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双豹】King of the World 06(ABO正剧向)

主Cp:Erik Killmonger / T’Challa,斜杠有意义

双向暗恋

 副cp:锤基、虫铁 

分级:NC17(暂定,开不开车看剧情需要)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我是遇到瓦尔基里的分界线——————————






可还没等T’Challa开口询问,Erik就转身出去了,留下不知所措的国王和愤怒的Okoye。将军的情绪依然无法平静下来,她怒视着Erik的背影,只等他一出去,就飞快的摔上了门。

“Okoye,怎么了。”T’Challa不明白为何自己的近侍会如此失控。

Okoye深吸一口气,在自己的王兼挚友床边站定:“昨天你喝醉了,是Erik Killmonger执意要送你回来的。我怕他会发现异样,毕竟你近期并没有再服用抑制剂,又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就把他赶走了。可谁知他竟然一直还在你的寝殿,准是昨晚我走后溜回来的。这家伙心怀鬼胎,不得不防。不能让他探知我们的秘密,否则……”

Okoye简直不敢想下去。如果Killmonger发现了T’Challa真实的性别,再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她所在的家族,为Wakanda王室而生,世世代代为国王近侍,从她出生起,就被教导忠于王室,忠于国王。如今的Wakanda内忧外患,不曾有一刻停息,实在经不起再一次的王位之争。为了Wakanda,也为了她的王,她必须阻止Erik Killmonger的阴谋,必须让他远离T’Challa。不论他以什么样的目的接近T’Challa,Okoye都不能再让他得逞。

T’Challa闻言,神色暗淡了下去。当然Erik是为了某种目的来接近他的,复仇就是对方生命的全部,他会为了所有能扳倒自己的机会拼尽全力。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有那么一瞬间错误的以为Erik守在床边只是因为他对自己也抱有某种同样的感情。

良久,国王的神情才恢复如常,他抬手轻轻按压着因宿醉疼痛欲裂的头部:“Asgard的诸位都安顿好了吗?”

“是的,陛下。都安顿好了,神王以及Loki殿下反复表达了谢意,托我转达。”Okoye垂首答道,两人都重又回到了各自的身份位置上。

“走吧,该去议事了。”T’Challa翻身下床,身形仍有些摇晃的向浴室走去。

他需要冲个凉,让自己从不切实际的期望和幻想中彻底走出来,别再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堂弟。要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起Erik就出现在他心里,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时,这个人早就在他心底生根发芽,想要连根拔起也不能了。

这是不对的,T’Challa。他第无数次的对自己说着。

他闭上眼睛,感受花洒中冰冷的水冲刷身体带来刺骨的寒意。不知怎么,逝去的父亲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先王还和T’Challa记忆中的一样,高大,伟岸,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孩子,孩子还很小,牵着先王的手,怯生生的,似乎只是刚记事的年纪。

“除了你和mama还会有人爱我吗,papa?”他听到孩子问。

“当然,T’Challa,还会有很多人爱你。”T’Chaka国王微笑着回答道。“你还会找到一个一生中最爱的人,如果他同时也爱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他在外面的世界吗?”T’Challa喃喃的和那个孩子同时开口。

“哈哈哈,现在我们谁也不清楚这件事,my son。我想等你看到他的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

“papa。”T’Challa睁开眼睛,那双如同星夜般璀璨的眼眸此刻光芒暗淡,“我可能没有那么幸运了……”

 

 

 

 

Erik从T’Challa寝殿中出来以后,心烦意乱且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怎么就走到了王宫后的一处断崖上。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山风也吹不来任何一丝的凉意,非洲大陆特有的高温在慢慢侵蚀这片土地。

这让Erik更加的烦闷,索性就想走到断崖前坐一会。他满心都在想T’Challa的事,眼前更全是T’Challa的脸以及那双他无论如何挥之不去的眼睛。

真是该死,他甚至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这让一直目的明确的Erik感到十分的不安。作为一个相当优秀强大的Alpha,他的身边从来不乏形形色色的Omega,那些人来了又去,他根本不在乎,肉体的享受完全由本能支配。

可Erik Killmonger从未真正的拥有过爱情。他对此一窍不通、十分迷茫,又对T’Challa太过在乎,以至于他分毫不敢轻举妄动,从前那些轻佻而直接的手段也全部被弃之脑后。他不知道如何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更别提让他如此苦恼的那个人有可能还对他抱有十足的厌恶。

尤其……对方也是个Alpha。

想到这,Erik简直想遁地而逃。他可从没有和Alpha约会的经历,这太……不可思议了。以往的种种都只是为了满足生理的需求,所以没有哪个有需求的Alpha会选择和同为Alpha的人上床,这样的事他只在书里见过,过程的痛苦不言而喻。可……他只是爱T’Challa,爱这东西谁也说不清,性别根本无法成为爱情的阻碍。

他这么想着,以至于都没有发现崖边已经坐着一个人了。直到他回过神来,还怔了一下。

Erik没在Wakanda见过这个女人,她穿着奇怪的异族服饰,但毫无疑问和他们是相同的有色人种。

那是个很美很张扬的女人,一头随手扎起的脏辫,眼下还有不知名的白色刺青。女人大大咧咧的岔开腿坐着,一手支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握着一瓶酒,一边从断崖上极目远望,一边给自己大口灌着酒。

她准是想把自己喝醉。Erik想。但可悲的是,她仍然很清醒。

他没说什么,只是抬腿在她身边坐下了。这种时候不需要作声,却很有种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许久之后,还是女人先开口了:“喂,你在这干嘛。”

她说话很不客气,那语气中的言下之意似乎是想说Erik占了她的地方,打扰她喝酒。

Erik扬了扬眉毛:“怎么?”

没想到女人轻轻的笑了。她抬手扔掉了已经喝干的酒瓶,扭过头看他:“没事,反正我也只是借住在这里,没道理霸占这个悬崖。”

“借住?”这个词在Erik的脑中转了转。“你是Asgard人?那里也有黑人吗?”

女人皱了一下眉:“黑人?”

“就是我们这样的人,有色人种。区别于白人的称呼。”Erik也学着她刚才的样子看向远方。他曾经很抵触这些区分人种的称呼,这让他觉得不爽,可后来觉得这没什么好羞耻的,黑人白人,都只是一样的人而已。

“我们不分这个。”女人耸了耸肩。

“那真是太好了。”Erik轻声的艳羡道。“Asgard是个不错的地方吧。”

“Well,其实也不怎么样。”女人垂下头,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但曾经是个家。”

“这里名义上也是我的家。”

“是吗,看得出你并不很喜欢这儿。”她一边应着,一边又徒手开了一瓶酒。“不怎么愉快的回忆,Uh?”

Erik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这个陌生的女人说这种事,大约就因为是陌生人,所以没什么多余的顾虑,也就更好讲一些无法对其他人说的秘密。

他和这个女人聊了很久,从身世聊到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感情。

“我觉得你应该直接走过去告诉他,你爱他。”女人咕咚咕咚的又干了半瓶酒,她看向天外,神情有几分恍惚,眼神又温柔,像在注视着自己的爱人。“生命太脆弱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永远失去,也许都还来不及告诉对方你有多爱她,她就不见了。”

那个“她”,大概是这女人的爱人吧。Erik看不懂她眼中的光彩,但觉得那眼神和自己偷偷去看T’Challa时的一模一样。

但那样的眼神只有一瞬间,Erik还没缓过神,女人已经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她喝完了最后的一口酒,站起身:“再见,陌生人。想想我的话。”



07

评论(15)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