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盾铁·锤基·双豹·虫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31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看完复联4我来吧这篇锤基坑填完……dbq大家

应该会在两三章内完结了

—————————————————



洛基捏了一下那枚金属片,不过须臾,英灵殿上便突然出现了一个衣着怪异的人来,与周遭诸神格格不入。

奥丁吃了一惊,眯起眼来仔细打量分辨着殿中正站着环顾四周的高个男人,没过多久,他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张开双臂就往王座走去:“啊!奥丁!我的老朋友!”

奥丁的身体本能的向后倾,满脸嫌恶,想尽可能的离他越远越好,无奈没能如愿。说话间,高天尊已经几步跨上了殿阶,长臂一伸,把众神之父一把抱住,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嘴里还念叨着:“几千年不见了,你怎么还活着呢!”

奥丁一脸不悦地把他推开,一点不想搭话。

高天尊也不恼,仍旧笑眯眯的。他转过身看洛基:“我还想着,怎么突然到这来了。那边比赛才刚刚开始,要是害我输了钱,谁来赔我?”

洛基微一抬眼,索尔就反应过来,接过了高天尊的话茬:“我赔。”

高天尊抱肩站在奥丁身边,俯视众人,视线似有似无地扫过洛基的脸:“我说过,这联络器只能用一次。”

“我知道。”洛基耸肩。“但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你是宇宙元老,你能切断海拉和阿斯加德的联系,毁掉她的神格,对吗?”

“哦~海拉。”高天尊饶有兴趣的目光又落在海拉身上。“你那个暴力偏执狂姐姐?”

“洛基!”众神之父喝道。他对于养子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显然已经十分不满,忍无可忍。“海拉的罪行众神自会宣判,你没有资格——”

“杀了我。”一直沉默的海拉突然发声。她的声音不大,却轻易地压过了周遭其他所有的杂音。

奥丁愣住了。

海拉转过身去,迎上了高天尊审视的目光,一字一顿的重复道:“杀了我。”

高天尊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洛基读懂了他的表情——他在给海拉估价。

“她不能跟你回萨卡。”洛基沉声道。“毁掉她的神格。”

“我听说过她,她是个优秀的战士。”高天尊一步一步走到了海拉身边,围着她一圈一圈地踱步。“她可以帮我赢一大笔钱。”

洛基忽然沉默了。他在思考高天尊所言的种种可能性。萨卡星的防御机制其实一般,当年他和索尔能逃回阿斯加德,海拉一样也可以,只是时间早晚。奥丁快不行了,一旦奥丁死去,海拉的力量再无人制约,她必定会回来复仇。

“你毁掉她的神格,就可以带她走。”洛基坚持。

“我可以斩断她和阿斯加德的联系,让她永远无法返回神域。”高天尊想了想。“她不再是不死之身,且不用毁掉她的神格。从今往后,她只能活在萨卡,一旦离开,便无法存在于宇宙中。”

洛基的眼眶红了,他的眼中有癫狂的色彩,声音也开始微微发颤:“不,她必须——”

“洛基!”一声有些撕心裂肺的叫喊隔空传入他的耳膜。

是弗丽嘉,她因为脱力几乎跌坐在地,瓦尔基里上前去搀扶她。她看向自己的小儿子,眼中溢满泪水和哀求。

洛基怔住了。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他是恨海拉,可他不忍心伤害自己的母亲。如果这样的结局……能让弗丽嘉满意。

“All Father,请允许我押送海拉前往萨卡,以赎当年之罪。”瓦尔基里突然说道。她的声音冷冽,听不出情绪。“我将替您看守她,确保她永远不会返回神域。”

奥丁靠在王座上。他看上去十分苍老,早已不复当年意气风发之态。

众神之父以如今的样子再见昔日旧友,照说也没什么,可这件事的尴尬之处就在于,这位旧友容颜依旧。萨卡仿佛是个时间停驻的永恒之所,几千年的时光在高天尊指尖流转,快得如同一个俯仰的瞬息。可奥丁却老得快要死了,他在这位宇宙元老面前,显得苍白又无力。

奥丁吸气,又一次扶着冈格尼尔站了起来。他的动作迟缓,就和九界中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海拉·奥丁森,你被指控多项大罪,如众神所述。念在你曾在海姆冥界为神域英灵引渡彼岸一千五百年,死罪可免。今日判决,遍示诸神——褫夺姓氏,永久放逐,余生不得重回阿斯加德。”

 

 

这场诸神审判最终以让大多数人都满意的结果收尾,海拉被高天尊和瓦尔基里带离神域,洛基拯救中庭有功,功过相抵,被奥丁不痛不痒地申饬了几句,落了个思过一年的滑稽处置。

索尔很高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高兴过头了。不过经历了这些事的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偏执冒进的王子,刚回到寝殿,他就想起来另一桩大事,拽着弟弟的手不自觉的因紧张收紧,有些小心翼翼地找着措辞:“洛基,在纽约时的那件事,你说等把海拉押送回来就告诉我一切,你还记得吗……”

洛基本来心情不是太好,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究竟算不算是大仇得报。但既然都是自己的选择,为了弗丽嘉,他也并不后悔,慢慢地其实也想开了。这个时候听到索尔又提起那件事,邪神刚刚松泛下来的神经猛地又绷紧了:“啊,当然……”

“你准备好要告诉我了吗?”索尔停下脚步,扶住弟弟的肩膀,用那双深海一般的眼瞳盯着他看,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切。

“审判前,我给古尔薇格送了口信。”洛基最受不了索尔这双真挚的眼睛,抬手就覆在了他的双眼上。索尔骤然被捂住眼睛,不安地眨了几下,睫毛划过洛基掌心,这点轻柔的痒如同火种一般,瞬间就把他的心也一起点燃了。

他在索尔看不到的地方下意识地舔舐着嘴唇,说出的话也变得敷衍起来:“她明天就能到,到时候我们一起解释给你听,你知道我笨嘴拙舌的不怎么说得清楚。”

索尔闻言,低声笑了:“小骗子。”

“老实说,我觉得我今天表现得很不错。”洛基盯着兄长勾起的唇角,脑中艰难的分出一点思绪来思索着索尔刚才是否顺手关了殿门。下一秒,这点思绪也被其他强烈的情绪占据了。他没有挪开覆在索尔双目上的手,而是几乎控制不住般轻柔地吻上了对方的嘴唇。“所以我得要一点我应得的奖励,你说呢?”

索尔这种时候是最专心的,不发一言地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主导地位,双手环住小王子细瘦的腰身,轻松便把他抱离了地面:“那就明天再说。”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