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6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没有虐了没有虐了。

出去玩前最后一更。

一起打打海拉啊虐虐狗啊啥的。

希望大魔王收获真爱的小伙伴们告诉我一下,不然我就虐大魔王了233333


—————————————————



之后的许久,室内都保有着这份完全的沉默。两人也始终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索尔扶着洛基,就像时间还停留在那一秒。可洛基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比如索尔扶着他手臂的那只手,正在不断的收紧甚至颤抖。

索尔什么都没有问,洛基也什么都没有说。他不知道怎么说,本来打算等一切尘埃落定回归正轨后,他就亲自告诉索尔一切的。没想到海拉上演了这么一出。其实以现在索尔的脾性,他没有直接打破砂锅问到底就已经足够让洛基惊讶了。

沉默过后,还是洛基先挣开了索尔的手。他走到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交叠在额前:“你有什么话,问吧。”

索尔张了张口,又无助的闭上。他当然有一肚子的问题,可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个好时候。更何况,他觉得自己应该无条件的信任洛基而不是海拉。但洛基刚才的反应又提醒着雷神,海拉所言绝对不是子虚乌有。

“问吧索尔。”洛基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不忍去看,只得闭上了眼睛。

迎接他的并不是索尔的追问,而是一个宽厚的怀抱。索尔从身后拥住了他,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洛基愣住了,他仍能感受到哥哥在轻轻的颤抖。

他在害怕。伟大的雷神,光芒万丈的奥丁之子,在害怕。

“你爱我吗?”他听到索尔这样问。“我。”

洛基满腹的委屈,此刻全部都化为乌有,他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吻住了索尔的唇。那是个完全不带其他意味的单纯的吻,索尔感受到了洛基的无可奈何,也感受到了他同样复杂的感情。

“我当然爱你,brother。”他的弟弟叹息着回应道。“永远别质疑我的爱,好吗?那是我仅剩的一切了。”

他怎么能不爱索尔呢?这个索尔,那个索尔……或许都只是索尔而已。永远肯站在自己身前、全心全意执着而纯粹的爱着自己、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索尔,是他徘徊的黑暗中唯一照进的光,是他昏暗的人生里所有的期望。

他当然爱索尔。

“那么我当然相信你。”索尔忽然低声笑了,他用满是胡渣的下颚蹭了蹭洛基的脸颊。“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即使是死亡也无法把我们分开。我发誓。”

“我会告诉你一切的。”洛基轻咬着哥哥棱角分明的下巴,留下一排明显的压印。“等把海拉押回阿斯加德。”

前方传来的扣门声打破了这一室的温存:“Are you done?”

被海拉甩出去的瓦尔基里撞到了脑袋,刚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了这两人毫无顾忌的在室内缠绵,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来这之前杀了那个叫寇森的特工,现在其他人都去追她了,你们还有时间在这谈恋爱!”

洛基闻言心中一凛。寇森还是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本想……尽可能的救下所有人的,即使是这个从前被自己杀死的特工。或许洛基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即便他选择回来改变一切,但寇森,他真的是个好人。

况且这不单单意味着洛基没能救下寇森,而是意味着……历史仍然在按部就班的向前继续。

“索尔,收到回话。”弗瑞给索尔的对讲机里传出了娜塔莎的声音。索尔从口袋里翻出这个中庭人的小玩意,摆弄了半天,既没搞明白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也没弄清楚怎么回话。

最后洛基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拿过对讲机按下:“说。”索尔立刻用一种崇拜又自豪的眼神看着他。看呐,这是他弟弟,什么都会!被崇拜的邪神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海拉现在在斯塔克大厦。斯塔克本人已经去了。”娜塔莎又继续说道。

“当然了,那还用说。还说我是场面人,uh?我猜她被奥丁关起来的时候肯定还是个爱漂亮的青春期少女吧?”他倒是不奇怪海拉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选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得了,也许索尔才真是领养的。

邪神把对讲机扔给索尔,从椅子上起身,打量着桌上端放着的妙尔尼尔,质疑道:“你这破锤子能带几个人飞?”

 

 

 

“Ok,我数三下,要么你关掉它,要么我自己动手。”托尼在空中对斯塔克大厦顶楼的赛尔维格举起了掌心炮。“一——二——”

“太晚了,她已经不可能停下了!”赛尔维格半白的金发在风中凌乱的飞散着,他眼中有癫狂的光,张开手臂疯了一般挡在宇宙魔方的启动装置前。魔方已经开始运作,被蓝色的光华围绕着。

托尼不想再废话了,直接冲宇宙魔方开了一炮,却被反震出云端。

“斯塔克!太晚了!”洛基站在斯塔克大厦顶层托尼房间外的露台上喊道,他和索尔驾着妙尔尼尔刚刚落地。“去找班纳!快!”

“Damn you,斑比。”托尼低低的抱怨了一声,飞走前,不无担忧的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厦。他喜欢这个新能源大厦,希望它不会被毁的太惨。即便他是托尼斯塔克,也不得不说——这栋楼可是很贵的好吗!

Son of a bitch。

海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洛基背后,和他一起看着托尼飞走。她手持权杖,披着一头黑发,嘴角还带着轻蔑的微笑。索尔如临大敌一般的握紧了锤子走上前来,随时堤防她对洛基出手。

“宇宙魔方的交换条件是什么?”洛基看也不看她,确定托尼飞远了,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对中庭应该没这么大兴趣。”

“当然是神王的宝座。”海拉也没有回头。托尼金红色的身影消失在天际,她却好像一点也不急。确实没什么可急的,她是死亡女神,死都奈何不了她,又怎么会畏惧区区几个中庭蝼蚁呢。“你当初居然放弃阿斯加德选择了中庭,真是蠢。在蝼蚁中称王,又能怎样。”

“奥丁尚在,即便是灭霸,也不会为了你犯险去强取阿斯加德。你还是清醒一点吧。”洛基耸耸肩。他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蠢。她以为自己当初会不想要阿斯加德吗?“中庭人有句老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Trusted aids are eliminated when they finish their mission)’。就像我说过的,前方迎接你的只可能是诸神审判。你看到我当年的下场了。”

“只是一瞬间的心灵共通并不能让我看得太清楚,小子。”海拉此刻仍仰着头向上望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看样子你们就这么和好了?可怜的索尔,他的脑子倒是没和个子一起长。他还在弗丽嘉肚子里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他。”

洛基没有回话,而是随着她的视线看去,见是瓦尔基里和娜塔莎坐着昆式战机赶到了:“她长得是还不错,啊哈?”他不无调侃的说笑着。

海拉回过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像是被戳破心事。随即又发狠的一记权杖击过来。洛基灵活的躲了过去,身形一闪,幻影便消失了,他和索尔瞬间出现在露台的另一头,冲海拉喊道:“可惜她只想杀了你!”

“是啊,她早就想杀死我了。”海拉不再看瓦尔基里,而是回过头紧盯着仍在自行运转装置。这时,宇宙魔方被彻底激活,巨大的蓝色光柱冲上苍穹,把纽约的天空生生撕扯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海拉望着那光束出神,眼中闪烁着诡谲又痴狂的光亮:“可惜她不能。”


评论(17)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