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5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OMG我是不是承诺不再虐了??最后的虐我发誓!!

emmmmmmm,那可是大魔王啊!不搞事不可能的呀,没杀死他俩是觉得这样更有趣hhhh

大魔王有CP的!大噶应该看得出来,前尘往事~~

—————————————————





争吵声戛然而止,众人错愕的扭头去看这个之前都不怎么说话的男人,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有点太安静了,安静的让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他的存在。

洛基可绝对不是什么安静的好孩子,他要是真说起话来,能把一个话痨活活说死。他之所以从上母舰开始就不怎么开腔,完全是因为他满心都想着眼前这档子事儿。可是这帮人……没错,他以前确实是利用了他们不够团结这一点,想从内部瓦解他们,也确实奏效了。可是现如今——等到他自己和这帮人站到一边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们有多幼稚。

“你,带他走。”他对弗瑞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布鲁斯。“相信我,班纳。你要是在这变身,正遂了海拉的意。”

布鲁斯摘下了眼镜,揉揉眉心,停顿片刻还是跟着弗瑞走了出去。

“你们两个,现在去南翼的引擎旁守着,别忘了带工具箱。”洛基又转向一旁的托尼和史蒂夫。“只是以防万一,我猜他们制造混乱的第一步就是炸掉其中一个引擎。”

“你怎么知道是哪边引擎,一共有四个。”托尼动也不动,只是抱肩挑眉看着他,似乎并不想配合。

“那太棒了,不管怎样我们都有四分之一的概率猜中。”洛基翻着眼睛盯着这个似乎只有长得还算顺眼的斯塔克。“而你,蜜糖。据说你已经过了四十岁生日,就别像个小屁孩一样跟这家伙拌嘴了。”

托尼瞪大了眼睛:“I’m sorry,但是现在这艘母舰上是你说了算了吗斑比?”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史蒂夫拽走了:“他说得对,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托尼。你父亲从前也常跟我斗嘴,但他至少还分得清轻重缓急。”

“别拿我爸压我,你这个老家伙。”托尼叫着。

“别忘了先穿上你那身盔甲。”洛基补充道。“没它你可修不了引擎。”

娜塔莎跟着弗瑞去安置布鲁斯,一屋子人都各忙各的去了,本来喧闹的地方现在只剩下索尔和洛基两个人。

“那我呢弟弟?”索尔指着自己问道。“我干什么去?”

“你什么也不用干,离海拉的笼子远点就行了”洛基撇了撇嘴。以索尔现在的脑子,难保不会再被骗进笼子里摔下9000米的高空。摔下去都还算好的,至少不会死。洛基压根不想让索尔接近海拉,他可不想再经历一遍之前的事了。

他边说边走上前去,从架子上拿起了自己的权杖。久违了,洛基想。没人比他更了解心灵宝石,要想成功的击败海拉和齐塔瑞,这把权杖能起大作用。如果顺利,他待会就可以恢复巴顿特工的神智。

“拿它做什么。”索尔也跟了过去,打量着这把形状奇怪的权杖。

就在他们端详权杖的时候,天外传来一声巨响。洛基大惊,难道自己算错了时间?托尼他们说不准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他那身钢铁行头赶到南翼去,爆炸来的未免太快了些。好在布鲁斯应该已经被送走了

“打架。”邪神阴着脸,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拽着索尔的手臂,向外走去。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黑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海拉。

洛基根本来不及多想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挡在索尔身前。他把权杖举起,用心灵宝石指着海拉。

“放松,我的弟弟们。”海拉笑了,她的手抚过发间,黑色的头冠缓缓现行,宛如美杜莎的发丝,根根都是淬了剧毒的利刃。“你拿了我的东西,现在也该还给我了。好孩子可不会乱拿姐姐的东西。”

“我可不这么想。”洛基根本不想跟她客气,自己手上可有一颗宇宙原石。说罢,还没等海拉做出反应,心灵宝石就按主人的意志开始了一记攻击。海拉躲闪不过,生生挨了一击,却没有如洛基意料之中的倒下。

她吃痛般皱了下眉毛,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际被宝石灼烧留下的伤口:“你猜怎么着,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耗了。”海拉眯起眼睛,抬手间,一把剑凭空出现。“反正你们早晚要死,不如就现在吧。”

