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29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一点私心想写的神话,以及一切的开始。

其实我还挺喜欢大魔王的,你们呐?

关于海拉的出生和海姆冥界建立的原因纯属自己瞎掰!但海姆冥界的设定是根据北欧神话写的。

—————————————————



海姆冥界,又称海拉的国度。九界之中最阴暗的所在,永夜之地。传说即便是众神之父要去那里,也得骑着八足神马斯莱普尼尔在极北的黑暗之地走上九个日夜,才能跨越尼福尔海姆的边界,来到海姆冥界前的吉欧尔河。

穿过吉欧尔河边的铁树林,就能看见“海拉之门”,到此方是真正的海姆冥界入口。海姆冥界是只有亡灵能进入的国度,由三头巨犬加尔姆看守,它能看透所有灵魂,将生魂拒之门外。

生前罪孽深重的魂魄进入后,要经过冥界的九条河,在其中涤荡灵魂,洗清罪孽。那些洗不清的,就永远留在河中,不能渡入彼岸。罪孽轻的,则不必从九河中过,走斯利德河上被一根头发吊起的水晶桥,从守卫莫德古德手中得到一枚铜币,再坐摆渡人撑的船渡河,前往彼岸进入下一世轮回。

九界中的这一界是以海拉的名字命名的,洛基之前却从未将这种种前因后果都联系到一起。如今,他坐在阿斯加德自己寝殿的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一面想着之前发生的这些事。

海拉被他们从纽约带回来,奥丁将她的神力封住,暂时关在了地牢里,等待着今晚的诸神审判。洛基自己的罪尚且没有赎清,便也只被允许呆在寝殿,待诸神审判后再请众神之父定夺,毕竟他在纽约之战中是立了大功的,大约也就是功过相抵。

早在索尔刚出生不久,海拉的叛乱就被镇压,封入海姆冥界,当年的事,如今还知情的人不多了。索尔那没心没肺的,肯定是闻所未闻,海姆达尔知道,但不会多说一句,瓦尔基里只是个女武神,她们世代宣誓效忠神王,不过是奥丁手里的一杆枪,和冈格尼尔没有分别,多余的事,她一件也不需要多知道。

那么,身边知道一切又能和洛基说的上话的,就只剩下弗丽嘉了。

“海拉是在你父亲刚登上神王之位的时候出生的。那时候九界伊始,无秩无序,世间万物都还在一片混沌之中。”弗丽嘉对着小儿子的幻影说着。她的眉头紧锁,回忆起这段不那么令人愉悦的往事。“我刚怀孕,正值你父亲建立阿斯加德,却在穿越尼福尔海姆的时候吸入了永夜之地的迷雾。所以海拉出生之后既不像我,也不像你父亲,她的头发像永夜一样漆黑,眼睛如迷雾一般幽沉。”

弗丽嘉的眉皱着,洛基的眉就皱着,弗丽嘉深吸一口气,洛基就跟着吸一口气,弗丽嘉紧张的绞弄着手指,洛基的手指也不由自主的绞在了一起。这不是什么轻松的故事,回想起过去对他母亲来说显然不嚳于受刑。

“海拉五百岁的时候,就跟着你父亲南征北讨了。”尽管她一直忧心忡忡,可回忆起自己的头生子年幼的时候,嘴角还是会时不时不经意的挂上笑容。“她还没有斯莱普尼尔的背高,就成了连提尔都不能出其右的,阿斯加德最英勇的战士。你父亲很以她为荣,把她当成继承人一样培养,带着她一起征讨九界。后来她长大了,在她的铁蹄倾踏之下,阿斯加德成了九界之首,奥丁成了众神之父。九界之中,无人不畏惧她的名讳。就连我的丈夫,她的父亲,也开始畏惧她拥有的那种力量……更可怕的是,她的野心。”

洛基沉默的听着。弗丽嘉嘴角的笑容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怎么也展不平的眉峰,仿佛漫起尼福尔海姆迷雾的眼睛,颤抖着的双手。

他明白奥丁的心情,众神之父可不是英灵殿壁画上那位和蔼慈祥的仁君,哪个君王的座下,不是垒着高高的白骨。只不过,奥丁座下的白骨都是海拉替他垒起来的。他们是神族,但不是不老不死,他在一天天老去,海拉却在一天天强大。如何不畏惧呢?

