,即使他是吸血鬼,也受不住一个这么大个的狼人连环夺命踩。此刻他已经完全没心情维持自己优雅的假面了,而是凶相毕露。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