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双豹】King of the World 11 (ABO正剧向)

主Cp:Erik Killmonger / T’Challa,斜杠有意义

双向暗恋

 副cp:锤基、虫铁 

分级:NC17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爆字数了_(:з」∠)_终于抱抱了


——————————我是下章开车的分界线——————————




Erik被这回答噎了一下,他转了转眼睛,探身进衣柜里翻了一会,扔出来一床被子和一套新的床单:“床上那套被褥已经半年没动过了,干净的只剩这一套,你要是想睡地板就只有用那个落灰的了。”

睡地板?开什么玩笑。早在进门前他就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撒泼打滚耍无赖也要跟T’Challa睡在一张床上。

这下轮到T’Challa被噎了。他虽然没有洁癖,也不像普通的Omega一样那么讲究,但真让他裹着落了半年灰的被褥睡地板……

国王半天不吱声,Erik·死皮赖脸·Killmonger当他默认,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满是灰尘的床单被子扔到了半年没清扫的地板上,怕T’Challa反悔去睡地板,他还装作不小心的在上面踩了两脚。

T’Challa彻底没辙,他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发情期还不到,抑制剂多少还能发挥点作用,以及自己习惯性套在衣服里面的那件背心。

四十平的单身公寓里此刻弥漫着Erik那随时可以令他癫狂的信息素的气味,T’Challa屏住呼吸,走上前一把推开了窗户,新鲜的空气散了进来,冲淡了那味道。

“通风。”他故作淡定的说道。与此同时,他的肚子突然叫了一声,T’Challa猝不及防,下意识的朝Erik看去,而Erik嘴角的笑都还没来得及收起来。

“嗯?都已经7点了,时间过的还真快。”Erik为了掩饰尴尬,扭头瞟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我这没什么吃的,叫个披萨好了。”

T’Challa干咳一声点了点头。

披萨送来的很快,Erik也已经把床收拾好了,换下的床单被丢进了走廊的垃圾桶。他们搬了椅子围坐在餐桌旁,平时Erik一个人住都嫌小的公寓在两个高大男人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拥挤,又是夏天,穿着Wakanda传统长袍(还套了个棉质背心)的T’Challa很快就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

Erik看样子也热了,叼着一块披萨去翻箱倒柜的找空调遥控器。一边找,一边还不忘展现他超群的调侃技能:“味道怎么样?当国王可不能经常吃披萨吧,算是体验民生疾苦,Uh?”

保持仪态和风度已经够累了,T’Challa决定不理他。

他没告诉Erik的是,这披萨的味道真的还不错。或许有些……太好吃了。

 

 

趁Erik去洗澡的空档,T’Challa用奇莫由珠联系上了Shuri。和着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T’Challa才得以压低声音和自己的妹妹说话:“Shuri,明天你来纽约一趟。”

Shuri的幻影歪了歪脑袋,不解的看着T’Challa:“干什么去?”

“给我送点抑制剂,我感觉这个快失效了。”T’Challa的眼睛紧盯着不远处的浴室门,Erik高大健壮的身影投在上面,暖黄的灯光引人遐想。他觉得喉咙有些发干,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你怎么了,brother。你现在在哪?”Shuri察觉到了兄长的不对劲。

“在复仇者总部啊,还能是哪儿。”T’Challa不敢看Shuri的眼睛,“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明天没事的话你来一趟,我顺便带你去迪士尼玩玩。让Okoye跟着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Shuri看不到他那边的环境,只能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明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后天一早就出发。你的发情期还有一周,上次服用的抑制剂也不会这么快失效,应该没什么事。”

他匆匆的应了就赶忙挂断,那边的Erik应该已经洗好了,水声就消失在T’Challa挂断通讯的后一秒。Erik裹着浴巾出来,上身还滴着水,他看向明显有几分不自然的国王:“你在跟谁说话?”心形草一定程度上强化了Erik的感官,他觉得自己恍惚听到了“抑制剂”这个词。是听错了吗?