“终于有一天,他们起了分歧。”弗丽嘉仍旧回忆着,眼神一闪,黯淡了下去。“很像当时的索尔,可还要更甚。奥丁觉得自己已经征服了九界,建立了世间秩序,阿萨神族是世间万物的主宰,可以让战争停止了。海拉却说,九界之外还有九界,没有哪里是阿萨神族的铁骑踏不平的所在,要称王,就称世界之王。他们大吵一架,奥丁不同意,要把海拉关进牢里反省,却被海拉逃脱。她的拥护者组建了军队,一夜之间,战火就弥漫了整个阿斯加德。神族分成了两派,斗的不可开交,我甚至还以为是诸神黄昏提前降临了。”

洛基想抱住母亲,却蓦地想起前来的只是自己的幻影,无奈地垂下了举上半空的手臂。

“后来海拉战败,她的随从,都被……”弗丽嘉讲到这里,欲言又止,不知自己该不该告诉小儿子这些关于奥丁的丑闻。这是众神之父千百年来深藏的秘密,知道的还活着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都被奥丁封在了金宫之下,不见天日。”这他是知道的,他亲眼见过海拉从地下召回的那些仆从,仿佛来自幽冥的厉鬼,浑身都笼罩着绿色的业火。“那跟随她的那些阿萨神族呢?其实我早就奇怪了,海拉被关进海姆冥界不过一千多年,为什么几乎没有人认识她呢。”

“该死的都死了,活下来的,也不会多说一个字。”弗丽嘉深深的看了洛基一眼,忽然平静了。“这些事,千年来都在我心底,我连去冥界看一眼自己的女儿也不能。如今说出来,也轻松多了。”

是啊,该死的都死了。女武神们大都死在海拉手中,只剩瓦尔基里一人。叛乱被镇压,站错队的神,八成也都不得善终。奥丁啊奥丁,你真的很像一个众神之父。

“母亲,海姆冥界,是早前就有的吗?”他定了定神,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弗丽嘉摇头,终于控制不住流下泪来:“不,说是九界,其实只有海姆冥界是无人居住的混沌之地,只有一片黑暗。后来,那地方被奥丁建成了专门关押海拉的牢狱,取名Hel,和她同名。九界之中所有的人死后,魂魄都要去往海姆冥界,海拉的国度。她住在悲惨铸成的宫殿,以饿为食。她的卧室是毁灭,床是忧愁。从此之后,世间所有的快乐和希望都离她而去。海姆冥界是亡灵的国度,能到那里去,整日与她为伴的,只有亡者……”

“不要难过,您已经尽力了。”洛基叹了口气。“但她罪有应得。”

弗丽嘉当然求过奥丁,她怎么可能不去哀求奥丁呢,求他放过自己的孩子。即便她知道,他们都罪有应得。就像他,那么的罪孽深重,当初的弗丽嘉,也一样为了他去向奥丁苦苦哀求,求众神之父留她的孩子一命。

“是啊,她罪有应得。”弗丽嘉垂下头,眼神飘忽。“她的力量来自阿斯加德,就像索尔一样。只要阿斯加德还在,没人能杀死她。所以诸神就判她受尽世间最残酷的刑罚,我去求了奥丁三个日夜,才使她免于酷刑。可这次,她是再也逃不掉了。”

“她欠我一条命。”洛基望向金殿的远处,“诸神审判的时候,我不会说一句话为她求情,这是她应得的。她欠我的,永远也还不清。”


评论(1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