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3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真的是半夜更新了!!

最近是爬墙去了双豹,我检讨_(:з」∠)_这次字数是够的!以后两篇文一定插着更,今天这个明天那个

这篇不会坑的~~蟹蟹小可爱们~~~

晚安

—————————————————





“回来再说,事情紧急。准备好了召唤我。”海姆达尔说完这句就再也不做声了。与此同时,索尔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高天尊表情严肃迈着大步走了进来,身旁的托帕斯举着他的权杖,瓦尔基里也跟在身后。

高天尊在厅中站定,皱眉打量着亲密的两人:“托马斯,你们这是?”

“我很抱歉,我的朋友。”洛基见这阵势,不由的有几分被捉奸在床的感觉。他确实欺骗了高天尊,这让他多少心虚。

说实话,不论是从前还是现如今,打从自己来到萨卡星开始,高天尊对他都相当的不错。可是在之前的宇宙中,洛基放跑了他的冠军战士浩克,抢了他最爱的飞船,解放了他所有的角斗赛奴隶。

高天尊也许算得上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了,能唤醒邪神仅剩的那一点点愧疚之心的朋友。他决定坦白,反正现在只需要叫一声海姆达尔的名字,他们就可以来去自如:“很抱歉我欺骗了你。我不是什么来自约顿海姆的托马斯夏普,而是奥丁的养子,洛基奥丁森。他确实是我的哥哥。”

索尔冲高天尊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又宣誓所有权般的用壮硕的手臂紧紧的揽住洛基。

高天尊眯起眼睛,目光在这对欺骗自己的兄弟身上流连。他不知道该拿洛基怎么办,因为他无法否认自己喜欢洛基。能让他这个几百万岁的老家伙感兴趣的东西少之又少,他现在几乎都想从托帕斯手上拿过权杖给索尔来一个死亡宣判了。可是……敏锐狡猾如高天尊,怎么可能看不出洛基对索尔的感情。那是不一样的。

呵,爱情。愚蠢的年轻人,爱算个什么东西。

他是这宇宙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洛基愿意留在他身边,无论洛基想要的是什么,他都可以轻松办到,名誉、地位、称王,一切的一切——除了索尔。他突然意识到,再至高无上的存在,也总有无能为力的事情。他无法强迫别人爱上某人,也无法使人死而复生。

“我们要回家了。”洛基又说。“赶在我们那个暴力偏执狂姐姐把家毁了之前,必须要回去阻止她。”

“姐姐?”索尔愣了愣,他压根还不知道海拉到底是谁。“你说海拉是我们的姐姐?弟弟,这太疯狂了。”

“海拉?”瓦尔基里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身形剧震,甚至无法控制的向后跌了一步。她连眼圈都红了,喘着气,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住了喉咙。

洛基有些讶异于瓦尔基里的反应,这女人从前一直是醉醺醺的,喜怒也不行于色,怎么现在听见海拉的名字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高天尊依旧神情复杂,他瞟了失态的瓦尔基里一眼,意识到这个海拉是个厉害角色。他的142号拾荒者是位强大的女性,能让她如临大敌的人不多。但他无暇顾及更多,思绪仍在“杀了他们”还是“放他走”中纠结。

“那么……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弟弟的照顾了。”索尔甩了甩头,飞快的回过神,想起他们并没有时间可以耽误。“我们这就走了。我会代你向我父亲问好的,他一定乐于听到老朋友的消息。”

“我跟那个老不死的可不是什么老朋友。”高天尊小声的嘟囔着。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脸上又是洛基熟悉的笑容。他挥手示意托帕斯退下,托帕斯不服气的瞪了洛基一眼,却也无法,只好抱着权杖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高天尊朝洛基抛了个媚眼,走上前来,把一枚纽扣大小的金属片放进邪神的掌心:“拿着这个,如果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助,就捏着它叫我的名字。只能用一次,要小心。”

“多谢。”洛基也对高天尊报以一笑,真诚的道谢。

“带我一起回去。”瓦尔基里面色阴沉的有些吓人,她上前一步要求着,伸出自己的手臂,好让众人都能看清她手上的烙印。

“你是个女武神?”索尔赞叹道。“弟弟,她是个女武神!”

