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英俊

锤基·双豹·虫铁·盾铁·霜铁·All铁·贱虫
囤文专用,用爱发电。

【锤基】Right here waiting 30

私设☞假设众人没能阻止海拉,海拉杀死除基外的所有人,锤死前求海姆达尔送基来中庭求助,奇异博士逆转时间把基送回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有一些参照北欧神话的设定和人物出现~


前情传送: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蟹蟹小伙伴们的红心蓝手,还是喜欢评论互动_(:з」∠)_有评论都会回的~请泥萌给我提建议或讨论剧情~~更文动力啊啊啊。


迟到的更新,爬墙去了隔壁镇魂_(:з」∠)_咳咳,好在字数还是够的!

我可能真的是欧美圈八爪鱼了,目前只有身子在圈里

诸神审判了~


—————————————————


 

诸神审判这天,足有超过半数的民众都来了,盛况空前,气氛却和索尔登基那日大相径庭。到场的民众都不认识海拉,对他们来说,这个突然凭空出现的众神之父的头生子带给他们的好奇远远大于憎恶。许多人削尖了脑袋往前挤,想要一睹这位死亡女神的尊容。

海拉被卫兵押上英灵殿来,她的手脚都被镣铐束缚着,脸上还带着纽约之战中留下的擦伤,那显然是浩克的杰作,其他人根本伤不了她分毫。海拉的一切都被禁锢,眼中却仍有不顾一切的癫狂,她的脊背直挺着,高昂着头,仿佛她不是什么等待审判的阶下囚,而是一位尊贵的女王。她根本不屑于看任何人,殿下这些人被中庭人奉若神明,可在她眼中不过是一群蝼蚁。

同样被押上英灵殿中的洛基能理解她的桀骜,却不敢苟同。确实,当你的眼界放大至整个宇宙,小小的星球不过是其中的一粒芥子。可就是这粒微不足道的芥子,却可能是别人眼中的整个世界。

阿斯加德是他唯一可称作家的地方,而海拉,奥丁总会死,他的力量封不住她多久了。一旦被她找到反噬的机会,她会比上一次更加毫不犹豫的毁掉洛基深爱的一切。所以海拉必须死,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海拉的力量来源自阿斯加德本身,只要这个星球不毁灭,诸神审判也奈何不了她,顶多让她受点可有可无的皮肉之苦罢了。除非把她和阿斯加德之间的联系斩断,唯一可行的就是强行毁灭她的神格。

洛基早就明白,奥丁做不到这一点,他的力量和索尔的力量同样也都承自阿斯加德。即便当初奥丁把索尔打入中庭思过,也只是暂时把他的神格封住,等待他触发必要条件才能找回而已。

这是回神域后,索尔被允许见到洛基的第一面。雷神的双目在触及弟弟的那一瞬间,迸发出璀璨如星河的光辉,仿佛世间万物唯有一个洛基能进入他的眼里,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值一提。他不顾范达尔的阻拦,在洛基被带上殿后就冲到了弟弟身边,边笑边笔直地站着,如一尊立在那里的守护神雕像,在尽职尽责的戍卫他最珍爱的一切。

这不合规矩,洛基身边一左一右两个侍卫却都不敢说什么,只得求助似地抬头看向神王。

奥丁气得胡子都发颤,不知道侍卫看自己干嘛,他要是有办法,这俩人现在就不会在他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气他了!他这辈子一共生、养过三个子女,都在殿下了,随便一个拉出去都是可以毁天灭地的厉害角色,但偏偏没一个能让他省心。

大女儿是个暴虐狂,天天想着怎么开疆拓土称霸宇宙。亲生儿子做事一根筋,有点过度偏执,其实是个心地善良忧国忧民大爱苍生的老好人,你要指望他坐上王位杀伐决断,那他天生脑子里就没这根弦。养子是个外表乖巧人畜无害,实则是内心九曲十八弯的诡辩阴谋家,你看见他站在那儿,可你看不见他脑子里早就把你的墓碑都立好了。

一想到这些,众神之父糟心的别过了目光。

冈格尼尔触击地面之时,审判开始。诸神先依次语气冰冷地陈述了他们给海拉定下的罪名,桩桩件件都是死罪。海拉站在那里,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她的眼神飘忽,不在任何人的身上,神色也淡定,似乎被审判的人并不是她。

瓦尔基里持剑站在奥丁右手边的台阶上,她的脊背直挺,头却低垂,盯着自己的剑尖,不知在想些什么。海拉被她亲手送到了这里,看到此情此景,也算是为“她”报仇了。可大仇得报,瓦尔基里心中却并没有快慰。一种不可名状的复杂感情纠缠着她,一千多年都不得解脱。她不想去看海拉,因为她突然发现再看到海拉时,自己眼前浮现的不再是“她”死前的惨状,而是更多年前,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女。

“等阿斯加德成为九界之首后,你准备做点什么?还当众神之父的执行官吗?”