洛基愣住了,他根本没想到海拉能生生承受宇宙原石的一击,这一下都足以让她灰飞烟灭了。他突然被一股大力拽了开去,回神一看,是索尔把他拽到了身后,就像从前千万次的那样。

只这片刻的时间,雷神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金属的臂甲攀上了他健硕的肌肉,猩红的披风拂过洛基的指尖,他金色的发丝在白炽灯的映照下闪烁着光辉,妙尔尼尔被紧紧的握在掌中。

洛基在心里无法克制的尖叫了一声,他爱索尔这个样子,该死的性感,光芒万丈。但挡在他身前的索尔却气恼极了,这女人刚才居然威胁洛基要杀死他,没人能当着他的面动洛基一根手指,威胁也不行。更何况她并不只是威胁,显然还想付诸实际!索尔觉得自己被侵犯了。

雷神这一生存在的意义中,几乎九成的位置都给了洛基,谁要是敢动洛基一下,他就要让对方付出代价。哪怕是死,索尔也不允许自己从洛基身前移开。这也就意味着直到索尔战死,洛基都是绝对安全的。

洛基当然明白这一点,可他不想再躲在索尔背后了。看着他在自己身前倒下的那种感觉,任谁也无法感同身受。

这一次,他要站在索尔身边。

“呵。爱情。”海拉打量了一下两人,几乎无语。她翻了翻手腕,那把剑瞬间变换成了长枪。“可怜的奥丁,怎么会有你们这两个儿子。他真该感谢我帮阿斯加德清理门户。放心,不会很疼的——”

话音未落,剑刃就从后贯穿了她的下腹。瓦尔基里握着那把剑,在海拉身后接腔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说罢,她将剑在海拉体内扭转起来。

海拉没有回头,只是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她当然是会疼的,跳下彩虹桥、流落宇宙缝隙会疼,被心灵宝石击中会疼……可怎么都敌不过这一剑。她没有回头,只是用手握住了刺透自己的剑刃,另一只手向后一挥,瓦尔基里就被整个甩了出去。

她拔掉那柄剑,恨恨的瞪着索尔和洛基。洛基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露出这种被彻底激怒的神情,也不敢大意,抬起权杖又一击过去。

谁知光华中,海拉竟然伸出手来,攥住了正在蓄力的权杖。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的手同时落在杖上。洛基一个不防,就被她劈手抢了过去。他在索尔的搀扶下踉跄着站稳,海拉的右手也整个被宝石灼成了黑色,可她浑不在意,只是像个疯子一样的笑了:“原来是这样,哈。原来是这样。”

她是受了宝石的重创,是暂时无法杀了他们,但那又如何?她不在乎。她看到了更有趣的东西,只有这东西可以彻底的摧毁面前这两个蠢货。

爱,爱是什么?她也曾相信爱,曾无可救药的爱上一个人,之后却遭全世界背弃。这世上没什么是值得的,只有权力才最实际。他们想要爱,那就让他们也尝尝被自己的全世界背弃的滋味。

“你笑什么。”索尔在确认弟弟没事之后问。

“我笑什么?我笑他啊,实在是太可怜了。”海拉用烧焦的右手指着洛基,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你哥哥死了吗,洛基?”

洛基惊了一下,向后几乎就要跌坐在地。

是心灵宝石。他们同时握住了权杖。她什么都看到了。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索尔。

“被‘我’杀死了,是吗?”海拉继续说道。

“不……”

“哈,你知道自己不是他的索尔吗?”她问索尔。

“什么?!”

“不!”洛基目眦欲裂。

“你们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她看也不再看洛基一眼,而是紧紧的盯着索尔。“你不是他的索尔,他也不是你的洛基。他的索尔死了,他来自另一个世界——”

洛基此刻只想让海拉闭嘴,权杖被夺,他就直朝海拉撞了过去,却被海拉闪身躲过。惯性使他狠狠的摔在地上,洛基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飞速的起了变化。他只听到海拉如浸满了毒药般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你以为奥丁真的不想杀了我吗,洛基?只要阿斯加德还在,我就是不死之身。历史是不会改变的,你们都注定要死在我手里。”

索尔几乎是下一秒就冲过来扶起了他:“弟弟……”

“他不是你弟弟,他爱的也不是你。醒醒吧,你这个替代品。”这时,海拉的追随者冲了进来,她没有再继续动作,只被那些人簇拥着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评论(25)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