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8

接雷3,正剧向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微【盾铁】!!

纽约之战终于结束了我的妈_(:з」∠)_

基要不要加入复仇者呢?

接下来就回阿斯加德解决阿萨神族们的内部问题吧~


—————————————————




海拉的眼神瞬间沉痛起来,她愣在那,似乎失去了原有的方向,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她深吸了一口气,垂下头,像大梦初醒,又像是在做某个艰难无比的决定。

“放手。”她的声音轻的几不可闻。

瓦尔基里没有动作。

死亡女神的双目倏而闭上了,她的手在下一秒钟紧紧握住了瓦尔基里的肩膀,放开了权杖。瓦尔基里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的微光。

可她甚至都还没露出一个喜悦的表情,便被海拉的利刃从胸口贯穿了身体。她瞪大了眼睛,十分痛苦的想要挣扎,也只是徒然,微张的口无论如何也再不能吐出一个音节。

海拉睁开眼,看着痛苦的女武神,没有说一句话,神情却悲恸起来。女武神向后仰倒在飞行器上,手中仍握着那柄权杖。她死了,连眼睛都来不及阖上。而海拉在她倒下的那一刻,也脱力般跌坐在她身侧。她失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只因宝石的灼烧留下了永久的焦痕,另一只光洁如昔,海拉却仿佛看到有血从指缝间源源不断的涌出。

她想尖叫,可发不出声音,好像被谁扼住了咽喉。她很痛,身上没有伤口,却仿佛那一剑是刺在她自己的心上。

洛基觉得自己在楼顶看的够了。他看着悲痛的海拉,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那一刻,他的心中甚至有几分快慰。

看呐,终于有一天,你也体会到失去所爱的痛苦了。他死之后,九界再无你的容身之处,天下之大,所到皆是你的埋骨之地。

终于有一天,你也能尝到几分我当初的痛苦了。

“你想让自己没有弱点。”他喃喃的盯着不远处那个几乎崩溃的身影,摊开手,权杖已在掌心缓缓现行。“可我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绿光闪过,海拉才猛地回过神来,面前哪还有瓦尔基里的尸体,连带着权杖也不知所踪。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站起身,暴怒的四下里搜寻着权杖的身影。

“Hey,你是在找这个吗?”洛基的呼喊击破天地向她传来。海拉扭过头,眯起眼睛看着斯塔克大厦顶楼的那个身影。

“还是在找这个?”他用权杖指向她身后。

一架昆式战机直朝海拉撞了过去,火力全开打在她身上,驾驶座上赫然坐着已经“死去”的瓦尔基里,她面容决绝,再没有一丝犹豫。

海拉低声的咒骂了一句,操控着飞行器调转过头向洛基飞去。洛基抬起右手,纽约的地面瞬间腾起几十层楼高的石蛇,朝海拉击去。海拉一一躲过,眼看就要来到洛基面前。洛基轻笑,又一抬手,石蛇变作无尽的枷锁,击碎了飞行器,把她死死的锁在空中,动弹不得。

“不错嘛,我的姐姐。”邪神笑着对半空中挣扎的死亡女神眨了眨眼睛。“但在九界第一法师面前,还欠点火候。”

“这点戏法困不住我多久,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海拉面目狰狞的瞪着他,似乎想把他直接生吞活剥。“你找死。”

“我当然知——”

“喂喂,等会再闲聊,把权杖给我。”娜塔莎站在宇宙魔方的纯能量体结界外抱肩,无奈的看着他们。洛基一脸“好吧好吧”的表情,把权杖隔空向她扔了过去。娜塔莎稳稳的接住,开始试着把权杖探进魔方的结界中。

就在这时,海拉挣开了石蛇的桎梏,又一次向两人冲来:“你死定了。”

“不。”洛基神秘莫测的笑了,看着冲上来的海拉,身形甚至没有一丝的晃动。就在海拉来到他们面前的前一秒,一个巨大的绿色身影从左侧朝她扑了过来,两人一起砸进了斯塔克大厦顶楼也就是托尼的房间里。

“我们有浩克。”他仍笑着,对已经无法听到的海拉补充道。

“娜特,不要关。”耳机里突然传来托尼的声音。“你们再撑一会,那帮蠢货往纽约投了枚核弹!我们得解决它。”

“什么?!”娜塔莎愣住了。“怎么解决!”

“我就快追上它了。”托尼飞快的说道。“先别关上,我给它找了个好去处。等我把核弹送进虫洞——”

“托尼!”史蒂夫急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Sir,电量也许——”贾维斯的声音因在战甲内部,也透过麦克风直接传了出来。

“噤声。”托尼打断他。

“托尼,还剩多少电量。”史蒂夫那一向从容不迫的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些微的颤音。

托尼低低的念叨了句什么,停顿了一下才接腔道:“50%,往阿斯加德打个来回都足够了。”

“托尼斯塔克!”

“嗨,老年人。别这么紧张。”托尼已经追上了核弹,正举着它向虫洞口飞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身上,就连洛基也是。“我们没时间了,与其说教,不如先跟我道个别吧。当然,只是以防万一,你知道,我肯定没问题……”

“我爱你,托尼。”史蒂夫看着已经冲到虫洞中的那抹红色的身影,攥紧了拳。他不知道托尼是否还能听到,因为外太空似乎没有可以支撑贾维斯和对讲机运转的介质。但他必须说出来,他还不想和他道别。

核弹在外太空绽放出耀眼的花火,所有人,包括刚被疏散并保护起来的民众都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鼓起掌来。

主舰被炸毁让齐塔瑞人失去了驱动力,全部瘫痪。人们都松了那口气,紧紧的拥抱着彼此,哭泣着、欢呼着,为活着,为死亡,为爱。只有复仇者们还紧张的盯着那个虫洞,似乎在等什么奇迹。托尼斯塔克已不在线上,他没有对史蒂夫的话做出任何回应。

核弹的引爆是毁灭性的,如果再不关上入口,地球也将会被波及。

“关上吧,娜特。”耳机里传来了史蒂夫疲惫却坚定的命令。他不得不这么做,为了还活着的人。

“放心吧,队长。”洛基沉声道。“不会有事的。”

索尔落在弟弟身边,不由分说就把他箍进了怀里,以最大的力道拥抱他,带着他飞下大厦,站到复仇者们中间。洛基的骨头都被他勒的生疼,可他同样贪恋索尔怀中永远炽热的温度,贪恋和爱人的劫后余生。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洛基在索尔背后伸出手,绿光稳稳的接住了那个从天上掉下的身影,把他送到了史蒂夫的身边。他的余光瞥到浩克吼醒了托尼,史蒂夫的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

“谁刚才说爱我来着,信号中断了,我没听清楚。”这是托尼醒来的第一句话。

索尔闻言笑了,似乎是炫耀般低头吻上了洛基的唇。洛基闭上眼睛想,Fine,随便怎么都好吧。

他,邪神洛基,曾经的纽约战犯,或许将成为一名新的复仇者,刚刚从海拉手中拯救了中庭。这个拥抱是他应得的,谁也别想让他放开索尔,谁也不行。

 


评论(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