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0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表白了表白了表白了,啊啊啊啊啊我好激动

作为一个清水博主,我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下面的剧情走向。

如果我开车的话一定是辆小破车……因为我从来没开过!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

我考虑开一下。

——————————————————









“看在你帮我赢了将近两千万的份上,雷人。”高天尊的表情也头一次严厉了起来,他抬起右臂,一旁的托帕斯立刻将权杖奉上。洛基见过那权杖,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高天尊将权杖抵在雷神的下巴上,眯起眼睛威胁道:“我警告你,离托马斯远一点。否则你会知道后果的。现在,带他去他自己的房间。”在移开权杖的同时,他按下了操控器,并且恶意的一下按到了第十档。索尔浑身颤抖,只用几秒钟就被放倒在众人面前,上来两名侍卫把他拖了出去。

在这一切都做完之后,高天尊把权杖交给托帕斯,上前揽住洛基的肩膀安慰他:“没事了托马斯,我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这个人了。”

这样才不是没事了好吗!洛基在心里咆哮道。索尔追着他跳下了彩虹桥,然后却被这家伙保证让他们以后再也见不到面?!

他一边面上应着,一边仔细思索着高天尊对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按理说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怎么就认准了不让索尔接近他?难不成……高天尊确实是在追求他?!

不不不,洛基,这想法太可怕了,你怎么能这样想,快把这种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丢掉,这简直就像是天塌地陷灭霸和奥丁跳起了探戈一样不可思议。

洛基使劲甩了甩脑袋,试图把灭霸搂着奥丁跳探戈的画面从自己脑海里甩出去,一抬头正对上高天尊灼热的视线,那眼神似乎在期待着来自他的什么表扬。

“Ummm,谢谢您,Grandmaster。”洛基尝试着说。

高天尊唇角的笑僵住了,但只有一秒。他拉住洛基的手,就像这周他无数次做的那样抚摸着,尽管这件事已经进行过无数次了,洛基还是不可控制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这些天觉得怎么样,我的朋友。生活还习惯吗,我注意到昨天送去你房间的酒你一丁点也没有动,是不合口味吗?我真遗憾关于你父母兄弟的事情,但是人总得向前看,你还有几千年好活呢,看看我。”

洛基抿了抿嘴,没有作声。

前几天为了让自己的出现和颓废显得顺理成章,他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向高天尊胡编乱造了自己的身世——无非是从小被抛弃,后来失手杀了亲生父亲(这倒是真的),又看着兄弟们互相残杀,最后只剩自己一人心灰意冷的跳进宇宙深处流落至此什么的。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高天尊几乎要哭出声了,连称这是他听过的最悲惨的身世,他的配合一度让洛基觉得自己适合去演中庭那个叫莎士比亚的写的悲剧,一定票房大卖。

他兴趣缺缺的点了点头,向高天尊告罪说自己累了,就迈着急促的步子飞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思量再三,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索尔。自从昨天见了索尔之后,邪神就戒酒了,因为他开始思考之前发生的所有事。

索尔不喜欢西芙,这是肯定的。相比起来如果是简要和索尔成婚都还更令人信服一些。那么他肯默认迎娶西芙的消息,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这个原因绝对和奥丁有关。自诩九界最聪明的邪神又结合了一下自己被判的如此轻的罪名,一下就想通了。

索尔是被奥丁胁迫着娶西芙的,这世界上最能迫使雷神对众神之父言听计从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洛基。毫无疑问,奥丁绝对用他的罪名威胁了索尔。洛基倒不觉得奥丁会真的下旨处死自己,但是流放的地点或许可以做做文章。而伟大的雷神情愿独自扛下这一切,就像他一直所做的那样,一声不响的替洛基扛下所有事,从小时候替洛基惹的小麻烦背锅,到现如今为了洛基宁愿去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为神后。

他哥哥一直没变过。还是那个会为了他不顾一切的傻子。就算时移世易,就算拥有不同却又相同的灵魂。索尔永远会为了洛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些天困扰他的心结在一瞬间就解开了,全仰仗于索尔的奋不顾身,洛基忽然觉得那些酒都白喝了,整天的浑浑噩噩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邪神觉得自己得去看看索尔。误会解开了,他没有再一次被丢下。那么剩下的就是他老早就想好的,他要帮这个索尔摆脱那些可能重蹈覆辙的命运。

 

 

索尔被粗暴的扔进一个比先前角斗士的居所要舒适不知多少倍的房间,花了好一会才从极度麻痹的状态中缓过劲来,他手脚并用从冰凉的地板上爬起来,将自己放倒在房间尽头的大床上。床垫还算柔软,虽然比不上他寝殿里那张。雷神对身体享受这方面并不怎么讲究,只希望他们给洛基住的地方比这里再好一些,他的弟弟对这一切可都是十分挑剔的,甚至可以说是认床。

没错,他就是控制不住的每一秒都在想洛基。想他的眉他的眼,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和他薄而柔软的嘴唇,想他颀长的脖颈,苍白的面颊,勾起的唇角,甚至是唇边总带点嘲讽意味的浅笑。

索尔疯狂的想着,想洛基听到大婚的消息后猝不及防的撞上自己后背,想他推开自己时脸上阴狠又倔强的表情,想他站在彩虹桥上被绝望吞噬的背影。

他后悔了,后悔答应奥丁那些荒唐的条款,他应该直接对父亲说,要么宽恕洛基,要么自己将和他一起流放。他绝对是当时脑袋不清醒了才会和洛基走到现在这个地步。直到他也跳下了彩虹桥,才明白了那种在宇宙深处流落,灵魂几乎都被撕扯粉碎的痛苦。

洛基不该承受这些。

“I miss you……”他双目失焦的盯着天花板,喃喃道。

“Brother。”虚空里一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声音回应他。

索尔愣了两秒,随后一个打挺坐了起来,看到洛基就站在离他的床几步开外的地方,皱着眉头看他。他赶忙翻身下床,三步并作两步飞奔上去一把抱住了洛基——

雷神拥抱住了那片虚无,他的手臂穿透了洛基的身体。

“你不在这。”他退开一步看着洛基。“Brother,where are you!”

“我在我该在的地方,索尔。”洛基看了看自己虚幻的手。“你总不会指望我真的过来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取得高天尊的信任。”

“我确实没想到这一点。”索尔有些低落的耸下了头,“如果你在这……”他后面的那些低语,洛基一个字也没听清。

“啧。好吧。”他撇了撇嘴,下一秒,幻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洛基,只是站在更远的房门口,看起来有些气喘吁吁,好像是跑过来的。

索尔一下子又精神了起来,他冲上前去把弟弟抱了个满怀,好像他们不是才分开一小时似的。不仅如此,雷神温热的吻几乎是下一秒就印在了邪神冰冷的唇瓣上,他用舌头抵开洛基怔愣时微微张开的贝齿,长驱直入的勾住了他弟弟口中的一团软肉。

他们就这样什么也没说的开始了这个吻,索尔不愿意放开洛基,只想就这样地老天荒。直到最后他发觉怀中的洛基因为长时间的亲吻而极度缺氧,才放过了他,在结束这个吻时还不甘心的用牙齿轻咬拉扯了一下洛基的下唇。

洛基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闪烁着星光,他因缺氧,只好任凭自己瘫在索尔怀里大口的喘气。意识回归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索尔抱着来到了那张大床上,索尔倚坐在床头,把他紧紧的圈在怀里。

“我爱你,洛基。”他听到索尔凑在他耳边低声的倾诉着,口中呼出的气息几乎要把他的耳朵烧着。“我爱你。”


评论(2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