“我啊,我可不再当什么执行官了。下一步,我要把宇宙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收入囊中,把整个宇宙,送给你当礼物。”

她那时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瓦尔基里想忘,却无论如何挥之不去。如同她起兵前的那日一般,全都刻在了女武神内心深处。

“收手吧,你这是在叛乱。众神之父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老了,已经糊涂了。”

“是你自己贪心不足,九界都俯首称臣了,还不够吗?”

“那你呢?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她的“不愿意”并没有宣之于口,那晚两人不欢而散。第二天,海拉起兵叛乱,奥丁命女武神平叛,除瓦尔基里外,所有女武神无一生还,包括她最好的朋友。“她”本来不必死,如果不是挡在自己身前,如果不是海拉曾疑心“她”和自己的关系,如果不是多疑的死亡女神认定了自己的背叛。

“她”本不必死。如果不是因为海拉,她所有的朋友都不必死在那场战争里。她们随奥丁一起南征北讨,战功赫赫,却死在了自己人手上。

瓦尔基里的眼圈微红,双手紧紧的攥着剑柄,尽力不让自己太过失态。

诸神对海拉的罪名陈述完了,奥丁拄着冈格尼尔站了起来。他看着自己的头生子,海拉也毫不畏惧地迎上了他的目光,一千五百年都在这一眼里,这场未尽的审判好像跨越了时间,现在的她和从前根本没有分别。

可众神之父却老了,这让他有些悲从中来。看着海拉的眼中也不自觉的多了一丝悲悯。谁愿意在自己老的快要死了的时候,还看见子孙离散,家庭分崩离析呢?

即便他内心之中也有一分明白,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拜自己所赐。海拉天生暴戾,她的魂魄中带有尼福尔海姆吹不散的迷雾。而自己非但没有好好的教导她,反而任其发展甚至利用过她与生俱来的力量,到如今,终成大祸,悔之不及。

但君王是不会认错的,错的只可能是他的殿下之臣。

半晌,他才幽幽的开口:“海拉,奥丁森。你被指控多项大罪,如众神所述,如此种种,罄竹难书。念在,曾在海姆冥界为神域英灵引渡彼岸一千五百年,死罪可免。但……”

“神王陛下。”洛基突然开口,打断了奥丁的话。奥丁眯起仅有的一只眼睛,难以言喻的看着他。

“恕我直言,海拉被诸神指控的的每一项罪名,按律法都应处死。”他挣开侍卫的禁锢,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殿中央的海拉身边,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像一条来自吉欧尔河最深处被怨毒滋养而成的毒蛇,吐着猩红的芯子。“您是否又一次打算网开一面?”

“这与你无关,你的罪责容后再议。”奥丁差点一口气都没喘上来。他不知道洛基此举意欲何为,只能端着架子半恐吓的说道。

“我的罪责,我愿意一力承担。”邪神忽然笑了。“我记得中庭人有句老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么,神域是打算罔顾法纪吗?”

“洛基!”弗丽嘉瞪大了眼睛,身形也开始摇摇欲坠。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洛基很少露出这样认真毫不戏谑的神情。他是真的想置海拉于死地!

洛基狠了狠心,没有回应母亲的呼唤,转而继续说道:“我想在座应该都明白,海拉的力量来自阿斯加德。所以,只要神域还在,你们任何人都奈何不了她,更别提杀死她。可对她的判决就仅止于此了吗?一千五百年前那场战争,现在还活着的知情人,可不多了吧。我请问众神之父,要以什么来去英灵殿中告慰那些枉死的冤魂?”

奥丁身形剧震,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王座上。

那场战争,这一千多年来一直是神域的禁忌,知情人都讳莫如深,现在这个狂妄的小子居然胆敢在所有人面前!

“依我看。至少也要毁了她的神格,再流放才是。”邪神在万人之中坦然的摊手,看上去很轻松。可没人知道,他眼前全是曾经死去的那些人的脸,全是死在海拉的刀戟之下,死在自己怀中的索尔。是鲜血染红的阿斯加德,是海拉丧心病狂的笑声。

绝不能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绝不。

“我知道你们办不到。”他轻声道,从口袋中找出了一枚银色的,纽扣大小的金属片。“有人可以。”

 


评论(12)

热度(81)