“Shuri,还有母亲。”T’Challa摊开手。“例行问安。”

Erik“哦”了一声,也没有继续问。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毕竟水声这么大:“你也冲一下吧,天太热了。”

 

 

等到T’Challa洗好出来,Erik已经在床上躺好了。他扭头看着出浴室前就已穿戴整齐的T’Challa,外袍被脱在一旁的椅子上,浑身只剩一件白色的背心,裁剪合身的裤子包裹着下身,勾勒出紧致的轮廓。Erik目光一沉,某种欲望氤氲着染上了眼底。

明明是再家常不过的装扮,在T’Challa身上体现出的就只有该死的性感。空气中还隐隐约约有一丝清新的香气,淡淡的薄荷味,Erik很喜欢这味道,忍不住闭目深吸了一口气。

T’Challa吓了一跳,有那么一瞬间,他发誓自己的信息素不受控制一般的散了出去。虽然只是一会儿,但看到Erik吸气,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怎么回事?抑制剂突然失效了?没道理啊,这可是Wakanda市面上最高效的抑制剂了,虽然比不上Shuri新研制出的他还没来得及用上的那种,却也从没出过岔子。

“愣在那干嘛?”气味突然消失,Erik睁开眼睛,却看见T’Challa在床边怔怔的站着,脸上是如临大敌甚至有些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由有些奇怪。“上来吧。”

“哦哦。”T’Challa这才回过神来,像要掩盖什么似的手脚并用爬上了床。只有一床被子,Erik很体贴的只盖了一半,但目测两人必须贴的很近才能盖的下。T’Challa犹豫着没有去拉被子,而是什么也没盖就躺在自己那半边床上。反正夏天也不冷吧,一晚上不盖被子也没什么的。

可Erik看出了他的别扭,立马就不干了,他翻身坐起来,居高临下的眯起眼睛俯视着仍旧视死如归的国王:“到底怎么了,冷气开这么足,你不盖被子是想半夜冻死吗?”

T’Challa觉得自己肯定冻不死,他刚想开口申辩,就被Erik用另半边被子裹了个严。后者不容置喙的瞪了他一眼,下床去关了灯。

四下突然一片漆黑,让T’Challa本能的觉得不安全。但当他想到自己正躺在Erik的床上,盖着Erik盖过的被子,从没对外人说过自己认床的T’Challa感觉好多了。

这儿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是Erik的家,此刻有可能是你这辈子离他最近的一次了。这么想着,他有些开心,更多的还是伤感。他不会试图去更靠近Erik,他害怕会被厌恶。看样子Erik已经多多少少接受了自己和Wakanda,这种两厢无事的堂兄弟状态已经很好了,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木床在Erik那将近两百磅的分量躺上来时发出脆弱的“吱嘎”声,这声音打断了T’Challa的思绪。他翻过身去背对着Erik,小心的给他留出了半边被子,低声说道:“晚安,N’Jadaka。”

Erik愣了一下,扭过头看着对方的背影发怔。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T’Challa看起来并不喜欢这样。但转念又一想,再坏又能怎么样,他们一起来纽约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回到Wakanda就好像回到了牢笼,T'Challa有各种理由躲着他。现在,他只想离T’Challa再近一点。

T’Challa闭着眼睛不停的对自己暗示,你睡着了你睡着了,快睡吧快睡吧。但是这么做简直毫无用处,他仍然很清醒。

而就在下一秒,他就被Erik长臂一扫捞进了怀里,Erik那令他发疯的信息素无孔不入一般侵蚀了他身心的每一寸。身体的接触就好像突然打破了某种魔咒,令T’Challa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伸出手来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巴斯忒在上,这家伙在做什么啊!

T’Challa刚要张口,就被Erik抢了先:“嘘,快睡吧。”他压根不敢乱动,就这么僵硬的任Erik抱着。

大概真的只有豹神知道Erik忍得有多辛苦,他一边尽可能的把T’Challa抱紧在怀里,一边又要确保自己的下半身远离对方,好不让T’Challa发现某处的异样。爱人就在怀里却还得装作若无其事,他简直怀疑这是巴斯忒对自己前半生的疯狂给出的惩罚。

有无数次,话都到嘴边了,他想干脆的问T’Challa觉得自己怎么样,想脱口就说出爱他。可每到那时,Erik的脑中总会浮现T’Challa和Nagia说话时开心的模样,以及他有意躲着自己的那段日子。

也许这辈子就这一次,Erik。做个好人。别让T’Challa为难。他这么说服自己。

可如何能克制呢,他爱了T’Challa那么久。也许这不是巴斯忒的惩罚,而是恩赐吧。给了他这个可以和爱人独处的机会。

“晚安,T’Challa。”Erik不常叫这个名字,他总能用嘲讽的语气叫T’Challa的每一个称谓,却很少叫他的名字。T’Challa,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字眼了。

他想亲吻T’Challa的后颈,可这吻却只能落在发梢。不管怎么说,今天是Erik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了,因为全世界都在他怀里。



12

评论(51)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