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双豹】King of the World 05(ABO正剧向)

主Cp:Erik Killmonger / T’Challa,斜杠有意义

 副cp:锤基、虫铁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神兄弟出没注意。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我是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的分界线——————————




入席前,T’Challa不无警告的扫了Erik一眼,后者一如既往的露出一副“what's up”的表情,挑衅般冲他扬了扬眉毛。他不禁开始思索自己决定让对方出席的正确性。

Erik是个混蛋,这一点几乎无可辩驳。即便T’Challa在心里为他的种种罪状都一条一条拟好了解释,最多也只能安慰一下自己。事实证明,他堂弟就是个混蛋,他的罪状简直罄竹难书。

就因为T’Challa告诉Erik,让他不要在神王面前失了Wakanda王室的风度,他就偏失礼给自己看。他就是蔑视规矩,不断地要打破规则,他确实是个彻头彻尾“不自由,毋宁死”的美国佬。T’Challa真切的感受到了Erik对自己的厌恶和恨意。对啊,他的堂弟是如此厌恶他,厌恶Wakanda,从他第一次踏进这片土地开始,他就表现的不能更明显了。

是我错了吗?T’Challa问自己。

可是无论如何,他就是无法放任Erik那样死去。哪怕他憎恶自己,他也必须活着,就这么带着对自己的恨,长长久久的活下去。再过几年,Erik会迎娶王妃,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或许到那时,自己和他的关系会比现在缓和一些。

没错,T’Challa。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补偿他。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他原谅你们。

也许死前他会真心实意的叫我一声堂兄?那这样也不错。

T’Challa收回思绪,向和自己并坐在尊位的Thor举杯致意:“为我们的友谊。希望阿萨神族能把Wakanda当做自己的家,我们都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

Thor很喜欢喝酒,T’Challa敬酒前,他已经自己灌了好几杯了,还小声和Loki抱怨着诸如酒杯太小不够喝,酒精度数太低不尽兴这类问题。

他俨然已经把T’Challa当做自己的好友了,却看对方还带着公式化的笑,Thor对此有些不大乐意。他从Wakanda国王手中拿过酒杯,一手揽过国王的肩,拍了两下,笑道:“吾友,别这么严肃!我们是朋友,是同僚!来,我先干了。”

你就是想干了这杯酒吧。一旁的Loki眼珠都快翻出眼眶了。他的余光瞥到刚才挑衅Thor的那个Alpha,对方正瞪着Thor,似乎要把他搭在国王肩上的手瞪出个窟窿来。

Loki觉得好笑,虽然那位国王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但是猜也知道他同样是位Alpha,这个Erik,喜欢上了自己同为Alpha的堂兄,而他喜欢的对象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这些蝼蚁真的是太有趣了,邪神心想,看来呆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太无聊,至少还有这样一出大戏可看。

“好了Thor,在亲王大人出手打你之前,放开国王陛下吧。”他笑看着自己的哥哥,不出所料的被一旁的Erik白了一眼。Loki拿起酒杯对T’Challa遥遥一敬:“我想吾王的意思是,感谢Wakanda能大方的收留我们。敬陛下。”

虽然这位邪神的谈吐不凡举止优雅,甚至字里行间都带着好似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可T’Challa听他说话就是不太舒服,总觉得好像对方的言语中含有某种讽刺的意味。估计是自己听Erik嘲讽听多了,有点神经过敏。T’Challa为自己揣度别人好意的想法感到羞愧,他接过Okoye奉上的酒杯,对Loki回礼,并一饮而尽。

国王陛下不胜酒力这件事,Shuri和Okoye都清楚。尤其是Okoye,作为朵拉亲卫队队长,这位忠诚而优秀的女Alpha几次想上前替T’Challa挡酒,却都被微醺的国王挥挥手拒绝了。她看得出T’Challa心情不好,但又苦于不清楚缘由而无法宽慰,这让Okoye觉得自己非常失职。

Thor是个大大咧咧的粗神经Alpha,即便他有那么点为数不多可以用来全神贯注的注意力,可能也全放在Loki身上了,你当然不能指望他看出T’Challa在借酒浇愁。

和T’Challa完全不同的是,Thor最近心情相当不错。他结果了海拉,救下了Asgard的百姓,最重要的是刚和Loki确认关系并进行了标记。即便自己所在的星球毁了,但伟大的神王并没有因此气馁,毕竟九界之中还有的是宜居的星球,只要他的臣民在,Asgard就在。只要Loki在,Thor就无所畏惧。

人逢喜事精神爽,Thor自然是开怀畅饮。他拉着T’Challa一杯一杯的喝着,虽然在Loki的调教下没有再摔杯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但还是会在喝完一杯之后对着Loki讨好般的说:“Another,Loki。”

T’Challa将两人之间的缱绻看在眼里,想到自己无处安放的感情以及暗恋之人对自己的恨意,不由的更加郁闷,又连灌了好几大杯也不肯罢休。只模模糊糊的记得喝到最后,Thor还是摔了几个杯子,然后被一旁忍无可忍的Loki捅了一刀,拖走了。

这是什么恶趣味。他边笑边看着打闹着的那对兄弟。

“别喝了。”有人在他身边发声。

大厅的窗户没有关,Wakanda微凉的夜风从外面吹进来,加上那人像是冷冻成冰的声音,让T’Challa打了个寒颤,往后缩了缩。他听到那人在和什么人争辩,再后来意识就模糊了,自己仿佛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本性使他觉得这是个可以依靠的怀抱,就干脆靠在那人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T’Challa觉得口干舌燥,他想喝水,嗓子都快要烧着了,传来些许的疼痛。因为宿醉,头也很疼,可是疼的有些过了,就像被谁打了一棍。

“Okoye?”

“在,陛下。”门吱呀一声开了,Okoye的声音传来。

“水。”他甚至不想睁眼。

下一秒,他就被谁扶了起来。那双手结实有力,不像是Okoye的手。T’Challa还来不及思考,水触及嘴唇的温润感就让他下意识的开始了吞咽。

“慢点。”属于另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国王一下子完全清醒了,他猛地睁开眼冲声源扭头看去,只见Erik一手扶着他,一手举着一个银杯。杯中的清水已经被他喝的差不多了,T’Challa下意识的舔舐了一下嘴唇,水也忘了喝,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堂弟。

Erik因要喂水而盯着他嘴唇的眼神暗了一下,不怎么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你如果再不放开T’Challa,我不排除把你钉死在床上的可能。”Okoye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一样。她死死的盯着Erik扶着T’Challa的手。

T’Challa被Okoye的声音惊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因为刚醒而无力的靠在Erik怀里。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弹开,Erik扣在他肩上的手却收紧了。T’Challa被他握的有些痛,不禁皱了皱眉。

那边的Okoye已经提枪直指Erik的头了:“放,开,他。”

Erik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松了力道,又轻轻的把T'Challa放回床上,甚至还细心的给他拉好了被子。T'Challa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实在不明白是什么让自己的堂弟突然转性。

难道是兄(fu)友(chang)弟(fu)恭(sui)的神王夫夫感化了他?



06

评论(13)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