洛基总觉得这个瓦尔基里哪里怪怪的,从前她好像老大不愿意回阿斯加德,可是看这架势是要回去跟海拉决一死战啊?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对索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该走了。

“海姆达尔!”

 

 

 

如果再给洛基一次机会,他肯定不会让索尔替他问海姆达尔类似【她怎么出来的】或者【她去中庭干嘛】这种蠢问题。

海拉肯定是趁奥丁因为过于担心他和索尔(其中有至少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索尔的功劳)而病倒的这空档冲破桎梏逃出来的,奥丁仍是神王,她无力抗衡,逃出囚笼已是倾注了所有力量的孤注一掷,所以她当然会选择出逃。

而想要出逃必经彩虹桥,彩虹桥守卫恰恰又是恪尽职守、把为国捐躯当做无上荣耀的海姆达尔,没人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硬闯。所以唯一的出逃方式就是和洛基一样从彩虹桥上跳下去,跳进宇宙缝隙,说不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那么这样一来,只要再结合一下时间线就能轻易的推算出海拉跳下彩虹桥后碰到了洛基的哪位老朋友。

没错,灭霸。

此刻洛基正坐在神盾局这架奇怪无比的叫空天母舰的东西上,听索尔跟其他人讲这件事。这感觉还挺新鲜的,上次来的时候,他一进来就被关进了那个玻璃笼子。而现在,里面就关着海拉。

要说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个女人本质上和洛基的相像程度远大于和她的亲弟弟索尔。他们一样阴险狡诈,一样的属于黑暗,而索尔则是光明之子。海拉比起洛基来都要更胜一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生信条被她发挥到了极致。

这女人此刻就关在那个本来是为布鲁斯班纳准备的牢房中,这里离地9000英尺,摔下去即使是死亡女神也会立刻没命。瓦尔基里正隔着玻璃盯着她,确保她不会耍什么手段。女武神本人对这活很不满意,她更想现在就打开牢门用剑活劈了海拉为她死去的恋人报仇。

洛基比她更想这么干,想起索尔死前的样子,他就恨不得把海拉大卸八块。可这事情显然还没完,不能现在就杀了海拉,这艘母舰外还有一块下落不明的宇宙魔方,中庭脆弱的屏障外也正等着一群虎视眈眈的齐塔瑞人。

越冷静下来想想,他就更能确定这是历史在设法修复他刻意改变的一切,冥冥之中这些历史仍然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宇宙需要平衡,有些事他不去做,就会有别人按时补上。

这不禁让他怀疑起之前古尔薇格的话。也许他确实回到了过去,而非另一个次元。从他改变了第一件哪怕微不足道的小事开始,蝴蝶开始扇动双翼,历史就已经被改变了。

“By the way,这是我弟弟洛基。也是我的爱人。”索尔聊着聊着就还是聊到了洛基身上,他那张英俊的过分但又有几分傻白甜的脸上写满了四个大字——【我爱洛基】。

洛基扶额,他懒得跟这些复仇者打招呼,他们中有一半都和自己有过节,更别提那个会变绿的科学怪人班纳还狠狠地摔过他,就像摔一条狗。想起他也摔过索尔,这多少能让洛基觉得好一些,但是他还是在打招呼的时候本能的站在了离布鲁斯尽可能远的地方。

“Oh,Hi。”托尼夸张的跟他打着招呼,其实他压根连洛基叫什么都没记清楚,只知道这两个外来人穿的好像刚从剧院跑出来的滑稽剧演员。“帽子不错。”

洛基挥了挥手,就把自己头上的鹿角头盔变没了,露出一头黑发。是看起来好多了,他们急匆匆的回阿斯加德面见神王,压根来不及想衣服的事就又被海姆达尔送来了地球。

“看来你需要点生发剂,斑比~”托尼冲他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评论(1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