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2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本来今天不打算更的,三次元忙成狗。但是看到tag里的那群牛鬼蛇神卧槽,就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净化一下tag。现码的。

大姐马上就出现了。


—————————————————




翌日,索尔在满足中醒来,发现身边空空荡荡的,只有身下凌乱的床单能证明昨晚的一切并不只是他执念过深换来的一场梦。洛基不知是什么时候走的,谨慎的邪神没有留在此处也是情理之中。他想起昨天的种种,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来。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弟弟,他的心中就一片柔软。

他们这算是相爱了,洛基的确说了爱他,尽管是在意乱情迷的时候,但也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反而才是谎言之神为数不多的真心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想要撬开洛基的嘴实在很难。弟弟的不坦诚一定程度上让索尔有些头痛,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要求洛基表达更多对自己的爱意。但天知道他有多渴望听到洛基的那句我爱你,哪怕他一生耳聋目盲,得以在洛基表露爱意时恢复片刻的聪耳清明,也就足够了。

他没资格控诉洛基的不坦诚,因为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如果可以早早的表明心迹,也不用洛基受这么多罪了。或许他们都该对彼此再多些坦诚。

“索尔。”

虚空里传来一个声音。

“海姆达尔,我在听。”索尔翻了个身,小小的嘟哝了一下。“什么事?”

“真高兴你还能醒过来,我已经看了你们很久了。”

顶着海姆达尔的身份一本正经的调侃真的很要命,索尔想象了一下海姆达尔那张严肃的脸说着打趣他的话,没来由的就打了个寒颤,彻底清醒了。

“什么?你都看到了,什么时候开始?”粗线条如索尔也能猜到海姆达尔说的“你们”是指谁,他想了想昨晚种种,心中警铃大作,有些嗔怪的怒道:“你不能这么做,海姆达尔。除了我没人可以——”

“只是个玩笑,殿下。”海姆达尔用他冷淡的一如既往的声音打断了王子的怒吼。“事实上我看到‘所以你还有时间想别的男人’那里就转移视线了,直到今天早上。二王子比你还早醒将近三小时,他现在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应付高天尊。真想不到你们居然被宇宙洪流送去了萨卡星。”

“Stop it,海姆达尔。你就直说有什么事吧!”索尔扶额。被这冷感的声音一复述,昨晚的旖旎缠绵都好像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和二王子坠下彩虹桥之后,神后殿下几乎日日以泪洗面。她和陛下大吵一架,好几千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海姆达尔说道。“直到昨天我重新看到了你们。萨卡离阿斯加德真的非常远,光是找你们就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发生太多事了,陛下让我急召你们回来,我们有大麻烦。”

“一个月?我才到萨卡第三天。”

“萨卡星的时间和其他星系都不太相同,这个等有时间了再细说吧,殿下。带上二王子,准备好了就告诉我。要快。”

说完这句,海姆达尔就又不做声了。索尔听到“有大麻烦”,当然不敢耽搁,可是门口有高天尊的守卫,他们手中都有操控器,他压根出不去,又没有办法联系洛基,一时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还是海姆达尔比较靠谱一些,他同时也通知了洛基。不同于跟索尔叙旧式的寒暄,彩虹桥守卫只简要的告诉洛基:“阿斯加德有难,速回。”

洛基听到之后气的不得了。海姆达尔这个混蛋,好像当时在英灵殿当着众神的面给自己难堪的不是他一样,居然就这么冷淡的堂而皇之的传消息来了!谁说他要回去!有难关他屁事啊!就不回!

 

 ……


“你们都下去吧,宗师叫我来,找里面那家伙有事。”

他轰走了高天尊的手下,一脚踹开了索尔的房门。踹完他就后悔了,昨晚的干柴烈火让这具初尝人事的身体仍处于事后的疼痛状态,这一脚并不能解气,也没有踹到索尔脸上,唯一受伤的还是他自己。

好在索尔这次有眼色,在洛基破门而入露出怪异表情时就一个健步冲上去扶住了看起来十分痛苦的弟弟。他把洛基扶到床边,在床面上垫了被子才让弟弟坐在上面,希望他能舒服一些。

洛基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一些,他没好气的瞪了索尔一眼,这一记眼波嗔怨,却又有万种风情在其中,把索尔瞪得腿都有些发软。雷神暗地里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力道之大几乎疼出了眼泪,这才敢苦笑着迎上弟弟的目光:“怎么啦,你急吼吼的冲进来,踢门干什么,扯痛了吧?我刚好也要找你呢。”

“索尔奥丁森!”洛基闻言,不自觉的就提高了声音。他往门口甩了一个隔音的咒语,才又低吼起来。“告诉我海姆达尔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就是他当着众神的面一个劲的羞辱我想要置我于死地!多亏了古尔薇格,要不然你早就见不着我了!他居然还有脸传话给我!!”

“弟弟,海姆达尔只是太正直了,你知道,他不是针对你。”索尔觉得洛基现在的模样可爱极了,要不是真有急事又害怕弟弟的身体吃不消,他估计早就忍不住了。“要不你捅我两下出出气?别生气了。他应该是真有急事。等等……古尔薇格又是怎么回事?她都结婚了还来找你?!我要去找尼奥尔德谈谈,他真该管好自己的王后!”

“……你又在脑补什么,古尔薇格是我的朋友。”洛基头上的黑线遮也遮不住了,这种时候,索尔居然还能找到这样的重点!

“海姆达尔说我们有大麻烦了,父亲让我们回去——”

“你父亲。”洛基打断他。

“好好……我父亲。”索尔的笑脸僵了一下。“我父亲让我们回去,母亲也想我们了。我们掉下彩虹桥后她哭了好久,你也想她,对吗?”

“……”洛基彻底说不出话了。他当然想弗丽嘉,想起这个比自己亲生母亲还要疼爱他的女人,邪神松了口:“好吧,但你得找海姆达尔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不然我不会回去的。”

索尔听得出洛基已经让步了,他只得望着虚空说道:“海姆达尔,听得到吗。”

“我一直在听。你只用告诉他,和海拉有关就行了。”海姆达尔的声音响起。显然他也不太想直接和洛基对话。

“海拉怎么了?”洛基一瞬间紧张了起来。

海姆达尔没有回答。索尔无可奈何的重复道:“海拉怎么了。”

“她出逃了,现在不在阿斯加德,有迹象表明她在中庭。”

“Shit!”洛基爆了句粗口。“她怎么出来的!”

“她怎么……你们就不能直接说吗?我感觉自己像只蠢鸽子!”索尔抗议了一下,回应他的是洛基的一记眼刀。“她怎么出来的……”他只得悻悻的又传话道。


评论(2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